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学者批中国重设学部委员只看政治


中国公布了首批社会科学学部委员的47人名单只有两名非党员。北京学者说,这种学部委员制度的设立,如果只看政治标准,难以服人。

中国从1955年开始设立中科院学部委员制度,当时不分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委员占四分之一。中国文革后成立了社会科学院,但一直没有选过学部委员。中国社科院历任院长是胡乔木、马洪、胡绳、李铁映和现任陈奎元。陈奎元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在担任社科院长前曾在西藏担任党委书记。他是党务人士,这次并不在学部委员之列。

*只有两名新学部委员不是中共党员*

香港星岛日报的报导援引陈奎元的话说,学部委员不仅学术标准要高,政治标准更要严格要求,必须拥护共产党领导。这次公布的47名学部委员只有研究西方哲学的哲学家叶秀山和研究中国古代史的历史学家陈高华不是中共党员。

这次公布的首批学部委员中马列专家和支持中共主流思想意识形态的专家占绝大部份,其中有近代史所长、历史学家张海鹏。他曾在冰点周刊复刊后首期发表文章,用官方历史观点批驳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

*刘军宁:谁有权谁得利的产物*

北京学者刘军宁说,这批学者的学术成绩,有些人喜欢,至于老百姓是否喜欢,则不得而知。他说,对于独立思考和研究的学者来说,他们不关心这种制度设立与否刘军宁说:“也许不排除极个别的,但无论谁进入,可能其数量也是极少数,大多数人不关心是否进入,进入的可能性很小,也没有意义。”

刘军宁说,这些年又重新设立起学部委员制度,是有些学者专家需要名誉和地位,是一个谁有权谁得利的产物。

北京学者陈晓雅说,学界早就在传说要有这样一批社科院士出现。但是,至今仍健在的文革前三名老学部委员之一、原中国社科院副院长于光远认为,这批人还不够资格。

*陈晓雅:文化专制下社会科学遭压制*

陈晓雅说,在一种文化专制下,社会科学常常是首当其冲遭到压制:“在文化专制下,最首摧残的首先是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社会科学最受摧残。人文科学还好一点,比如语言学、民族学等等,还不怎么受政治的钳制。这方面的委员,可能还争议不大,因为它的学术标准,可能没有那么大。可哲学、社会学这些学科,稍微有一点观点不对头的,肯定被政治压住了。”

陈晓雅说,至于政治学和历史学,就更不用说了,这次学部委员制度的设立,如果只看政治标准,那就无法让人信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