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对文革四十周年北京冷淡海外热谈


四十年前的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发出了一个《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史称《五一六通知》。这个通知在中国近代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标志着毛泽东发动的文革的开端。对于《五一六通知》发表四十周年,中国官方媒体默不作声,而海外媒体大作文章。

*毛泽东危言卷巨澜*

《五一六通知》后来在中共中央的机关报人民日报上公开发表的时候,用黑体字标出了毛泽东亲自加上的一段话,表明了他发动文革的目的。

他写道:“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们识破了,有些则还没有被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信任,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在正睡在我们的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份注意这一点。”

中国从此开始了一场几乎把整个国家带向崩溃的十年浩劫。

*40年后依然冷处理*

今年正好是文革爆发四十周年,文革结束三十周年,中国会举行什么样的纪念活动呢?

记者用中国最流行的互联网搜索引擎“百度”来搜索有关“纪念文革四十周年”这几个关键词,得到的结果是:“抱歉,没有找到与‘文革四十年’相关的新闻内容。”

这个搜索结果并不奇怪。与海外研究中国文革的“热火朝天”相比,中国大陆是“冷若冰霜”。中国大陆对文革研究以及文革四十周年纪念的冷处理原因何在呢?从今年两会期间中国高级官员在回答海外记者问到有关文革话题时的回答可看出端倪。

*知识界欲反思 官员说往前看*

据路透社、香港星岛日报等媒体报导,今年两会期间,有近五十名来自知识界的政协代表呼吁政府建立文革纪念馆,公开一些不为人知的文革史料。

媒体记者问参加两会分组讨论的中国文化部长孙家正说,由于今年是文化大革命爆发四十周年、结束三十周年,有一些中国知识分子欲举行纪念活动,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对此,孙家正回答道:“我不知道有这个活动,对于文革也好,很多历史问题也好,已经有一些很明确的结论了,而且我们要全心全意地团结全民族的伟大力量,建设自己的国家,来实现和谐社会的目标,要鼓励往前看。”

被问及官方是否不举办纪念活动,他肯定地说:“不会,这个已有结论。”

*政协代表联署 知其不可而为之*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导说,今年召开两会的过程中,作家张贤亮、赵丽宏和杨匡满等四十来名来自知识界的政协代表联署提案,要求中国将筹建文化大革命博物馆提上议事日程,反思这段惨痛的历史。

张贤亮表示,中国从来没有报导过文革的具体细节,也没有真正面对这段历史给中国带来的伤痛和损失。尽管对文革展开批判和谴责,但文革给社会以及人的精神留下的烙印却没有完全被清除。他认为,目前的很多社会矛盾以及政府处理这些矛盾的方式仍然受到文革阴影的影响。

赵丽宏在他的“两会博客”中写道:“建立文革博物馆,决不是为了怀旧,更不是为了展览中国的耻辱,而是为了记取历史,以史为鉴,提醒后人,免蹈复辙,为了翻过黑暗的一页,走向光明,走向中华民族的昌明兴盛。”

张贤亮曾经被打成右派在宁夏劳改。他在平反之后写出的《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属于中国八十年代伤痕文学的代表作。 但是,对中国社会和政治制度有深刻了解的作家张贤亮知道,他的建议很难得到政府响应。

明知不可行而行之,背后的动机何在呢?海外媒体报导张贤亮的话说,他认为,他和其他中国知识分子的这种做法可以向政府表明,继续对文革历史保持沉默的做法,会遇到越来越多的反对。

*官方维护形象*

据星岛日报报导,参与联署的全国政协委员舒乙等人也对议案得到落实不乐观,因为纪念文革就涉及到毛泽东的形像,而毛泽东的形像又与中共的形像紧密相连。

就连两会期间发生的委员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馆的新闻,中国官方的媒体也没有作任何报导。和中国国内媒体的冷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海外媒体纷纷出版专刊、专著、讨论会,对四十年前发生在中国的那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大浩劫进行分析研究和回顾。

*港刊批毛论史*

香港《动向》杂志5月号发表专栏,讨论文革的方方面面。 动向杂志的编辑在这组和文革有关的文章前发表编者按指出:文革“是祸国殃民、摧毁人类文明的犯罪行为,其罪魁祸首毛泽东是应该像南斯拉夫大独裁者米洛舍维奇一样受到国际法庭审判和定罪的。”

香港《争鸣》杂志发表东方龙的文章,分析中共中央的《五一六通知》,认为五一六通知是毛泽东熟读《资治通鉴》等帝王术,阴谋、阳谋并用的大表演。

文章指出,首先,毛泽东袭用了中国历史上帝王对敌斗争,采取大行动前的规律,就是:欲举文事,必有武备。在五一六通知的前一年,毛泽东就发动了全国学习人民解放军的运动,先声夺人,有意识地抬高军人在政治生活中的地位。

争鸣杂志的这篇文章接着回顾了在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六通知前中国军方一系列异动。在五一六通知发布前的二月份,毛泽东将北京原驻军派到外地拉练;紧接着,将王牌机械化部队三十八军,从东北调到北京城内外驻防;同时,他以开会为名,在上海诱捕了掌握全国治安军警实权的罗瑞卿。他甚至撤换了彭真等人的门卫,使他们实际上已经被软禁。

*毛式专制+暴民政治*

香港争鸣杂志的文章还指出,除了阴谋之外,毛在五一六通知中,又耍弄了另一个常用的阳谋,这就是:先戴帽子、定罪名,然后量身定做,搜罗罪行。随心所欲加以诬陷。于是,通知中所点的“修正主义分子”、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和正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式的人物等等帽子满天飞,造成人人自危,时时刻刻、处处事事,都被包围在红色恐怖之中。

争鸣杂志的文章还指出:五一六通知中还提倡阶级斗争,暴民政治。红卫兵和造反派随意揪人斗人,陷人于罪,动辄拳棒相向、到处血肉横飞,践踏人的尊严,发展到极端,导致许多文化名人自杀,夫妻同赴黄泉,许多将帅被活活整死。

争鸣杂志文章最后对五一六通知总结说:文革运动是一场拌杂着中国人的鲜血和生命的运动, 毛泽东五一六通知所造成的罪恶罄竹难书。

*金钟:清算文革会动摇专政*

香港著名政论家金钟在中国文革四十周年前夕写文章对如何纪念文革提出一个建议。他提议大家都不要再用“文化大革命”或者“文化革命”这样官方的说法,而直称“文革”。

金钟说:鉴于俄罗斯有“古拉格” Gulag ,犹太人有“大屠杀” Holocaust ,而中国“劳改” Laogai 一词也列入牛津大辞典,让世界知道中国的悲剧。我们不妨提议,将“文革” Wenge 一词循例办理,以纪国耻,以醒后人。

金钟对中国政府不准中国民众在网络上谈文革,不准中国知识界纪念文革表示极大的愤慨。

他表示,文革中出生的中国人,今天已经三十多岁了。他们今天完全不能想像他们的父辈们是怎样从那场浩劫中活过来。而共产党以强有力的手段切断历史,不让国民从自己的历史中吸取教训,主要原因在于文革的罪恶实在是史无前例,清算这段历史,便要动摇他们一党专政的权力合法性。

金钟在文章中最后感叹道:文革把中国蹂躏到如此黑暗、如此野蛮、如此悲惨的田地,可谓空前而绝后,不仅我们愤慨不已,列祖列宗也为之蒙羞!金钟还指出,今日中国之种种丑行恶状,仍然是文革遗风的影响所致。

*争鸣:抓机遇挖祸根防动乱*

香港争鸣杂志五月号还为中共发动文革四十周年发表社论,呼吁胡锦涛抓住历史机遇。

社论说,引发十年动乱的因素一是消灭自由的独裁暴政,二是使人无以为生的普遍贫穷。文革使之更加恶化。

社论说,邓小平主导的三中全会得到人民拥护并成为当代中国的历史转折点,就因为全会决定停止执行毛主义路线而对政治经济全面改革。这是要挖掉阻碍中国进入现代文明社会的两个祸根。

社论说,邓小平挖了一个祸根,留下一个祸根:只改经济,把经济搞活,使人民能活下去,而不致造反。但他不改政治,并用搞活经济所创造的财富来加强独裁统治。中国经济发展的确很快,但政治腐败发展更快,社会矛盾比以往更尖锐,有些评论说,现在引发动乱的能量已经积累的差不多了。

社论说,祸根总要挖掉,矛盾总得解决。如今历史又到了一个转折点,客观条件已经成熟,就看谁能得风气之先了。是由掌权者主动解决,还是等到临界点来临时,由下面自发解决?或是由另一个更聪明的掌权者越过胡锦涛来抓住机遇,应天顺人,解决矛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