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分析:中国地方利益成为环保障碍


中国表示,在控制严重污染、给过快的经济增长降温的同时要大力强化对工业污染的限制,落实削减污染物排放10%的目标。有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的确是在严肃面对环境污染问题,但是各级地方出于自身经济利益的考虑要落实环保政策会非常困难。

*中国:主要污染物不降反升*

中国国家环保局长周生贤日前表示,政府削减导致环境污染的二氧化硫等污染物的努力正在失败,出现主要污染物不降反升的状况。他说,今年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和能源消耗增长过快、脱硫设施建设严重滞后以及环境监管不到位等原因致使上半年化学需氧量、二氧化硫的排放量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2%和5.8%

把全国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削减10%是中国“十一五”期间要实现的主要目标之一。

中国过去27年来经济高速发展,在耗费大量能源的同时也对环境造成极大的污染。以中国的河流为例,70%的河流被污染;中国二氧化硫的排放量去年又创新高,达到2千5百50万吨,比2000年增加了27%,给中国造成的经济损失达627亿美元;中国国家环保总局说,去年17个省市污染物排放量增加5.8%以上,污染物每年给中国造成的损失高达两千亿美元,相当于中国GDP的10%;世界银行说,全球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有16个在中国。

中国这几年在进行经济宏观调控,希望把过高的经济增长、过度的固定资产投资降下来。但是,今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长速度同比上升了11.3%,今年上半年煤矿开采投资上升了45.7%。

*分析:经济高速发展严重污染环境*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亚洲项目助理主任亚当斯说,中国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

亚当斯说:“环境污染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巨大副产品。中国经济发展速度和投资规模降不下来,燃煤发电厂发电能力和运输能力扩大,要达到削减污染目标会很困难。”

*中国:制定约束性指标*

中国国家环保局长周生贤说,致使中国污染物排放总量不降反升的污染大户包括钢铁厂、水泥厂、燃煤发电厂以及其他一些污染物排放量多的工业。周生贤说,中央把能耗和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作为约束性指标,作为不可逾越的“红线”,说明中央削减污染物目标的决心。

针对上半年中国污染物排放总量不降反升的状况,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制定了主要污染物削减目标责任书考核原则,包括排污总量控制、治污项目进度、环境质量改善,把年度考核、中期考核和验收考核相结合,并把结果纳入干部政绩考核体系;对违反环境保护有关规定的将按照《环境保护违法违纪处份暂行规定》严肃查处有关责任人。

*分析:中国下决心解决环境问题*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亚洲项目助理主任亚当斯说,中国已经认识到环境污染对于中国可持续性发展构成的挑战,下决心解决资源环境对经济发展的“瓶颈”制约难题。

亚当斯说:“我认为,他们的确非常认真要解决环境污染问题。我觉得,他们出台一些环境保护政策和监督措施的想法是严肃的,但是,由于中国经济增长过快,政府建立管理机构、对污染进行监管、以及落实这些政策会非常困难,因为那些希望投资建厂的省、市和地方官员出于局部的利益会跟环境监管人员产生很大冲突,给他们的工作形成压力。”

*分析:经济转型国家要认真对待的问题*

亚当斯说,平衡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不仅是中国政府面临的一个艰巨挑战,而且是所有处在经济转型国家要认真对待的问题。

亚当斯说:“优先要考虑的到底是什么,这是摆在决策者面前的一大难题。是经济发展优先呢,还是由于污染问题越来越严重、环境保护的优先地位越来越上升呢?二者到底哪个更重要呢?我认为,环境问题已经列入中国发展规划中,这很重要,但环保问题在优先层次上能否上升,这一点非常值得外界关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