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5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十一五纲要欲占国际科研先机


就在中国准备进一步开放科研领域国际合作,大幅度提高中国科技在国际学术界、科技界地位之际,美国《纽约时报》发表长篇文章,回顾中国粒子物理过去50年的国际合作历程,展望中国科学家在物理学发展中的作用。

中国日前公布《十一五国际科技合作实施纲要》,计划未来几年在科研领域扩展国际合作领域,吸引并利用国际智力资源,提高中国的自主创新能力,促进科技领域的跨越式发展。

*《纽约时报》回顾中国粒子物理发展史*

美国著名科普作家、《纽约时报》科学版副主编丹尼斯.奥弗拜12月5号发表以《中国力争粒子物理学主角地位》为题的长篇文章,回顾中国粒子物理的发展史,讲述了中国粒子物理与国际间合作取成果的故事。

*毛的梦想*

文章从中国前领导人毛泽东怀有的分离电子的梦想说起。毛泽东坚信“一分为二”的自然定律,认为宇宙万物可以无止境地一分为二下去,直至永远。基于这一哲学思想,中国的物理学家们在60年代发明了层子模式理论。在美国波士顿大学任教的诺贝尔奖得主谢尔顿.格拉晓教授曾经表示,如果据此模式分离电子成功,就应用“毛”来命名新发现的粒子。

*周恩来借助毛泽东的这份热情*

但是,毛泽东1966年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关闭了大学,使中国物理学倒退了整整一代人,至今电子没有得到分解,毛泽东对粒子物理的满腔热忱也就没有化成他的一份遗产留给后人。

奥弗拜的文章说,到1970年代初,文革的混乱开始慢慢恢复正常。中国总理周恩来借助毛泽东对物理学的这份热情批准发展高能物理,点燃了建立中国自己的粒子加速器的梦想。

周恩来的努力得到杨振宁、李政道等海外华裔科学家的支持。《纽约时报》说,这些诺贝尔奖得主在中国被视为英雄。他们纷纷从美国回到中国向毛泽东解释基础研究的重要性。随后,一组中国科学家1973年到国外参观西方国家的试验室,回国后下定决心要建立中国自己的500亿瓦大型对撞机。但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直线加速器中心的潘诺夫斯基教授1982年说服了中国人建立一个小得多的20亿瓦电子对撞机。

*邓小平大谈高能物理的美妙*

《纽约时报》的文章说,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亲自参加了对撞机实验室的奠基仪式,并手握铁掀为工程破土。当年参加奠基典礼的潘诺夫斯基教授回忆说,“邓小平不让我们有讲话的机会,他自己却讲了一个半小时,大谈高能物理的美妙”。

随后,一组中国高能物理学家来到斯坦福大学的直线加速器实验室。潘诺夫斯基教授回忆说,“30名身穿毛式制服的中国人在实验室出出进进,真是引人注目”。他说,在令人吃惊的短短四年里,北京建起了电子对撞机。自从1989年以来,北京的科学家在对撞机上默默地工作,产生了很多对粒子物理学来说相当关键的成果。明年秋天,北京的电子对撞机将停止使用,进行升级换代改造,改造后的工作效率将提高大约100倍。

*下一代对撞机*

世界高能物理学家们正在把注意力和资金转移到建立下一代对撞机方面。这个拟议中的巨型对撞机被称为“国际直线对撞机”。据奥弗拜的文章说,全球的物理学家已经决定,这部对撞机将是他们下一个国际合作的大型项目。然而,现在还不清楚国际直线对撞机的功率和花费,也不知道对撞机将建在哪个国家。

在哪个国家修建这部21世纪的新型电子对撞机,哪个国家自然就占尽科研先机,但是这个国家也需要支付大部份的修建费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今年春季发表一篇文章,敦促美国政府尽其所能把国际直线对撞机建在美国,而不是建在欧洲或者亚洲,否则美国物理学将面临失去传统领先地位的前景。

*以中国人的名字命名*

《纽约时报》报导,明年2月在北京召开的国际直线对撞机筹备小组会议将宣布具体所需费用。筹备小组的负责人、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巴里.巴里施教授被《纽约时报》的文章引述说,有计划未来让中国科学家发挥更大作用,但这要看中国政府决定做出何种承诺。而《纽约时报》文章的作者奥弗拜看起来要乐观得多。他说,考虑到中国经济爆炸式的成长,考虑到中国领导人发出的加强科技的誓言,人们很自然想到,未来一些粒子将会以中国人的名字命名,就像那夜空中很多明亮的星星以阿拉伯人的名字命名一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