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听证会辩论:汇率为万恶之源?


这个星期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拉塞尔办公大楼举行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中国金融状况听证会把焦点对准了人民币汇率问题,专家和学者虽然反对对中国进行制裁,但共同要求北京加大调整汇率的力度,以减少汇率问题对美中两国经济的负面影响。

出席听证会的专家和学者虽然多数都不赞成对中国采取带有威胁性质的措施来迫使中国继续提升人民币币值,但是他们共同认为,人民币被明显低估,正在给中国经济和美国经济带来多方面的负面影响,坚持要求北京加快人民币升值的步伐。

*赛泽尔:人民币问题影响美中经济*

美国外交关系关系委员会国际问题研究员、大学学院全球经济管理项目负责人布拉德.塞泽尔(BRAD SETSER)认为,人民币去年升值以后虽然名义上由跟美元挂钩改变为跟一篮子货币挂钩,但实际上还是紧盯美元。他认为,这种做法不仅抵消了汇制改革的积极成果,而且随着美元贬值而使问题更加恶化,影响到美中两国经济。

赛泽尔说:“中国盯着美元的做法刺激了中国出口业,包括在中国投资的外国跨国公司的业务,但对其它行业则不利。出口在中国GDP中份额增加的很快,越来越多的出口产品零部件搬到中国生产,使得中国受到全球经济周期影响的风险大大增加。高度依赖出口对一个小的开放经济体来说是可以的,但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大陆经济体则是很不利的。”

塞泽尔认为,人民币本来就被严重低估,最近两年又随着美元贬值而贬值,更加剧了中国和美国以及全球经济失衡的问题。在中国方面,是外汇储备急剧增长,央行对汇市的干预程度大大加深,贸易顺差大幅度扩大;在美国方面,是贸易逆差持续扩大,利率敏感行业,如房地产,增长过快,从而压抑了对利率不敏感行业的增长。

*多恩:美国会不要只关注汇率问题*

现在有很多人担心,美元继续贬值会促使中国央行减少它所掌握的美元资产,从而会对美国经济造成震荡。华盛顿卡托研究所副所长詹姆斯.多恩在听证会上就表达了这个担忧。

多恩说:“中国外汇储备的构成是国家机密。其中美元资产,特别是美国政府债券所占份额,在中国9410亿美元的储备中可能高达80%,应该是个合理的估计。如果中国开始加快储备构成多样化的速度,而美国还没有有效地解决长期的预算失衡问题,结果就会导致美国利率上涨,股票价格下跌和私人投资受到挤压。”

不过,多恩也指出,中国如果抛售美元资产,伤害的不光是美国,中国自身受到的损失也会相当严重。为了避免这种双输的结果,多恩建议国会不要只关注汇率问题,还应该注意中国整个金融系统的封闭性和压制性问题。

多恩表示,中国金融系统对资本的控制限制了选择的自由,大规模的政府干预扭曲了汇率,信贷发放的限制剥夺了民营企业获得贷款的权利,整个金融系统腐败猖獗。多恩提出的政策建议是,美国要同中国保持接触,但关注的重点应当从汇率问题转向资本自由,要敦促中国政府开放资本市场,扩大金融自由度,减少政府干预,从而从根本上解决汇率问题。

*麦金农:汇率并非经济失衡根本原因*

但是,美国著名的金融问题专家,斯坦福大学教授罗纳德.麦金农在听证会上对把人民币汇率问题说成是造成各种失衡的“万恶之源”的看法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认为,中国经济失衡也好,美国经济失衡也好,世界经济失衡也好,中国的汇率问题并不根本原因。

麦金农说:“中国非常巨大的经常账顺差是由极高的储蓄和很低的消费造成的,但也是由于美国的个人储蓄非常低--如果不是负数的话--是这两个方面相互作用的结果。中国在刺激消费和减少储蓄方面做得还不够,我们在减少个人消费和增加个人储蓄方面也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既没有加税,也没有实现预算盈余。”

麦金农表示,调整人民币汇率对降低中国的储蓄率和提高美国的储蓄率不会有任何的帮助。他赞同中国央行的小幅、稳健的汇率调整政策,反对大幅度提升人民币币值的主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