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高中生性开放态度令人吃惊

  • 晓北

中国教育机构所做的一个调查显示,中国当代中学生对待性的开放态度远远超出他们父母的想象。有人认为,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偷尝禁果是整个社会经历30年改革带来的后果,也给中国性教育现状提出了挑战。

*调查结果*

超过半数的受访高中生可以接受一夜情;6.2%的受访学生已经有过性经历;几乎所有的受访女学生都表示会同意男方提出的发生关系的要求。这些数字就是北京的教育机构在2300名高中生中所做调查的结果。这份星期四发表在中国官方的中国日报上的调查显示,学生们初次发生性行为的平均年龄是15岁。

参与调查的2千300名高中生来自北京市宣武区,他们中的3成人说,只要双方愿意,青少年发生性行为没什么大不了;而55%的学生说,是否发生关系要看双方是否相爱。在被问到如果男方提出性要求自己是否会满足他们时,接受问卷调查的1千300名女生中只有6个人说“不”,很多人回答说,“只要他爱我,我可以同意。”

*社会几十年变革转型结果*

对于在传统上一向崇尚贞操的中国社会来讲,高中生这种对性的开放态度让他们的父母和老师吃惊。但是,有学者指出,这种反叛的城市青少年文化正是中国社会30年转型的结果。

与他们父辈不同的是,现在的青少年拥有很多渠道去接触各种各样的信息,由于未成年人占网络用户的20%,充斥在网站上和垃圾邮件里的煽情与色情内容都某种程度影响青少年,使他们在青春期原本很正常的对性的好奇得不到恰当的引导。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张梅梅说:“新的一代对性持开放的态度,我们得出结论只能是,这是社会快速变化的结果。”

*缺乏适当性教育及引导*

同时,学校和家长对于越来越早熟的孩子们似乎缺乏足够的准备和引导。比如,很多人觉得偷尝禁果是不爱学习的“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但是,2004年出版的一本名为《藏在书包里的玫瑰》的调查报告采访了13名有过性经历的北京中学生。调查者发现,这13个人里,半数以上是师生公认的好学生;三分之一来自重点中学,甚至是名声显赫的学校;再者,生理上已经开始出现性特徵的青少年往往无法从老师和家长那里得到关于性、异性和安全性行为等问题的指导。

《藏在书包里的玫瑰》的调查报告发现,13个孩子初次性交时都不用安全套;他们对学校与家庭的性教育100%不满意;父母与教师都不知道他们有过性交经历。

由于性在中国的主流文化中一直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地位,青少年很难得到一个健康公开的讨论性问题的环境,在学校和家庭这道“官方”的大门被关上之后,他们只能通过“地下”渠道偷偷摸摸地去揭开性的神秘。而很多人通过网络、游戏、电影、书刊了解来的东西往往只能刺激他们对性行为的向往,而对于与之相关的安全措施、性心理等却没有足够的准备。

比如,在受访的2千300名宣武区高中生中,超过40%的有过性交行为的人说,他们初次性交时没有使用避孕措施。《藏在书包里的玫瑰》一书中所访问的女学生说,偷尝禁果后产生了自暴自弃的想法,认为自己和妓女没有太大区别。

*各界对性教育现状担忧*

越来越普遍的中学生性行为引起各界对中国性教育现状,特别是缺乏避孕和防治性病教育的担忧。目前,中国大陆每年的150万堕胎妇女中,有四分之一是未成年少女,少女怀孕的事件也越来越多。

据大洋网报导,广州市各大医院的妇科门诊都记录很多未成年少女堕胎的病例。在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2004年3月未成年少女人流的有10人,药流8人,年龄介于16到20岁。据医生介绍,来做人流的未成年少女中,最小的只有13岁,而以17岁的最多。

虽然流产带给未成年人身体和心理的伤害不言而喻,然而诸如在街头宣传使用避孕套,向青少年发放避孕知识和避孕工具一类的做法,还是很难得到家长和学校的完全认同。

*应改变社会谈性色变现状*

据北京晨报报导,北京市性教育协会理事宗春山说,完整的性教育教材内容应包括性生理、性心理、性道德、性法律4个方面。目前北京基本没有这种专门的性教育教材,中学里虽然开设生理卫生课,但是一些青春期性教育知识常常被当作“敏感内容”而被跳过去不讲。

宗春山认为,应该从幼儿园开始就有性教育,因为这时候孩子们还没有进入性敏感阶段。他还说,教育青少年的责任在老师和家长身上,而推行完善的性教育的关键之处和难处也在于教师和家长总是提“性”色变,存在认识上的误区和障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