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是否应实行全民健保见仁见智


在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医疗保健是仅次于经济的第二大国内议题。美国是否应该实行全民健康保险?业内人士对此看法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是,两位候选人大相径庭的医疗改革计划将把美国的健保系统引入完全不同的方向。

据美国人口普查局最新公布的数字,美国目前有将近4千6百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其比例居于发达国家首位。另外,美国去年的医疗支出占到GDP的16%,也远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

“拿钱能买到的最好的医疗体系”是很多美国人对美国建保系统略带讽刺的说法。每到大选年,候选人都会激烈辩论,美国是否应该和其他工业化国家一样实行全民健保?

华府智库卡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健康和福利项目主任麦克尔·塔纳(Michael Tanner)认为,全民健保在美国应当缓行。在最近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当中,塔纳对工业化国家的医疗保险制度进行了比较。

在美国商会举行的研讨会上,塔纳指出,在很多美国人心目当中,似乎除了美国以外其他工业化国家全部实行了全民健保。这种看法忽视了不同发达国家各自的医疗保健体系。

他说:“实际上,每个国家都不一样。每个国家都根据自己的政治、文化和历史采取了不同的体系。有些国家是完全意义上的由政府主导的单一支付系统,比如加拿大、英国、北欧国家。西班牙、意大利也属于这一类,但是程度弱一些。还有一些国家把就业作为提供医疗保险的主要渠道,比如日本和德国。另外一些是以个人选择为基础的,比如瑞士和荷兰。在英国,政府支付90%以上的医疗费用,而瑞士的联邦政府只支付20%。相比之下,美国政府大约负责医疗开支的一半左右。”

塔纳认为,全民健保并不意味着全民享有均等接受医疗救治的机会。实际上,他的研究发现,在很多名义上实行全民健保的国家,由于资源不足而导致医疗配给或者等待时间过长的问题相对严重。塔纳认为,上涨的医疗费用并不是美国特有的问题。

他说:“在有些国家,人们自己要花很多钱。比如在希腊,医疗开支的百分之43是个人自己掏钱看病。不过需要补充的是,这一部分开支的大半是用于贿赂医生。在希腊的全民健保系统下,医生从政府获得的补偿如此不足,以至于他们很多人拒绝在正常开诊时间接待病人。他们更愿意在全民健保系统之外接受‘非正式报酬’给人看病。瑞士的医疗开支大约有三分之一是消费者自己支付的。事实上,美国在这方面算是比较低的。我们常常听到美国人抱怨医疗花销有多大。实际上,美国人大部分的开支是用来买保险。在接受治疗方面,美国人个人开支的水平和德国、法国相当。”

在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两党候选人都同意美国的医疗制度必须改革,但两人的共识仅止于此。麦凯恩主张依靠市场力量、税收优惠、以及减少行政监管等手段,让所有希望获得医疗保险的人都能以支付得起的价格购买保险。

民主党方面,奥巴马提出的具体措施包括创立一套可供选择的公共和私营保险计划,加强对医疗保险市场的监管,以及要求雇主要么为雇员提供保险,要么缴纳企业税用于医疗保险计划。奥巴马把全民健保作为其改革的核心主张。

但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戴维斯国际中心的健康政策专家郑宗美女士认为,在美国推行全民健保将遇到既得利益集团及其代言人的强大阻力。

她说:“我想我们的政治体系非常不同。我们有这么多利益不同的集团。如果美国采取单一支付的医疗体系的话,很多利益集团会遭受损失,因为这种体系意味着政府主导、价格管制。你能想象美国制药行业、医疗保险行业、医疗器械行业接受这种改变吗?”

美国权威医学刊物<<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援引北卡罗莱纳大学政治系教授乔纳森·奥伯兰德(Jonathan Oberlander)指出,两位候选人侧重点完全不同的医疗改革计划将把美国的健保体系引入完全不同的方向。但两人的计划同时也都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麦凯恩提议为美国个人和家庭分别提供两千5百美元和5千美元的免税用于医疗保险,同时通过向雇主征收医疗福利征税来补偿这部分开支。奥伯兰德认为,对雇主征税很可能会导致通过工作获得医疗保险的人数下降。另外,如果这个方案没有对医疗保险行业加强监管的话,个人和家庭税收优惠并不足以支付购买私人保险。而奥巴马的方案开支预计高达一千亿美元,这将导致联邦政府赤字的恶化。



关键词:美国,总统大选,医疗保健,国内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