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探索建立城乡社保系统引关注


中国在12月23号闭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首次明确提出,积极探索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系统,在全国范围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有关专家希望,建立农村低保是项仁政,但不要重复中国政府依靠官僚机构扶贫的失败模式。

中国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12月22号到23号在北京召开。中国官方新华社报导,这个为部署2007年农业和农村工作的会议决定,对农村的财政投入、国家固定资产投入都要继续高于去年,明年要在全国范围免除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杂费,加快普及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在全国范围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

建立农村低保体系将是自2006年1月中国免征农业税之后,中国政府为扶助广大贫困农民所要采取的另外一个令人关注的举措。中国13亿人口中有9亿农村人口。中国官方估计农村贫困人口有2300多万。中国发达省份,如广东、浙江,1997年开始把农民纳入社会保障范围。

*惠而不费*

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的胡星斗教授对中文部记者说,中国政府现在要在全国范围建立农村低保,对中国政府来说实际上是一项惠而不费的工程。他说:“从全国贫困人口来说能够得到低保的人大概只有10分之一,如何让绝大多数贫困者都能享受到低保,这对政府来说是惠而不费的工程。一方面是惠,让老百姓获得了实惠,把农村那么多贫困人口纳入低保,另一方面对政府来说需要投入,但有不一定投入太大。”

胡星斗教授说,中国完全具有财政能力在全国范围实行低保。他说,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今年分别为城市低保投入了100多亿元人民币,加起来一共200多个亿。在农村地区普及低保大致需要花1000亿左右,而中国今年的财政收入今年达到3.8万亿,胡星斗认为从中拿出1000亿并不难,是一项造福于民的一项工程。

*特困家庭*

中国民政部门统计,在贫困人口中,传统的“无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无人赡养”的三无人员占5%,特困家庭占95%。有中国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贫困人口结构从个体向家庭转化,因此建立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已经不是件仅仅发放生活费那样简单的事情。

胡星斗教授说,低保是一个包括教育、医疗、养老等一系列保障体系全部到位的综合性社会工程。他说:“通过低保实际上就是建立了养老制度,相当于提供养老保险,另一方面可以作为一个合作医疗方面的补充,如果你因为生病,因为医疗而陷入贫困,这样的家庭都应该被纳入低保。还有过去像让小孩接受教育,还要教很多学费、杂费,家里也可能会陷入贫困,这些问题通过低保都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

*经济红利*

中国建立低保体系覆盖农村,被中国的媒体称为是“国民分享经济红利时代的到来”。有中国专家认为,建立农村低保是“消除城乡差别,实现农民国民待遇的重要举措”。胡星斗认为,在农村发放低保恐怕会比在城市更困难,因为农村地区除了个别富裕户,往往收入差别不大,不像城市失业人员那样一目了然,特别是在中西部贫困地区,农民家庭几乎一样贫困。怎样鉴别谁有资格得到低保将会是一个更复杂的问题,人情关系,权力关系将会大量渗入,真正的贫困户反而得不到低保。

胡星斗认为,只有通过民主、透明的方式才能保障低保资金的到位。他说:“中国目前体制还是一种人治的体制,一种官僚意志的体制。官僚意志延伸到乡长、村长。在村子里有可能存在村长或者村书记一手遮天的问题。所以资金的发放、怎样落实,我想应该更多地是民主评议,更多地是公开透明,张榜,让村民小组或者是村民大会,让他们民主讨论,而不能让村干部说了算。”

胡星斗教授认为,在全国范围建立农村低保制度要避免重蹈中国扶贫的复辄。他说,中央政府每年拿出几千个亿的资金扶贫,一个年收入不到5000万元的县往往能够拿到1个亿、甚至更多的扶贫资金,但是这些扶贫资金却无法到达贫困农民的手中,经常不是被县政府发了工资,就是建了大楼,搞了政绩工程。胡星斗教授认为,依靠官僚机构扶贫是个失败的模式,效率低、成本高。他建议在建立农村低保体系时,不如建立一套独立的机构,或者通过农村信用社这类的机构,把低保资金直接打到农民的户头上,对贫困农民的帮助将会来得更直接,更有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