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听众:农民挣扎在中国社会最底层

  • 萧敬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大量农村人口涌入城市,但农民仍然占人口的大多数。因此,说到跟大家息息相关的民生问题,首先就要谈到农民生活的各个方面,而农村恰恰是中国民生问题最薄弱的环节。江苏省一位听众朋友在电子邮件中,谈到他对中国农村现状的看法。

这位听众朋友说,近年来,中国在经济领域的成就有目共睹,但农民问题始终是阻碍中国进一步发展的巨大障碍。他写道:“现今社会已经将所有的人分成了几个等级,虽说阶级划分早已不再时髦,可是人们生活在物质世界内,存在环境影响了我们的意识,所以看人的眼光就会随着他们的衣食住行给与相应的定格。在社会最底层的就是占我国人口绝对多数的农民弟兄。他们既无钱,更无权,甚至连说话的地方都找不到,他们从古到今都是承受社会压力最大的受苦受难的一群。”

这位听众朋友说,中国共产党依靠农民夺取了政权之后,立即转变了对农民的态度,这不能不让中国农民感到寒心。他写道:“自从解放以来,农民立刻变成了另类人群,他们从来就没有享受过医疗包干,没有享受过工资制,没有享受过高质量正规化的义务教育。更令农民心寒的是,50年来他们甚至连户口本都未曾领过。耕者有其田,这是一个人所共知的朴素道理,可是直到现在,农民的田地并不属于自己。”

这位听众朋友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大量农田被侵占,使很多农民陷于非常困难的处境。他写道:“随着开发区的泛滥,农村土地有了新的利用价值,无数良田转瞬间变为别墅和高尔夫球场。农民们从中到底获得了多少利益,这是一个不得而知的问题,也是政府讳莫如深的问题。且不说土地的流失会给农业生产带来多大的后遗症,单单是腐败的介入就让人触目惊心。土地是农民们的心头肉,可是看看现在的农民,宁愿远走高飞,也不愿留在土地上饱受煎熬。”

这位听众朋友谈到农民协会的问题,感到非常无奈。他写道:“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组织能够真正代表农民,能够想农民所想,急农民所急。需要有一个能够真正为农民说话办事的组织,这就是农民协会。可是建国以后,农民协会消失了,农民的话语权被剥夺,他们从此再也没有地方畅所欲言。农民协会应该是农民自己通过选举产生的,各地政府和行政部门绝对不可以插手其间。要让农民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让他们自己决定自己的前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