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5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作家称网络文明不需执政党管


来自中国的消息说,执政党的共产党总书记胡锦涛主持中共决策机构政治局会议,研究加强互联网管理。与此同时,中国信息产业部表示今年将着重加强虚拟主机等管理,以遏制中国政府所说的有害信息的传播。

中国官方的新华网报导,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星期一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研究加强青少年体育工作和网络文化建设工作。”在谈到互联网管理的时候,会议把政府对互联网的监管跟“提高全民族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扩大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辐射力和感染力,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联系起来。

*田奇庄:最重要的是官德*

中国网络作家、评论家田奇庄认为,网络文明来自于网民的自主自律,这种网民的自主自律使摆事实、讲道理的言论受到鼓励,使谩骂和诋毁他人的言论受到谴责和拒斥,因此可以说,网络世界的文明与和谐,不需要执政党来管。

田奇庄认为,中共假如真的是有心建设有道德的和谐社会,就应当放眼网络之外,认真关注和解决造成社会不和谐的根源性问题,这就是执政党和政府官员的道德问题而不是民族道德问题。

他说:“最重要的道德是我们社会的官德。官德应该成为我们社会道德水平的一个指标。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我觉得他们首先应当谋求解决党内的腐败问题。党内的官员做好了,律己了,不去大吃大喝了,你们不去买公车了,不去游山逛水了,你们不去收受黑钱了,不去买官卖官了,你们不去包二奶了,你们都做好了,老百姓能不做好吗?”

*网络兴起对政府形成制约*

互联网的兴起,使中国公众获得了一块相对不受执政党宣传部门严密控制的言论自由空间。中国的网民利用这一难得的自由空间畅所欲言,在社会上获得了广泛的响应,并对政府和执政党行为形成了某种程度的制约。

来自中国的统计数字显示,截至2006年年底,中国总共有1亿3千700万网络用户,其中博客作者达到2千零80万。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中共内部的保守派对网络舆论发挥制约作用、制约中共先前不受任何制约的权力感到越来越难以容忍,因此中共宣传部门近年来主导推出了一系列收紧网络言论自由的政策规定。

*网络信息封锁投入领先世界?*

就在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研究网络管理的同时,官方的新华网报导说,中国信息产业部一位官员宣布,中国“今年将重点加强虚拟主机、主机托管等互联网接入服务市场管理,使不法分子以互联网为载体散布淫秽色情等有害信息的行为得到有效遏制。”

批评者指出,中国当局为控制当局所不喜欢的信息传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中国的教育经费虽然名列世界落后水平,但中国在网络信息封锁方面的人力物力投入,却绝对领先世界。

*刘晓波:当局害怕不受控制的声音*

中国作家刘晓波主持中文独立作家笔会,并通过网络发表中文独立作家的文章,但是多年来,中文独立作家网站跟成千上万中国当局所不喜欢的网站一样,一直被中国当局屏蔽。

刘晓波说,中共当局显然是害怕不受当局控制的声音,害怕人民的政治言论和评论,就打出打击淫秽色情的旗号,借用模糊笼统、没有任何清晰定义的“有害信息”的概念,来封杀当局所不喜欢的声音。

刘晓波说:“比如说,他屏蔽掉的词,如人的姓名,如鲍彤、丁子霖、我的名字,另外还有很多人名,在比如像中文独立笔会、法轮功、中国民主党,等等、等等。”

*刘晓波:醉翁之意不在酒*

刘晓波说,中国当局这些年来竭尽全力,力图在网络中屏蔽掉这些跟淫秽色情毫无干系的人名和关键词,再好不过地说明了中国当局所说的打击淫秽色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鲍彤是中共中央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因1989年反对中共当局出动军队镇压天安门要求民主的示威者而被投入监狱。丁子霖的儿子在1989年中共军队镇压示威者的时候被打死。

另外,来自中国的消息说,中国新闻出版总署计划参与网上杂志的登记审批,使网上杂志跟普通的印刷杂志一样直接纳入执政党宣传部门的监管之中。中国网民担心,中国的网络言论自由空间由此将进一步缩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