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劳工索赔败诉日官员望向前看


日本地方法庭驳回中国劳工提出的赔偿要求。中国对日索赔联合会长反驳了法官的判决理由。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发言人说,希望大家都能朝前看。

日本宫琦地方法院星期一作出判决,驳回二战中国劳工向日本提出索赔的诉讼要求。有7名中国劳工和1名家属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和三菱公司赔偿他们1千200万元人民币。

宫琦法院审判长德冈由美子的判决认定,日本方面强征苦力是犯罪行为。不过,她驳回了原告要求,理由是“法律诉讼时效”已过。

*童增:理由荒唐*

中国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说,日本法院以这样的理由驳回原告的诉讼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是日本法院找的一个理由。这个理由是比较荒唐的。因为在二战以后,特别是德国对犹太人的赔偿,是不受时效的限制的。因在二战时期,日本是犯的反人类罪、战争罪。像这些罪行,追讨这些罪行,是不受时效限制的。”

日本驻华公使兼发言人井出敬二对中文部记者说,他注意到宫琦法院的判决,但作为外交官,他无法对法官的判决做出评论。井出敬二说:“在日本和美国,司法独立于政府(行政部门)。任何个案,作为政府官员不可以妄加评论。”

*多次索赔诉讼终审均败诉*

近20年来,中国原告已在日本各级法院20多次提起赔偿诉讼案,虽偶然有一审或二审阶段性胜诉,但都以终审败诉告终。

中国对日索赔联合会长童增说,鉴于中国原告在日本很难打赢官司,他们这些年来,一直想把法律诉讼战场从日本挪回中国。他说:“在中国打官司,我们也在启动这个程序,找了律师,跟受害者进行委托,找了法院进行沟通。”

童增说,他们在中国法院提起了一个要求日本赔偿轮船损失诉讼案,被告也包括三菱公司,目前正在等待判决。

中国法庭的判决,诉讼双方如何执行?特别是对外国被告有无法律约束性和可执行性?童增认为,对三菱这样在中国有商业利益的公司,可以通过没收或扣押资产等方式强制他们执行判决。

*日驻中国公使望民间多交流*

日本驻中国公使井出敬二说,他注意到了童增的观点和中国对日索赔方面的要求,但他不想多加评论。井出敬二说,日本方面非常欢迎温家宝4月访问日本。他也希望日中双方民间能多多交流。

井出敬二说:“很多中国人不了解日本。我知道,有不少中国年轻人不喜欢日本。但是我想,他们如果能到日本去看看,相信大部份人都会改变看法。……你可以批评它人,但起码在批评前应该到那里去看看。”

井出敬二说,2006年财政年度,日本政府邀请了1千名中国高中生到日本访问。中国政府也邀请了许多日本中学生到中国访问。他说,这样的访问对促进双方的互相了解有百利而无一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