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在十七大奥运会前压新闻自由


中国政府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和夏季奥运会开幕之前,宣布要把政府认为制造虚假新闻或是在新闻报导中有违法行为的记者关进监狱。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对人民日报说,这是为了以具体行动为中共17大的成功召开创造一个健康的环境。

就在中国压制媒体的同时,中国出口产品不断爆出丑闻。美国、 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地在发现中国出口产品有毒或是有危险之后,宣布召回。这些产品包括生产过程中使用了甲醛的劣质食品、服装、 毯子,污染的药品、牙膏,还有涂漆中含铅,可能伤害到儿童的玩具。

中国想要全世界相信中国能够顺利举办2008年奥运会。可这些消息却有损于中国的形像。中国能够成功地举办奥运会吗?美国等国应当如何回应日益严重的中国出口产品安全性危机,以及中国进一步压制人权的作法呢?

我们邀请了一些专家来参加我们的讨论,他们是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亚洲部公关部门的负责人索非.里查德森、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学者克劳迪.巴尔费尔德和经济学者、作家章家敦。章家敦是《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作者,他将在加拿大通过电话参加我们的讨论。

首先请问人权观察的索非.里查德森女士,你认为,中国政府镇压所谓的非法新闻跟最近的出口商品丑闻有关联吗?

里查德森:有,在几个方面都有关联。总的讲,我们所说的是言论自由权的问题。如果中国媒体可以自由地、不受限制地报导有些厂家生产污染食品的问题,就不会发生现在的出口商品危机。与此同时,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利用这些规定来限制记者,不许他们报导政府认为尴尬的、不愉快的和过于敏感的问题。这类报导包括西藏、台湾、民主和官员腐败等方面的问题。

主持人:克劳迪.巴尔费尔德, 你的看法呢?

巴尔费尔德:中国政府不断压制言论自由,要把中国出口产品问题同压制言论自由联系起来看。这两者是有关系的。

主持人:章家敦,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中国因为缺乏媒体监督而出现产品问题,可是问题暴露之后,政府又压制媒体,这是不是恶性循环呢?

章家敦:我认为这不是产品召回,或是中共17大,或是明年举办奥运会的问题,而是一个末期政权政治僵化的问题。政府处理问题的方法显示了政治上的僵化。我们可以说,这是极权主义政府的问题。我认为,这些问题会继续存在。正如你说的,言论自由最终能够有效地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个制度不允许言论自由,今后还会出现更多类似出口产品不合格的问题。

主持人:索非.里查德森,中国政府所说的虚假新闻,非法新闻报导,指的是什么呢?

里查德森: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中国的说法模糊不清,可以有各种解释,不同官员在不同地点和情况下也有不同的说法。

主持人:也就是说,他们所谓的虚假新闻,并不一定是报导事实有误,或是报导的动机就是为了造假喽?

里查德森:的确,可以理解成,凡是共产党不想公开讨论的都是虚假新闻。对所谓的虚假新闻,中国没有明确定义。有些政府部门向记者公布了有关哪些能报,哪些不能报的规定,但是主观解释的余地很大,特别是地方官员可以任意解释。记者在决定哪些能报,哪些不能报的时候很容易踩红线。

我们看到,由于容易犯错误,所以有些问题根本没有记者愿意去碰。这样一来,问题就更复杂了,民众得不到信息,可这些信息却可能关系到公共卫生和安全。

主持人:外国记者在中国报导有多大的空间呢?中国在申报奥运的时候承诺要对外国记者进一步开放。中国从今年1月以来放松了对外国记者的某些限制。外国记者能够在没有中国官员监视的情况下外出采访。巴尔费尔德,请问实际的开放程度有多大?

巴尔费尔德: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不过,外国记者向来有更多的自由。他们如果遇到跟中国记者同样的问题,中国总可以把他们驱逐出境。我们每天、每星期都能看到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和其他报纸的有关报导,讲的就是我们现在所谈论的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报纸的记者都没有遇到麻烦。

中国政府干预了一个有名的案件,逮捕了一位为纽约时报工作的中国公民,不过还没有外国记者深夜被带走,他们虽然可能被驱逐出境,但是还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主持人:章家敦,中国民众能够像西方人那样看到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媒体的报导吗?

章家敦:这类报刊,很多在中国国内都被封锁。有趣的是,中国的因特网很活跃。官方媒体不报导的,或是外国媒体报了但是中国媒体不转载的消息,全国各地都能知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发展,使共产党处于不利地位,他们虽然可以封锁外部网站,但不能有效地阻止老百姓之间的交流。

这个变化的确改变了中国宣传机制和新闻检查的性质。新闻检查不再那么有效了,政府不得不放松一点,因为他们知道人民反正也会知道。这个发展将来一定会产生后果。

主持人:克劳迪.巴尔费尔德,你怎么看呢?

巴尔费尔德:我要补充一点,同样重要的是在开放的过程中,中国最近20多年来向世界各国派遣了很多留学生,还派了很多商人出国。外国人也到中国去,跟北京、上海等地的中国人交谈。所以,中国即使不是完全开放,信息的很多方面也是开放的。政府无法限制人们从国外获得消息,他们鼓励人们出国,也鼓励外国人到中国去。

主持人:人们一直在说,由于中国在商业上对外开放,在其他方面也对外开放,他们无法控制国内的信息。可是中国仍然企图对因特网进行新闻检查,不准在中国人使用的搜索引擎上出现民主和人权等内容,索非.里查德森,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里查德森:的确,跟10年、15年前比,今天的中国人能接触到的信息要多得多。这一点无可争议。但现实情况是,有些话题根本就无法在网上讨论,政府严格限制人们的谈话内容。

中国政府至少有14个专门监视网上活动的机构。每个机构职责不同,作法也不同。一些国际高科技公司,包括微软、谷歌和雅虎等几家美国公司,也以不同的方式为中国控制因特网出了力。

的确,更多的人能够获得信息,可是很多上网的人也知道,他们在网上的谈话可能被监视。人们知道可以避开政府的检查,现在有很多发明,帮助人们绕开政府的封锁墙。但是有些话题仍然是危险的,也曾有人因为在网上发表言论而被判处监禁。

主持人:索非.里查德森提到一些在中国有商业利益的美国公司和西方公司为中国的新闻检查提供合作。网络服务公司,至少是美国公司,认为网络自由越多越好。可是他们在同中国做生意的时候为什么会采取不同的立场呢?这对美国的政策有什么影响呢?

里查德森: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我认为第一个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我们可以说,谷歌不该跟中国政府合作。但是中国政府和中国经济强大到足以建立自己的因特网系统和自己的国际广播电台和电视台。他们可能这么做。

至于外国公司帮助中国进行网络检查,我们要个案分析。谷歌要看美国和选民的态度,还有国会和美国的管理系统,他们也要想到中国的立场,要以跨国公司的身份来思考问题。不仅是谷歌,世界上任何一个信息公司都一样。

我的判断是,这些公司只有在中方要求很过份的情况下才能拒绝合作。这些公司被夹在了中间。这种观点可能是对他们过于同情。但是我认为,中国跟一些非洲小国不同,如果大公司不合作,中国会另起炉灶。

主持人:章家敦,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不仅是国际上,还有第二个问题,那就是中美广泛的贸易往来是否会影响美国政府的决策?

章家敦:贸易削弱了西方民主制度,比如西方公司帮助中国建立他们的封锁墙;贸易也削弱了中国政府,因为正如我们所讨论的,中国的开放对一个以前封闭的社会来说有着巨大的含意。

我们所看到的中国跟以前很不一样,很有生气,经济开放几乎改变了社会的各个方面。商业效果有两方面的作用,既改变了我们对中国的反应方式,也改变了中国。至于美国公司以及他们是否应当跟中国人合作,我认为,的确,如果我们不做,欧洲人就会做。不过我认为,有些时候美国政府必须要求这些公司达到某些标准。

20世纪以来,人们在很多情况下一直在讨论同样的问题,比如说,如果我们不帮助纳粹第三帝国,别人就会帮助。我认为,我们需要展开更好的对话,在美国,人们要更清楚地了解美国公司所奉行的标准,这些问题不仅对中国民主,而且对其他地方的民主前途都很重要。

主持人:克劳迪.巴尔费尔德,你对章家敦的观点怎么看?

巴尔费尔德:我同意他后一部份谈话,不同意他有关削弱西方民主的观点,有点牵强。我要说明一点,所谓的自由国际主义者认为,贸易和商业发展最终会导致中国出现非政府组织和中产阶级,促使中国走向民主。这是政治学者和国际关系学者一直在辩论的问题。所谓的现实主义者认为这是胡说,他们说这是不可能的,而且也没有发生。

我认为,中国领导人不会成为杰斐逊式的民主追随者,他们不一定相信民主,自由或是人权,可是当中国出口产品出了问题时,他们会非常担心中国的品牌。他们最终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必须要清除腐败,建立以政府法律和法院为支柱的管理制度,有了这个制度他们才能验证中国出口的商品,不管是玩具、食品还是某种引擎,的确是像他们所说那样好。

这就会强迫政府采取行动,并不是说他们会成为民主人士,但是他们不得不建立管理制度,包括建立我们在理论上敦促中国实行的正当的法律程序和清廉的政府。

主持人:索非.里查德森,我们来谈谈明年的奥运会,以及中国努力保持对奥运会的正面关注的问题。中国承诺要对外国记者开放,可是有关部门向北京警察发了一本小册子,教他们在奥运会期间如何用英语来对付外国记者。我来念一段其中的英文对话。一位外国记者在进行采访,有位警察担心采访内容跟奥运会无关。

警察说:“对不起,请你停下来。”
外国记者问:“为什么?”
警察问:“你是否在采访新闻呢?”
记者说:“是的。”
警察问:“什么新闻?”
记者说:“有关法轮功的新闻。”
警察说:“把你的记者证和采访证给我看看。你获准采访哪些新闻呢?”
记者说:“奥运会的新闻。”
警察说:“法轮功跟奥运会无关,你只能采访奥运会。”
记者说:“可是我对法轮功问题感兴趣。”
警察说:“这超出了你的采访范围,是非法的。作为驻华外国记者,你应当遵守中国法律,不要做违反身份的事情。”
记者说:“知道了,我可以走了吗?”
警察说:“不行,跟我们来。”
记者问:“为什么?”
警察说:“把问题弄清楚。”

索非.里查德森,中国政府真的认为他们能管得住到中国报导奥运的外国记者的采访内容吗?

里查德森:中国政府不仅想要限制外国记者,他们正在付诸实施。人权观察在中国奥运一年倒计时开始的时候发表了一份报告。报告援引了纽约时报雇员大卫.巴尔伯扎的话。大卫.巴尔伯扎讲述了外国记者在某些地区的遭遇,这些地方的官员不准记者报导某些问题。大卫.巴尔伯扎说,“你会受到骚扰,被拘留”。

成千上万的外国记者到中国去报导奥运会,中国公安部门要跟踪所有记者,监视他们的每一次谈话显然是很困难的。不过,我认为他们肯定会尽力而为。中国有关放宽对外国记者限制的新规定今年1月生效,按说应当实行到明年10月。新规定给外国记者很大的活动空间,他们几乎可以采访任何题目,其中包括法轮功。但是我们看到,中国已经恢复了某些限制。

主持人:克劳迪.巴尔费尔德,你认为美国是否应当把争取新闻自由作为一个优先考虑的目标呢?不仅为外国记者,美国和西方的记者,而且也为中国的记者争取新闻自由。

巴尔费尔德:我认为这应当是一个优先考虑的目标。可是我们有很多当务之急。我认为我们应当推动人权观察,其他人也应当不断对中国施加压力。美国的报纸和电视台,美国的媒体都要报导侵犯人权的事件,比如有记者被阻拦,被驱逐出境。

我认为,如果美国或是其他国家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是错误的。不过我担心,美国等国家会在苏丹达尔富尔和伊朗等更大的问题上对中国施加压力,我认为这样做最终会使美国面临类似跟苏联那样的关系,要么抵制,要么走开。

主持人:章家敦,你的看法呢?

章家敦:我同意。奥运会涉及到很多问题,我认为,我们应该就事论事,限制在体育范畴内。很多事情会促使中国发生变化。我们没有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大的影响力。我认为,中国正在变化,我们不必用某种方式来对中国施加压力。从长远角度看,这种方式会适得其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