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将统一管理企业养老积累基金


中国当局决定对企业养老积累基金实行统一管理,禁止各级地方政府挪用这笔基金从事投资活动。这是中共中央在查处上海高层官员非法挪用社会保障基金的腐败大案之后对于中国社保基金管理制度所作的一项重要变革。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发出通知,要求各级政府强化目前纳入社会保障基金系统的企业养老积累资金的收支管理,在2007年以前全部存入银行或购买国债,严禁非法挪用这笔基金从事各种投资活动;2007年以后,企业养老积累资金将直接由中央政府实行统一管理。

中国当局的这项规定是在上海市高层官员被控非法挪用32亿社保基金从事投资活动的腐败大案曝光之后做出的。

*专家:上海挪用案可能是冰山一角*

新华社援引北京的一些社会保障专家的话说,上海发生的违规挪用巨额社保基金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中国迅速膨胀的社会保障基金在监管运营方面正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
根据劳动保障部的统计资料,去年中国各项社会保障基金的规模已经达到1万8千435亿人民币,超过当年的国内生产总值的10%。

*福里泽尔:最容易被滥用*

美国劳伦斯大学工业经济学副教授马克.福里泽尔说,企业养老积累资金是社保基金中最容易被滥用的一部份,它完全由地方政府收取、管理、控制和支配。

福里泽尔说:“上海养老基金丑闻在某种程度上看可以说是冰山一角,许多城市和地方当局都把这笔基金用作他用,比如投资房地产,修路等等。这笔钱来自于对社会保障基金的补充部份,是经济效益好的企业员工为退休做准备,交给地方政府积攒的那部份资金。”

*吴蓓:很容易监守自盗*

中国各项社保基金的管理存在着严重漏洞。据中国官方不完全统计,1998年以来,中国共清理回收挤占挪用的社保基金160多亿元,2001年以来追缴养老保险基金95亿元。另外还有一些非法使用的基金已经无法追回。

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社会保障制度研究专家吴蓓教授说,中国的社保基金存在着管理不透明、基金账目混乱、容易被非法或违规滥用等各种问题,其根源出在监管方面。

吴蓓教授:“实际上现在等于政府部门既负责征收,也负责监督,这样就很容易产生监守自盗的漏洞。所以最主要的是缺少一个第三方的监管制度。否则中央再发文件也无法从制度上改变这一点。”

吴蓓教授以美国和日本为例说明由企业、银行和法律界代表组成的社会第三方管理社保基金的重要性。她强调,必须要让社保基金和负责征收基金的政府部门脱钩,否则就不能从根本上杜绝贪污、挪用社保基金的腐败现象。

*吴蓓:统一管理有可能减少腐败*

对于中央政府统一集中管理社保基金的决定,专家们有不同的看法和评价。

西弗吉尼亚大学社会保障制度研究专家吴蓓教授认为,这是中央政府亡羊补牢的举措,如果把这部份社保基金掌握在专业人士手中,统一实行监督管理,就有可能减少腐败现象。

*福里泽尔:容易引起另外的问题*

但是劳伦斯大学的福里泽尔教授指出,这种做法听起来有些道理,但是把全国各地一、两千种企业养老基金统一掌控在北京中央政府手中,虽然可能减少腐败现象,但却容易引起另外一个问题。

福里泽尔说:“如果你试图把这些基金统一归一个部门,由北京中央政府掌管,这是个纸上谈兵的好主意。但问题是,如果你那样做,负责征收这些基金的地方官员就会很少感到有积极性去做这种对地方毫无好处的事情,中央政府就没有办法让地方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福里泽尔:由省一级管理更为合理*

多年研究中国社会保障制度的福里泽尔教授说,挪用社保基金虽然属于违规行为,但多年来已经成为地方资金来源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

中央政府对社保基金管理制度的改革涉及到地方自主权和积极性问题,属于更大范围改革的一部份。

福里泽尔教授建议,由省一级权力部门管理社保基金比中央统一管理更为合理和适用,他认为这样既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杜绝地方滥用权力,又不至于使社保基金的管理过于集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