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外汇资产多元化对全球有利?


中国的外汇储备不断急剧膨胀,几乎以每天十亿美元的速度递增。为了合理利用这些外汇储备,中国最近成立了专门管理这些外汇储备的主权财富基金。尽管中国的行动引起美国政界和学术界的关注,但是,商界人士认为,中国力求外汇资产多元化符合全球经济的利益。

*中国外汇储备增长过快*

中国的外汇储备在过去15年增长迅速。1992年,这一储备为194亿美元,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到2006年底,外汇储备跃升到1.066万亿美元,占中国GDP的40%。在今年6月底,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1.3万亿美元,大大超过了中国中期对外汇的需求。估计今年中国的外汇储备会超过1.5万亿美元,这使得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跨境财富的管理者。

一般来说,一个国家外汇储备的数量越大越好,因为它是经济实力的一种体现。但是对于中国来说,外汇储备的过快增长现在已经成为一个问题。

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前美国财政部助理部长杜鲁门认为,中国外汇储备的快速增长是因为中国的汇率政策没有能够对中国发展进程中发生的变化做出调整所导致的。

他说:“在管理庞大而且日益扩大的国际储备方面,中国现在有一个1.5万亿美元的大问题。中国当局对这个问题处理的好坏不仅给中国、而且也会给国际金融体系带来深远的影响。”

*中国管理外汇储备面临挑战风险*

杜鲁门提出了四种可能管理这些外汇储备的方法。

一是大幅度调整中国的外汇政策,限制储备的进一步累积,但是管理现有储备的挑战仍然存在;第二,中国也可以使用这些储备来推动国内的发展,但是这种做法在货币、财政、风险管理政策方面也都存在问题;第三就是使用这些储备来达到外部的经济和政治目标,而这又会引起一系列的麻烦;最后就是把这些储备投资在各种各样的外部资产上,寻求获得最大限度的收益率,但是在这方面中国也面临挑战。

为了更好地管理中国的外汇储备,中国在最近成立了中国投资公司,目的是在可接受的风险范围内实现长期投资收益率的最大化。

但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研究员、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访问学者瑟泽认为,中国投资公司面临多重风险。

他说:“中国投资公司看起来把对国内金融公司的战略投资、对一些相对比较战略性的像百仕通集团(Blackstone Group,又译黑石集团)这样的美国金融公司的投资、支持中国公司走出去的含糊说法以及典型的业务投资管理结合在一起。把所有这些功能都结合在一起,在我看来,会有引起误解的风险。”

其他的风险包括它的资金来源结构、与中央银行的协调以及日益增多的投机性压力等。

*中国应对主权基金设立更高标准*

前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助理部长杜鲁门认为,鉴于人们目前对这个国家投资公司所知甚少,也鉴于它所管理以及今后可能管理的资产之大,以及在此之前成立的主权基金中央汇金不太成功的事实,中国当局应该对这个主权基金设立更高的标准,同时在给全球的财富基金设立最佳实践方面发挥领导作用。

哈佛管理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穆罕默德.埃尔-埃利安指出,当主权财富基金,特别是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只在债券上投资的时候,没有人对这种基金的运作给予关注;在它们将投资多元化的时候,这个问题才引起了很大的注意。

尽管他也认为这些主权财富基金应该有更好的管治标准、提供更多有关其投资过程以及风险管理的信息,但是他说,由于美国负债于这些拥有主权基金的国家,所以目前并不是告诫这些主权基金应该如何表现的好时机。

他说:“不仅站在债主的位置上告诉别人该怎么做不是一个好主意,在我们正在对付与美国银行体系以及表外业务有关的系统性危机的时候,这样做尤其不是一个好主意。正因为如此,这里存在的风险是,合理的改革建议会完全落在聋子的耳朵上,因为交流的方式使得这些建议缺乏可信度。”

*中国资产多元化符合全球经济利益*

与美国政界和学术界对主权财富基金、特别是中国投资公司的透明度以及投资多元化感到关注所不同的是,这位负责管理哈佛大学捐献基金经理却建议说:“我认为,不仅是有关中国而是关于所有主权财富基金的争论都应该从这样一个前提出发,即它们将资产多元化的做法符合全球经济的利益。试图对此加以阻止会带来其他间接的伤害。鉴于我们特别是美国所经历的这些震荡,我们需要这些参与者提供的额外的资本流动性。”

这位著名的基金经理指出,迫使主权财富基金投资于固定资产只会使我们看到更多的我们刚刚经历过的这些危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