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隐瞒迟报毒奶粉事件是为奥运吗?


已经造成三例死亡、数千名中国各地婴儿患泌尿系统结石的三鹿奶粉事件持续受到广泛质疑。尽管官方承认石家庄市政府要对未能及时就毒奶粉问题作出公告负重大责任,但是拖延通报究竟是出于地方的政治需要或经济利益,还是为了中国想要在奥运期间展示的“太平盛世”,目前仍然扑朔迷离。有评论指出,孩子的生命和健康比奥运会更重要,而且如果因为奥运会的原因隐瞒真相,就是与奥林匹克宗旨背道而驰。

*官方一再改口*

三鹿毒奶粉事件爆发以后,有关究竟是什么人、哪个部门拖延了向公众通报有关讯息的责任问题,中国官方一再改口。

河北省副省长杨崇勇星期三在北京表示,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8月2号向石家庄市政府报告奶粉质量存在问题的情况后,市政府没有及时向社会公布,直到9月9号才向省政府报告,应承担重大责任。

这位副省长还宣布,石家庄市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张发旺已被免职,进一步的调查也在进行中。他说,“现在我们已经派出警方进行调查,看三鹿公司在生产和销售环节,有没有有意图地掺进三聚氰胺,还有就是有没有和市政府进行官商勾结”。

从媒体这些天来的报道来看,在此之前,中国各级官员都把缓报的责任推到三鹿集团身上,而三鹿集团负责人则声称,8月初得知产品中含有害化学成分三聚氰胺以后,随即向有关部门报告。

上星期六,在中国卫生部举行的记者会上,杨崇勇副省长回答记者提问时强调,河北省政府是9月8号才收到石家庄市政府的有关报告。与此同时,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蒲长城表示,该局在9月9号才获悉此事。

*和奥运没有必然联系?*

而卫生部党组书记高强在回答同一名记者提问时则表示,从政府接到相关信息,到做出反应,他觉得是迅速的。他还指出,政府当时处理有关问题的作法“和奥运会的召开没有必然的联系”。

在毒奶粉事件爆发之初,三鹿集团9月11号下午5点多还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三鹿产品经检验符合国家标准,婴儿患结石病与喝三鹿奶粉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当晚8点左右,三鹿通过卫生部发出的公告宣布,召回8月6号以前生产的三鹿奶粉,并指责不法奶农在他们提供的鲜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

从最新的报道来看,国际上的压力对于这一丑闻的曝光似乎起了关键作用。新西兰总理克拉克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她是在9月5号从三鹿的合资夥伴、新西兰恒天然公司方面知道这个事件的,并在3天后召集高层官员开会,下令他们绕过阻挠召回问题产品的河北官员,直接向北京政府交涉。

媒体报道说,直到新西兰政府跟北京官员联络以后,河北省的地方官员才开始采取行动。

目前,虽然有石家庄市一级的官员因为瞒报这次食品安全事故而下台,但是与瞒报有关的内幕以及为什么要对公众隐瞒关系到婴幼儿和消费者生命安全和健康的重要信息,外界仍不得而知。

热心民族公益事业的北京消费者刘先生表示,从这起事件当中,不难看出,政府在遇到重大危机时想要瞒天过海已经不像以往那样容易了。

他说:“现在这个互联网,包括舆论监督,真不像以前了。过去一些事情隐瞒也就隐瞒了,但是现在很难,包括国内看不到的消息可以国外(网站)看。所以说,要是想让别人看不到什么,除非你没做。”

*不能为奥运牺牲孩子生命*

至于官员瞒报讯息的动机和当时问题发生的时机,独立评论人士刘晓波表示,权力部门在8月初决定拖延不报重大食品安全事故令人怀疑是怕影响奥运盛会的气氛。


他说:“这个权力部门作出来的决定,这么大的事,使人不能不怀疑它当时就要举办奥运开幕,它不想叫负面消息传出,使奥运会,就是党国盛会,出现一种负面消息,杂音。如果说,它8月1号就报道了,那么肯定是奥运前关于中国新闻与奥运联系在一起的热点。”

刘晓波强调说,人命关天,即使是奥运会也不能以牺牲孩子的生命为代价:“奥运会怎么能比孩子的生命更重要呢?你这么做本身,它与奥运本身的宗旨也是相违背的。”

关键词:中国,毒奶粉,隐瞒,新西兰,河北,石家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