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宣部严令媒体不许报道反右问题


整整半个世纪之前的今天,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发出党内指示,要求中共做好准备,对那些响应中共和他本人反复号召,给中共提意见的知识分子实施歼灭性打击。50年后的今天,当年的所谓“反右斗争”在中国依然是一个敏感问题,中共拒绝对千百万受害者做出道歉或赔偿,中共宣传部门勒令中国新闻出版部门对这个问题保持沉默。

*毛泽东搞阳谋为知识分子设套*

以建立民主的中国为旗号的中共在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不到8年的1957年4月10号,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奉毛泽东指示,发表社论,正式号召“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与此同时,中共各级组织奉命对全国各地的知识分子进行强有力的动员,要求他们放弃错误的担心,大胆给中共提意见,帮助中共克服官僚主义等不正之风,从而体现出对共产党的爱护。

5月15号,在许多知识分子响应毛泽东和中共各级组织动员号召,给共产党提意见之际,毛泽东发出了题为“事情正在起变化”的党内指示。在这一指示中,毛泽东不在提先前做出的绝对不会给提意见的人治罪的承诺,要求中共各级组织准备好对那些提意见的知识分子进行歼灭性的打击。

6月8号,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奉毛泽东指示,再度发表题为“这是为什么”的社论,公开、正式地给那些提意见的人上纲上线,把他们的言论提高到“反共产党”、“反社会主义”的犯罪高度。中共的“反右斗争”随即拉开了序幕。

毛泽东随后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当初强烈号召给共产党提意见,然后以言治罪,把胆敢提意见的人打成右派,这不是“阴谋”而是“阳谋”。毛泽东还以玩笑的口吻说,当初共产党许诺“言者无罪”并没有错,根据右派的言论给他们治罪也没有错,因为他们的言论不是言论,而是行动。

*惯用骗术不如封建帝王守信*

1957年在云南昆明担任电力工业部技术员的邵正祥因为公开发表文章,批评中共和毛泽东言而无信,被打成了所谓的“极右”,发配集中营接受所谓的“劳动教养”。邵正祥说,毛泽东一贯言而无信,对人民实行欺骗和玩弄,自称是代表历史先进力量的共产党人,其实还不如封建帝王,是一个历史罪人。

他说:“封建帝王还要讲信誉,讲金口玉言,一言九鼎,要取信于民。毛泽东从来不讲信誉的。”

*不提反右对不起受害者及后人*

在“反右运动”发动50周年到来之际,中共对当年给千百万中国人造成伤害的“反右运动”讳莫如深。中共宣传部门反复下达禁令,严禁没有官方正式许可的任何历史研究和回忆记录文献出版。

济南山东大学的退休教师李昌玉当年也被打成右派,并遭受到长达22年的迫害。李昌玉认为,这种垄断和封锁历史的态度,不是一种严肃的态度,对受害者、对中共、对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都是不公平的。

他说:“就我个人来说,也希望死也死得更明白一点,不要死得太糊涂。”

*仍坚持反右必要令人难以接受*

在“反右运动”发动50周年到来之际,中共对当年的许多重要历史文献依然保密。但是,根据中共自己发表的数字,1957年,中共将552,973人打成所谓的“右派”,后来承认其中552,877人是打错了。

按照云南昆明的工程师、当年被打成极右派的邵正祥的计算,中共打右派的错误率是99.9826%。中共说反右斗争错在扩大化,邵正祥说,假如人们接受中共的说法,这就等于是说中共把反右错误地扩大了5760.1354倍。

邵正祥说,面对这种不可辩驳的事实,中共依然坚持说,当年的“反右”斗争是必要的,只是错在扩大化,这种说法难以令人信服。

他说:“这都是说不过去的,不合乎逻辑,不合乎常理,是睁着言说瞎话。跟公安人员,我也是这样说的。传讯我的那些公安人员的素质还是比较高的,都是大学毕业的。最后,他们给我一句结论说,‘邵老师,你是有理走遍天下’。”

*不如资本主义德国讲人性*

在中共发动迫害知识分子的“反右运动”50周年到来之际,当年一些受害者及其亲友要求中共公开承认错误,公开道歉,并对受害者及其家属做出适当赔偿。中共对这些呼吁置之不理,并对提出呼吁的人进行各种各样的打压。

反右运动受害者邵正祥说,中共和政府动不动就教训日本政府要勇于承认历史,承担历史责任,但是,中共和政府却对迫害自己人民的历史采取不拒不认帐的态度,这种对立是耍无赖的态度,也跟资本主义的德国政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说:“资本主义的德国政府,还能为60年前受纳粹德国的迫害致死的人道歉。德国的两个总理都跪下来赔礼道歉,为受害者进行精神、物质的赔偿。我们的社会主义中国,为什么就做不到这一点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