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达尔富尔大屠杀的前因后果和展望


主持人:布什总统最近在美国二战大屠杀纪念馆发表讲话,要求结束苏丹西部达尔富尔地区的种族灭绝。对达尔富尔地区村民的袭击导致数十万人死亡,有两百多万人被赶进了难民营。布什总统说,苏丹总统巴希尔没有能够阻止屠杀。

布什总统说:“苏丹政府同联合国达成协议,允许三千联合国维和部队及其武器装备进入苏丹,支援非洲联盟的军队。国际社会以前也听到过苏丹的这些承诺。巴希尔总统的一贯做法是,一边承诺提供合作,一边想方设法破坏并阻挠联合国为苏丹实现和平而做出的努力。口头承诺现在已经不够了,巴希尔总统必须采取行动。”

主持人:达尔富尔地区的暴力活动包括奸淫妇女和屠杀平民。大部分暴行都是苏丹政府支持的阿拉伯民兵组织马枪队犯下的。美国副国务卿约翰.内格罗蓬特呼吁巴希尔总统和苏丹反叛组织遵守现有的和平协议。

内格罗蓬特说:“苏丹政府必须解除阿拉伯民兵组织马枪队的武装。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些阿拉伯民兵没有苏丹政府的积极支持就不可能存在。那些没有参与签约的叛乱组织必须停止袭击,放下武器,坐到谈判桌前。”

主持人:布什总统说,苏丹政府必须停止对马枪队的支持,主动跟反政府领导人进行接触,允许把人道主义援助物资运送给达尔富尔地区的人民。

布什总统说:“如果巴希尔总统在短期内不采取上述措施,美国政府就会采取行动,第一,美国财政部将加紧对苏丹的经济制裁。”

主持人:美国的压力足以改变达尔富尔的局势吗?其他国家应当采取哪些行动呢?今天我们请到了国会议员唐纳德.佩恩来谈谈这个问题。佩恩众议员是美国众议院非洲事务小组委员会的主席。首先我们来看看达尔富尔屠杀和危机的起因是什么。

佩恩:“先是有一小股人袭击了军营。苏丹政府以此为借口进行空袭,然后让阿拉伯民兵马枪队发动地面袭击,他们奸淫烧杀,折磨拷打,目的是把达尔富尔人赶出家园,而且得逞了。”

主持人:被强奸杀害、赶出家园的大都是穆斯林。可是,伊斯兰会议组织或阿拉伯联盟并没有采取行动。他们去哪儿了?

佩恩:“阿拉伯联盟去哪儿了?我们要求阿拉伯联盟站出来,利用他们的影响去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阿拉伯联盟却一直保持沉默。美国国会黑人事务议员团大约6个月前跟阿拉伯联盟开过会,我们还要再跟他们开会。他们并没有资助苏丹的维和努力,也没有试图对苏丹总统施加影响。

“阿拉伯联盟中埃及等跟美国关系密切的成员国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我们对此深感失望。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在苏丹很有影响。在寻求解决苏丹问题上,他却丝毫没有提供帮助。”

主持人:美国是如何对苏丹施加压力的呢?

佩恩:“美国一直站在最前线。美国提供了大量的财政援助,去年一年可能就多达3亿美元,其中包括食品援助。许多人道主义团体的医药和食品援助都是美国国际发展署提供的。我们也一直在援助人数很少、困难重重的非洲联盟维和部队。他们人数太少,装备太差,无法胜任维和任务。

“不过,我们认为美国做得还不够。我们认为布什政府本可以对苏丹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你们可能知道,苏丹政府在大约一年前表示愿意在反恐战争中同美国政府合作,并且说他们可以通过收集情报来协助美国打击基地组织。一些国会议员认为,美国政府并没有对苏丹政府施加足够的压力,设法让他们遵守有关的协议。”

主持人:如果美国在苏丹问题上采取更严厉的立场,你认为美国可以采取哪些行动呢?

佩恩:“我们需要考虑禁飞区的问题。我两年多以前就提出了有关建立禁飞区的提案。当时共和党人控制国会,提案根本无法通过小组委员会。因此,我打算再次提出有关禁飞区的提案,也就是要说苏丹政府不能派轰炸机进入达尔富尔,恫吓人民。苏丹政府最近把他们的飞机涂成白色,假装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飞机,用这种办法向达尔富尔运送武器。我认为,我们可以建立禁飞区,可以说服中国利用他们的权力和影响。中国是苏丹最大的投资者。他们有石油开采权,在苏丹很有影响。”

主持人:联合国为什么没有在苏丹发挥更积极的作用、采取更重大的行动呢?

佩恩:“这很简单。中国是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国从一开始就威胁并且投票反对通过强硬的决议。作为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中国的权力很大。他们使用了这个权力,结果安理会只能通过淡化了的决议。你们知道,任何决议都要由安理会通过。如果五个常任理事国不通过就毫无办法。中国在安理会使用了这个强有力的工具,所以,苏丹问题在联合国毫无进展。”

主持人:你呼吁在苏丹采取某种军事行动,美国能够对一个穆斯林国家采取军事行动吗?

佩恩:“被杀的是穆斯林,所以,我认为没有理由把这个问题说成是美国同穆斯林的斗争。我所说的军事行动并不是美国军队入侵苏丹,而是建立禁飞区。禁飞区是无人区,通过无人驾驶的U-2侦察设备阻止苏丹进入难民区。”

主持人:美国国会在苏丹问题上都采取了哪些行动呢?

佩恩:“你知道,美国的外交政策是由政府制定的,不过,国会以不同的方式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比如我们控制着预算。政府政策公布之后,如果我们认为有些政策是错误的或是不够强硬,我们可以试图修改、提出建议。我们设法利用国会的权力来说服政府修改其政策,按照修改了的计划采取行动。我们认为美国政府能够采取更多的行动。我们会继续敦促政府对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跟苏丹政府举行更强硬的谈判。我认为美国还有很多秘密王牌没有抛出来呢。”

主持人:谢谢佩恩众议员在国会山办公室接受我们的采访。佩恩众议员是美国众议院非洲事务小组委员会的主席。

接下来,我们请两位专家来谈谈苏丹的问题,他们是美国华盛顿霍华德大学非洲研究系的主任苏勒曼.南教授和作家及学者章家敦,章家敦是《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作者。

首先请问苏勒曼.南教授,联合国通过了一些决议,也对苏丹进行了制裁。苏丹虽然受到压力,可是仍在迫害达尔富尔人民,苏丹的目的何在?

苏勒曼.南:“我认为苏丹人真正感兴趣的是保护他们自己的内部革命。我们必须了解苏丹巴希尔政府掌权的背景。他们是从伊斯兰全国阵线中分离出来的一个伊斯兰解放组织,他们从民主选举产生的马赫迪政府手里夺取了权力。他们掌权以后一直企图控制政府。

“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苏丹找到了油井,他们因此主要得到中国、还有其他一些需要石油的国家的支持。苏丹反对派因此处境困难,因为他们所面对的苏丹政府的资源要强大的多,苏丹政府得到国际势力的支持。这些势力可以在联合国安理会为苏丹出力。这样事情就复杂化了。苏丹的反对派由于资源有限而处境困难。与此同时,有些国家的支持使苏丹能够顶住国际社会的抵制。”

主持人:章家敦,让我们来谈谈外国的支持。大赦国际最近发表报告,指责中国和俄罗斯不仅不压制苏丹,反而向苏丹提供武器。

章家敦:“这是肯定的。这是中国在苏丹问题上的一个策略。中国不仅要石油,还想把苏丹作为一个市场,既是飞机等重型武器的市场,也是轻型武器的市场。当然,中国还想让苏丹在世界卫生组织等联合国机构中投中国的票。中国有目的地争取非洲国家支持中国的事业,这是他们的战略,苏丹是非洲很重要的一部分。”

主持人:关于中国和苏丹的关系,让我们看看美国副国务卿约翰.内格罗蓬特最近是怎么说的。

内格罗蓬特说:“中国向苏丹政府传达了顺从国际社会的希望和要求的重要性。我认为,中国的作法帮助了我们和整个国际社会。中国同苏丹有多方面的关系,中国向苏丹传达这种信息是很有建设性的。”

主持人:中国是否很帮忙,并且向苏丹发出了建设性的信息呢?章家敦,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章家敦:“中国的立场改变了,至少在表面上变了。但是,从根本上说,中国的立场并没有变,因为中国本可以采取行动,可能会结束达尔富尔的种族屠杀,但是中国不愿这么做,因为中国重视同苏丹的关系。所以说,中国改变了一些,但是并不够。毫无疑问,中国能够采取更多的行动,其中包括不再阻止美英加强对苏丹的制裁。单靠制裁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但是制裁是恢复秩序的必要条件。”

主持人:苏勒曼.南,如果中国想要认真地支持联合国对苏丹的制裁,中国对苏丹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力呢?

苏勒曼.南:“中国目前进退两难。其实中国和苏丹的关系很矛盾。

“第一,中国最近采取了一些行动,事实上有媒体报导说,由于美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的劝说,中国当局向苏丹派遣了一个代表团,试图对苏丹施加影响,促使苏丹改变政策。

“但是大多数学者和评论人士都非常怀疑巴希尔是否会接受这个计划,因为苏丹的危机其实就是达尔富尔危机。而达尔富尔地区的危机跟努巴危机以及苏丹东部的贝贾危机大有关系。苏丹反对派团体都有各自的利益,他们以什么方式同苏丹政府谈判,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从外界得到什么样的援助。而与这些支持相平衡的则是俄罗斯和中国对苏丹的支持。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要强调的是,当我们观察苏丹局势的时候,我们要承认在某种程度上苏丹人已经在外国军队进驻苏丹的问题上向国际压力屈服了。要记住,外国军队代表的是非洲联盟,而非洲联盟是个弱势力,并没有攻击能力,他们是没有牙齿的牛头犬。

“中国对苏丹施加更大的影响,可能有助于促使苏丹政府履行同苏丹人民达成的协议。美国人也为和平协议出了力。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迫使中国对苏丹采取行动。”

主持人:我想请问章家敦。美国有人试图在苏丹问题上对中国施加压力。他们说,奥运会快到了,由于中国支持苏丹和苏丹境内的种族灭绝,出席中国主办的奥运会就是一种耻辱。美国演员和人权活动人士米亚.法罗说,这是种族灭绝的奥运会。这种说法对中国有影响吗?

章家敦:“我认为肯定有影响。已经有些团体声称要抵制夏季奥运会,其中包括西藏人和反对从犯人身上摘取器官的抗议人士。还有记者。但是最引起中国和美国人注意的,可能就是因为达尔富尔问题而抵制奥运了。这也就是为什么‘种族灭绝的奥运会’这个说法最近传播开了。

“我们知道中国很担心,因为,米亚.法罗和她儿子今年3月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之后,中国政府通过人民日报和其他一些媒体加强了宣传攻势。中国还在华盛顿游说,以确保美国不会加入抵制奥运的活动。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北京对那些把夏季奥运会称为‘种族灭绝奥运会’的人做出了激烈的反应。”

主持人:苏勒曼.南,让我们来看看其他一些团体是如何对待苏丹危机的。国际战争罪行法庭最近以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对一些人发出了逮捕令,其中包括阿赫米德.穆罕默德.哈兰。哈兰是涉嫌参与屠杀的达尔富尔地区的前保安官员,他现任苏丹人道主义事务部的部长。对他的任命是偶然的呢,还是说苏丹政府企图通过这项任命来控制救援团体,由他们决定哪些团体可以进入苏丹、哪些不可以?

苏勒曼.南:“我们要记住,苏丹政府内部有大量的反对派。有些团体明确反对政府。苏丹是非洲国家中唯一一个人民坚决反对军事独裁的国家,所以,苏丹在非洲和阿拉伯国家中声誉很好。他们两次推翻了军事独裁统治。第一个独裁者阿布德将军是被人民选下台的,第二个独裁者加法尔.尼迈里将军也是在选举中下台的。

“巴希尔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千方百计利用手中所有的力量来避免被推翻的命运。他任命刚才提到的那个人为部长,目的是想通过和人道主义挂钩来争取好感及国际社会的信任。可是这改变不了什么。水已经混了,这是任何努力都改变不了的。”

主持人:我们结束的时间快到了。你认为国际社会将如何进一步对苏丹施加压力呢?美国应当如何促使国际社会采取行动呢?

章家敦说:“我认为美国必须要求联合国加强制裁。只有制裁才会取得进展。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单靠制裁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不加大压力,苏丹政府是不会改变的。我认为米亚.法罗绝对正确。中国对北京奥运会非常敏感,普通老百姓要对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政府和民间双管齐下,或许会有进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