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洛杉矶举行反右50年国际研讨会


1957年的反右运动过去50年之后,首次有学者专家和过去的受害者或家属齐聚一堂,对运动的前因后果进行学术讨论,找出反右运动的历史定位。因为这种回顾讨论在中国仍然被禁止,令参加会议者更加感慨。

*“思想领域国有化”*

林培瑞:“五七以前也许你不能说真话,但是五七以后你不能不说假话。”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中国研究教授林培瑞 ( Perry Link )用流利的中文指出,五七反右在近代中国政治运动中虽然死亡人数不是最多也不是最血腥,却是中国人“思想领域国有化”非常关键的分野,就是因为知识分子被强迫鸣放之后又被整肃,造成以后人人说一套做一套,林培瑞说:

“五七语言变成假大空,但是还要假装相信,一起玩语言游戏。从文革一直到现在,还有说假话卖假货,说一套做一套种种腐败。五七以后那种两种真理、语言分野是关键原因之一。”

林培瑞也是二十世纪中国基金会理事会主席,该基金会和加州大学尔湾分校亚洲研究中心以及华人图书馆协会南加州分会联合主办了这个国际研讨会。

主要负责筹备大会的是基金会代执行主任宋永毅,他表示,在此时在海外举行反右研讨会,一是还个心愿,1986年反右卅周年时,刘宾雁、方励之、许良英曾经发起回顾研讨会被禁止,还被开除党籍。另一原因是时间有急迫性,刘宾雁已在去年去世,50年前的受难者至少都七十几岁以上,不能再等下去。

*共产主义退潮虚化*

目前在亚历桑那州大学教授物理的方励之,50年前因为写了尚未寄出的一封致共产党中央建议信的大纲,成为内控右派,妻子李淑娴与另一位连署友人也被打成右派。这次他提出报告研究的个案,就是1956年北大物理系约一百名毕业生至少20人被打成右派的情形。

方励之分析说,科学的实证精神和共产党要君临一切之上是本质的不同,难于相容。物理学者和共产党分开是必然的。他也指出反右终结了当年西方吹来的自由思潮,但是也让共产主义退潮,并且日渐虚化。他说:

“20年前我说马克思是旧衣服可以脱掉,中央急了派人来劝我,也没批评什么,只是劝我这话不要在公开场合说,这不就是虚化吗?”

*阴谋?阳谋?打谁?遭殃人数?*

为期两天的会议上有许多人认真提出研究论文,近百人热烈探讨反右运动发生的原因,究竟是毛泽东的阴谋或是阳谋?目标是知识分子还是毛“为了打鬼借助锺馗”,打击目标其实是逼他退居二线的刘少奇等官僚?当时美苏国际情势如何走到“一边倒向苏联”?为什么大多数知识分子竟然也低头认罪?反右遭殃的人究竟有多少,是中共说的55万人,还是丁抒提出来的加上中右、内控、工农疑似右派等算出来的120万人?

会议在学术之外,也兼顾感情,每场讨论会都留出半小时自由发言。林希翎、冯国将等不认错的右派激动落泪、慷慨激昂喊口号、有人说辛辣的笑话、有人含泪朗诵遇难者的诗、还有莫逢杰等人气愤不平,要在美国提告寻求赔偿。

*反党本无罪 何况共产党*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指出,反右是思想罪,没有硬标准,在中共控制舆论和动员家人群众批判下,很多人一时失掉信心。后来改正还留个尾巴,说反右还是必要的,只是扩大化了。好像反党、反社会主义还是错的。胡平说:

“我们坚持基本人权和言论自由,人们有权反党、反社会主义,何况共产党那么糟糕。在美国没有人说反民主党或共和党是个罪过,很可笑嘛。”

*极权制度靠共犯结构*

哈佛大学博士生王丹研究国家暴力和暴力的共犯结构,他代表大右派许良英宣读论文,他也比较五七和他参与的八九民运,指出两者之间存在传承的断层。他请大家思考集权到底靠什么维持?王丹说:

“集权制度靠的是搭建一个共犯结构,用群众运动的方式,让老百姓跟着政府大家一起互相斗,每个百姓都成为凶手之一。我们只有每个人都反省自己,自己先成为一个现代公民,才能改变集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