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日本法庭驳回二战中国劳工索赔


日本一家法庭星期一作出判决,驳回了二战期间中国劳工向日本政府和日本公司提出索赔的诉讼。这是中国总理温家宝计划四月上旬对日本展开访问之前中国和日本一波三折关系的最新进展。

日本宫崎地方法院星期一作出判决,驳回二战期间一些被掳到日本作苦工的中国劳工向日本政府和原三菱矿业公司索赔的诉讼请求。

据媒体报道,这场诉讼的原告是7名原中国劳工和一名劳工的遗属。在太平洋战争末期,有250名中国劳工,大部分来自山东省,被强掳至日本一座矿山做苦工,其中有77人因患病等原因客死异乡。这些劳工在日本法庭提出诉讼,要求日本政府和三菱公司赔偿1.8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206万元。

由于这个案子牵涉到日本政府对日本军队在二战期间所犯罪行的认识,以及日本和中国,韩国以及其它一些邻国的关系,这个案子的审理引起国际社会和舆论的广泛关注。

*判定非法 但索赔期已过*

据日本媒体报道,宫崎地方法院负责审理这个案子的审判长德冈由美子在判决中认定日本政府和三菱原料公司的行为非法。她说,强掳中国劳工进行高强度劳动是日本政府和企业的共同违法行为,也是违反人道的犯罪行为。

但她同时又驳回了被告提出的赔偿要求。她作出这一判决的主要理由是,根据日本法律规定,原告具有赔偿请求权的20年“诉讼时效”已过。

这个判决引起中国劳工的不满。原告已经表示不服判决,并于当天向福冈高等法院提出上诉。

中国国内民间对日索赔运动一度风起云涌,但是,中国政府一直对民间对日索赔采取冷处理。有观察家指出,中国政府害怕极端民族主义这把火会失控,如果处理不好有可能引发大规模反腐败和维权的民众运动,导致共产党的政权受到威胁。
出于这个原因,中国民间对日索赔活动处于零星个别诉讼阶段。

*政府不赔个人?*

据共同社报道,目前日本各地法院正在审理的多起原劳工诉讼案和宫崎地方法院星期一驳回的案件类似,法律焦点在于:日本明治宪法确立的政府对个人不负有赔偿责任的“国家无答责法理”是否适用?原告的损害赔偿请求权是否因自受害日起的20年时效已过而归于消灭?

而中国劳工认为,日本方面的所谓“国家无答责”以及“赔偿请求权因时效已过而归于消灭”的解释有悖公平和正义的理念。

日本共同社报道说,除宫崎法院外,东京、新泻、广岛、福冈等法院也审理了同类案件。新泻地方法院曾于2004年3月认定日本政府和企业有赔偿责任。这一判决被称为历史性判决。然而,东京高等法院3月14号二审改判原告败诉。中国劳工在其他日本地方法院提出的诉讼也纷纷败诉。

*专家分析*

伦敦经济和政治学研究所东亚问题专家亚胡达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这是日本对二战问题的一贯立场,同时中国的胡锦涛和温家宝政权对这个问题也不是很热心。

他说:“从历史上说,日本法庭一直对这类问题进行非常狭隘的法律解释,这实际上是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反映出日本如何看待在二战期间所从事的种种行为。另外,日本的领导人,日本的教育部门对那次战争也没有进行深刻的反思。所以,日本法律的这一判决反映了日本的一贯立场。此外,中国的胡锦涛和温家宝政府对这个问题也在进行冷处理。”

东亚问题观察家亚胡达指出,二次大战之后的民主国家和共产阵营的冷战使得成为美国盟国和民主国家的日本从来没有认真反省过二战期间所犯下的罪行。亚胡达教授说,这一点和德国很不相同。

*美国国会议案*

这次美国主流媒体对日本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批判。美国国会不久前提出一项决议案,议案敦促日本政府承认慰安妇的责任,教育日本下一代,说明这一问题属于反人权罪等。

美国国会的议案指出: “从上世纪30年代至1945年,日本政府在亚洲的殖民地征用了包括年仅13岁幼女在内的20万名慰安妇,在此过程中,犯有组织绑架、强制堕胎、强奸等多种罪行。”

美国国会的议案说,日本政府至今不愿正视这一历史事实,“在战后的赔偿交涉中,日本政府没有充分承认这一罪行,教科书中关于慰安妇的悲剧也仅有只言片语”。

与此同时,美国的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批评安倍在慰安妇问题上的立场。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在电视节目中,对慰安妇的新闻进行了报道。

在美国民意和媒体的压力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6日在日本参议院预算委员会回答议员质询时说,他作为首相对“慰安妇”问题表示道歉,并重申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继承“河野谈话”的立场。

尽管安倍从他3月1号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当年日军强迫亚洲妇女充当“慰安妇”缺少证据的立场上退了回来,但是伦敦经济和政治研究所前东亚问题专家亚胡达表示,目前还不清楚安倍的道歉是否能够平息日本的亚洲邻国和国际舆论在这个问题上的愤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