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希望残奥会促公众关爱残障人


在2008年北京残疾人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来临之际,中国政府希望把残奥会当作一个契机,为残障人改善条件,提高公众对残障人的关爱。

中国残障人运动员的竞技水平在世界上被认为绝对属于“第一集团”。可是在中国,无论残障人还是残障人运动员,他们的待遇却无法与健全人相比。中国政府认为,将在北京举办的2008年残奥会给残障人事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契机。

*兴建各种设施便利残障人*

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中国残联理事长汤小泉说,为了迎接明年残奥会,北京建设了781条、1300公里的盲人道,修建坡化路口2100处,还准备了无障碍交通车275辆。

汤小泉说:“届时,无障碍的低底盘公交车、地铁、城铁将把残疾人观众送达奥运场馆,残疾人将可以更方便地前往商场购物、去餐厅就餐、入住宾馆的无障碍房间、前往公园景区参观游玩。”

不过,要想改造北京的所有车站、博物馆、银行和购物中心,使他们都适于残障人出入,中国政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用北京奥组委残奥会部部长张秋平的话说,在残奥会前完成所有这些工作是“不现实的”。

即便是已经完成的设施,如何有效地使用也存在问题。记者星期四在前往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参加记者会的路上,特别留意了一下盲人步行道。从离开居所、穿过大街、上下地铁站、再步行到目的地,盲道几乎毫不间断地一直铺到国新办门口,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途中盲道多次被障碍物阻断,有小轿车、自行车、小货摊等。国新办门口就有一辆小汽车横在盲道上。

*创造尊重关心帮助残障人社会氛围*

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蒋效愚说,他们所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整个社会要创造一个更加尊重残疾人、关心残疾人、帮助残疾人的社会氛围”。

根据2006年的调查,中国有各类残障人近8300万,占全国总人口比例的6.34%。可是在公共场所人们很少能看到残障人,原因之一是他们不愿意出门,怕看到别人异样的眼光。

在天津举重训练基地,两次获得残奥会金牌的运动员边建欣告诉记者说:“有一个残疾人对我说,他特别害怕他出去之后别人看他的眼神。我说,我 曾经去过‘的’厅,大家都在那儿跳,我是个座轮椅的,很另类,只能在角落里待着。他们跳的时候,我忍不住摇轮椅开始舞动起来。于是令我感动的一幕就发生了,人们把我围成一个圈,合著节拍鼓掌,让我非常感动。我就告诉他,你勇敢地走出去。”

*残障人面临上学就业等方面困难*

残障人还有许多其他方面的困难。调查显示,全国儿童就学率达到98%,而15岁以下残障儿童的就学率只有63%。此外,残障人家庭人均收入不足全国人均水平的一半。尽管中国从今年5月1号起实施的《残疾人就业条例》明确规定,企业事业单位要按照1.5%的比例安排残障人就业,但是汤小泉承认,就业就学仍然是残障人事业面临的挑战。

他说:“我们正在积极地向中央国务院提出这方面的请示,相信17大以后,这些方面的问题可以得到更好的解决。”

边建欣是残障人运动员中唯一的中共17大代表。她也考虑在17大上为残障人发出呼吁。

她说:“在就业或者就学方面有没有更加倾斜的政策,更希望各个城市对残疾人技能的培训方面能有更好的政策出台。”

*待遇远远不如健全运动员*

残障人运动员本身的待遇跟健全运动员相比就有很大差距。残奥会中国举重教练李伟朴说,他的队员每天伙食费50元,相当不错,可是生活费每天只有10元。他说:“他们没有工资,很多人当爸爸妈妈了,成了家,有孩子了。这(每月)300块钱,按现在的物价的话,算不了什么。我们跟健全的国家队是两码事。”

至于这些运动员退役后的前景,李伟朴说:“我跟你说,我们现在确实还有奥运会冠军,他们的工作还是在无着落状态,并不是说拿到奥运冠军就像健全运动员那样辉煌,做广告的机会就更没有了。”

为了解决这类问题,北京残奥会中国代表团成立了社会捐赠办公室。该办公室在劝募函中说,中国残奥事业起步较晚,至今有些项目的训练场馆、设施、教练等条件还相当落后,一大批残疾人运动员的正常训练和退役后的生活还得不到充份保障。劝募函呼吁各界大力捐款,并保证将所募资金用来为2008中国残奥代表团提供保障和用于发展中国的残奥事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