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梅毒卷土重来 中国应如何应对?


一项最新的医学研究报告指出,中国梅毒性病的传播过去十几年猛增了25倍。有观察人士指出,解决这种社会问题,需要法律、公共医疗和社会关怀。

*梅毒之为祸*

中国性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陈志强教授等人在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研究报告指出,中国过去二十多年的社会和经济发生的巨大变化,也导致各种性病传播的急剧增加,仅以梅毒病为例,从1993年的每10万人当中的梅毒病发个案的0.2例,猛增到2005年的每10万人当中有5.7例。在经济发达的上海市,每10万人梅毒病发个案高达55例。

尽管这些数字已经相当令人吃惊,应敲响警钟,中国病毒学专家的研究报告指出,这个惊人数字可能被严重低估了。

梅毒是一种慢性接触性传染病,主要通过性接触等方式传染。梅毒的病原体是苍白螺旋体,一经传染能侵犯全身任何器官。早期主要侵犯皮肤和粘膜,晚期侵犯骨骼、内脏、神经等系统,可危及人的生命。

梅毒还可以通过孕妇的胎盘传染给胎儿。陈志强教授等人的研究报告说,中国1991年先天性梅毒发病率为每10万个新生婴儿0.01例,但是到2005年,每10万个新生婴儿高达19.68例,年增长率为72%。

*原因:性解放+娼盛+医疗薄弱*

梅毒这个曾经在中国绝迹的疾病,为什么又死灰复燃,并以不可阻挡之势在中国,尤其是东部沿海地区迅猛传播呢?旅美独立政治评论人士刘晓竹博士说,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有两个条件,或者说是温床。一个是中国的性解放像洪水猛兽一样。过了几十年的文化生活和政治文化,在改革开放期间土崩瓦解,现在年轻一代和禁欲的上一代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这是其一。第二是中国的医疗体制空前滞后。有了性解放,再加上医疗体制的薄弱,就为梅毒或者其它性病的泛滥,创造了条件。”

*对策:须多管齐下*

在1949年中共掌权之后采取了严厉措施,关闭了妓院,让妓女接受再教育,并对梅毒患者强迫治疗。此后,梅毒在中国逐渐销声匿迹了。

但是,正如腐败、黑社会、艾滋病等问题和现象一样,随着中国从封闭社会进入开放社会,梅毒也在中国死灰复燃,迅速蔓延。旅美独立政治评论人士刘晓竹博士指出,解决这种危及人民健康和生命的疾病,不能再采取毛泽东时代的政治高压手段,而是要从法律、公共医疗和社会关注等方面入手。

*性交易应合法化?*

刘晓竹:“可以说有三个支柱。一个是法律支柱,也就是说性交易应该法律化,在一定的法律法制之下,像欧洲。当然有的国家根据自己的国情,有松有紧有宽有严,各不一样。但基本上都不是一刀切的。

“在法律上把这个问题弄清了以后,接下来公共医疗的支柱就比较好办了。否则的话,卖淫是违法的、性交易完全违法,还谈什么公共医疗呢,马上警察先找上门来,被弄到监狱,判刑什么的。这些人藏还藏不过来呢,就没有可能接受透明的公共医疗。所以说,法律把这个问题从地下转向地面,到了地面上以后,公共医疗体制才能跟进,解决这个问题。”

*非意识形态化*

刘晓竹博士还表示,除了法律和公共医疗以外,社会关怀是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支柱。他说,政府应首先非意识形态化,非阶级斗争化,不要把梅毒病看作是腐朽的资产阶级现象。社会应从福利的角度,从关怀的角度来介入。

“这种社会的关怀、理解有利于类似的性病等社会问题的防治、管理,甚至解决负面的破坏性的后果。这三个支柱如果建立起来的话,中国的性病问题,或者和性病相关的社会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