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5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在国际食品援助中NGO举足轻重


工业化八国集团的财政部长们这个星期五将在日本大阪开会讨论食品和能源价格暴涨问题,尤其是如何帮助在这场价格危机中首当其冲的贫困人口。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类似的国际会议不计其数,然而观察人士指出,在帮助世界贫困人口渡过难关方面,除了这些政府间的国际组织之外,非政府组织(NGO)的作用也不容忽视。

美国财政部次长大卫·麦考密克在华盛顿告诉新闻记者,保尔森财长和其他国家的财政官员将从中长期的角度来探讨能源和食品问题。他说:

“在食品涨价方面,各国财长们讨论的重点将是:迄今为止,在提供紧急援助方面、在确保发展中国家的农民得到种子、农药和化肥方面,都取得了哪些进展,同时为今后几年帮助发展中国家改善农业生产制定出一些计划。”

上个星期,联合国粮农组织在罗马召开为期三天的粮食安全峰会,与会人士在什么是粮食危机的根源问题上各执己见,争论不休,最后只是达成了一项对抗饥饿的政治宣言。

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在华盛顿召开春季年会的时候,也只是发表声明呼吁捐助国增加援助力度、协调援助活动。

*更多更实际更直接的帮助*

然而跟这些大放政治口号的官方的国际组织相比,观察人士指出,一些非政府组织在为世界最贫困人口提供帮助方面似乎更多、更实际、更直接。

华盛顿智囊机构哈德逊研究所的数据显示,2006年,除了债务减免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总共提供了240亿美元的农业贷款和援助;可是同一年,美国的各种基金会、慈善组织和其他人道主义援助机构却总共向第三世界国家提供了将近340亿美元的援助。

*占全球粮食援助比例大于四分之一*

世界粮食计划署的统计显示,2006年到2007年,非政府组织提供的粮食援助占全球粮食援助的比例从百分之23增加到百分之27。

布鲁金斯学会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说,自从1998年以来,总部设在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向海外提供的发展援助金额翻了一番。尽管人们提到慈善机构的时候往往首先想到盖茨、福特、休莱特等重量级基金会,但是布鲁金斯学会的报告指出,小型非政府组织援助额度的增长速度最快。

威尔斯利学院的政治学教授罗伯特·帕尔伯格说,当下全球对粮食问题的关注过多集中在价格上。但是粮价远远不是问题的全部。帕尔伯格说,当世界粮食计划署等多边援助机构由于食品价格高涨而面临预算短缺的时候,非政府组织在对抗饥饿的过程中发挥的作用就显得更加重要。

“今天,在南亚,只有百分之6的粮食需求是通过进口来满足。在非洲萨哈拉以南地区,即使在全球粮价比较低的时期,卡路里消耗也只有百分之10依赖进口粮食。换句话说,即使粮价降下来,这些缺粮最严重的地区要购买进口粮食仍然很难。因此我们在关注国际粮食价格的同时,不应该忽视非政府组织在提供直接粮食援助方面发挥的作用。”

*避免腐败 效率更高*

帕尔伯格教授说,和官方发展援助相比,私人援助更少受到地缘政治驱使,运营成本更低、更有针对性和时效性。由于绝大部分私人援助通过接受国境内的非政府组织来操作,因此更容易避免腐败和滥用等困扰官方援助的问题。人们有理由相信私人援助是一种效率更高的援助方式。

不过,华府智库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约翰·霍迪诺特指出,国际市场粮食和能源价格的上涨使得非政府组织和其他国际援助机构一样面临运营成本上升的挑战。霍迪诺特说,事实上,很多大型民间援助团体近年来已经开始调整援助策略,更加侧重就地采购和帮助受援助地区提高自主产粮的能力。

“这种调整基于两方面的考虑。首先,这些非政府组织需要更有效率地使用手中的资源。更加地区化的援助方式大大减少了运输和行政的消耗。其次,地区化的援助在帮助贫困国家小型农场主提高产量的同时,援助资金的直接注入也帮助开发了当地的农业市场。”

在今年早些时候因粮食短缺而发生全国暴乱的海地,爱尔兰非政府食品援助组织全球关注最近开始了一项地区农业扶助计划。总部设在亚特兰大的人道救援机构CARE计划从2009年起把援助项目全部实现地区化,不再从国际市场采购食品。

英国的民间灾荒救济组织乐施会也在最近启动了类似的地区采购计划。该机构主席芭芭拉·斯托金女士说,目前的这一轮粮食危机加快了国际援助系统的改革速度。

关键词:非政府组织,NGO,国际援助,食品,粮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