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从甘肃一村庄看中国医疗保健危机


中国在共产党统治的最初几十年,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母亲和婴儿的死亡率下降。原因是:全国努力让每个村庄都拥有基本的保健措施--免费接种疫苗,免费注射抗生素以及卫生教育,由快速训练的保健医生又称“赤脚医生”来完成这些措施。自由市场经济改革带来的迅猛发展具有讽刺意味地让国家的保健体制轰然坍塌。现在,得不到国家拨款的医院拒绝为穷人治疗,医疗专业人员遗弃了偏僻的农村地区。数百万人得不到基本的医疗保健。

四轮驱动的车辆沿着土路,穿过浅浅的河流东倒西歪的行驶了几个小时来到这个叫“庄子”的村庄,乘火车、大轿车和小车从甘肃省会兰州市到这里需要10个小时。焦干地貌上的泥土屋、窑洞以及小驴车与中国整体上急速飙升为世界第四大经济大国的发展形象极不相称。

在通往这个村子的这条路的旁边,一个男子正在挥动镐头修理这条公路,他只让我们叫他老王。

*简陋诊所 贫困病人*

自学和没有营业执照的老王是一位63岁的退休医务工作人员,现在他是这个村子的医生。他领我们参观了他的诊所,一间空荡荡的房子,屋子的地面是混凝土的,里面除了一个听诊器,一个有裂纹的装有镊子的搪瓷托盘以及一个装有棉花的罐子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他自豪地说,他从来没有收过村民的治疗费,因为这个村子里没有一个人能够负担起这项费用。

他说:“几百位村民找我看过病。我给他们诊断病情,给他们开处方。我只有一些普通的药物。只能减轻症状。如果病情严重,我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王说,许多生病的村民就这么死了,有时,他们的亲戚永远不知道是什么病夺取了他们的生命。这时,一个名叫赵平干(音译)的男子到诊所来请王看病。他穿着一套破旧的共产党式的蓝色工作服,他身体虚弱,看上去有80多岁。

赵平干说:“他今年58岁,但是被一种呼吸道感染病折磨得身体虚弱,这种病如果治疗得当,也许很容易治好。”

赵平干说,他已经病了五年了,他说,他病得很严重。感到很虚弱,不能有太多的走动。他从来没有去医院看过,因为他家太穷了。

*城乡对照 贫富差距*

庄子村的景象与象上海和北京这样的东部大城市隐约浮现的医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那里广告兜售昂贵的产品,以及象隆胸、割双眼皮以及其它不必要的美容手术,还有处女膜再造。

政策鼓励医院和医生通过出售药物和昂贵的治疗来谋利,形成收入方面的差异,以此弥补医院在国家向市场经济过渡时取消的补贴。

大多数人付不起健康保险费用,国际健康专家估计,大约有一半的中国农村人口没有到医院看过病。这些数字清楚说明这些差异方面的问题。

最近几年,农村人口的死亡率一直是城市地区的两倍多。而且还在增加。一些西方医疗杂志报道,中国农村地区5岁以下儿童1999年的死亡率是千分之三十七。2002年上升到千分之三十九。

*政府对策*

许多年来,中共领导层已经在设法缩小城乡之间的保健差距,这些设想包括,低消费农村健康保险计划,批评人士说,几乎没有人能够采用这个计划。不过,公共健康专家说,他们看到了一些希望,最近几个月来,中国中央政府把保健工作列为更为优先的任务。

在3月份召开的中国人大也就是中国议会会议结束时,中国领导人誓言要拨款数十亿美元,改善农民的就医条件。

不过,这些钱现在似乎还没有到达象庄子村这样的地方。王在他勉强凑合的诊所里说,他将用每个月收到的极少的国家补贴,继续尽可能提供最好的免费保健服务。

王说:“我出生在农村,我理解农民的生活有多么艰辛。我认为为穷人治病是积善行德”。

*威胁社会稳定*

有关官员警告说,在中国已经看到国内动乱事件的数量急剧增加的同时,卫生保健系统的失败会威胁社会的稳定。

但是,到目前为止,医疗保健问题还没有在中国引发大动乱。王说,在庄子村,即使是赤脚医生在那里,人们也会死去。所以他问道:“人们为什么要期望有所改变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