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李振盛在美国发表文革摄影集


(美国之音中文部电视组制作了关于中国记者李振盛及其文革摄影集《红色新闻兵》的电视片,下面是有关文稿)

在文化大革命的红海洋里,黑龙江日报的摄影记者李振盛拍摄了近10万张黑白照片。为了工作方便,他经常带着这个红袖章。

李振盛:“那些中学生大学生说我们要当毛主席的红卫兵,那么新闻工作者就说我们要当毛主席的红色新闻兵,就是这个意思。”

2003年,在文革结束30多年以后,设计成红宝书一样的新闻摄影画册采用了《红色新闻兵》的名字出版。权威的《美国摄影》杂志将这本书评为当年世界最佳摄影画册之首。

美国联系图片社的总裁普雷基:“这是5种语言的红宝书,最早出版的是法文版,然后是英文版,意大利文版,还有日文版。最后是西班牙文版本。”

90年代末期,从北京一所高校的新闻摄影教研室主任的位置上退休以后,。他也将珍藏了几十年的3万多张底片带到了纽约。

美国联系图片社的总裁普雷基是国际新闻摄影界的知名人士,他特别看重这些摄影作品的价值。

他说:“我从来不知道还会有其他的摄影师通过他自己的作品来告诉我们中国那段特殊时间内发生的整个故事。我们从来没有机会看到文革期间真的发生了什么,特别是那些和宣传不同的地方,直到我们看了这些图片为止。”

普雷基和李振盛一起组织了5人的编辑班子,利用周末时间持续工作了3年半,最终汇编成了这本书。书中收录了他们精心挑选的285张照片。

李振盛六十年代初从长春电影学院毕业后,在黑龙江日报社作摄影记者,一直干了20年。他特别认同摄影前辈吴印咸的观点,摄影记者不仅是历史的见证人,还应当是历史的纪录者。

普雷基:“林彪和毛泽东”

李振盛:“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检阅文化革命大军。”

在文革期间所谓全国形势一片大好的喧闹中,李振盛捕捉到了大量负面事件,而这些更能体现文革浩劫的实质。

李振盛:“那些批斗人啊,打杂抢啊,带高帽啊,抹鬼脸啊,毁灭宗教文化等等这些东西都属于负面的,不准拍摄,不准见报的。但我都是偷偷地拍了一些,拍了之后又偷偷地藏起来,那么到今天,我算是保存了一个完整的历史。”

普雷基:“这本书是非常特殊的历史文献。同时,照片本身都是出色的艺术作品,都是很了不起的摄影作品。在保存了这么长时间以后,最终还是出版了。”

这些冒着风险保存下来的照片,包括了一些成为文革经典的作品。

解放军战士王国祥,当时被树成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标兵。

这个5岁的小女孩,也是学习毛泽东思想的积极分子。其实她那个年龄的孩子,只是会唱儿歌,跳儿童舞。

李振盛:“实际上这些大代表都知道这个小孩是怎么回事,但那个时候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样,都在说假话。”

毛泽东8次在天安门城楼检阅红卫兵,总共有1100万人参与其中。毛泽东的检阅车开过去以后,红卫兵马上要在语录本上记下来,这是一生中最最幸福的时刻,我们见到了毛主席。

李振盛:“那个时候人们要忠于毛主席,要比忠心,就比谁写的‘最’字多。”

李振盛和其他参与编辑工作的人,定下了很高的标准。他们希望读者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能够获得当年李振盛通过取景框看文革的原始感觉。同时,作为一本历史文献,在100年、200年以后还会有人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