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强化行政问责能解决问题吗?


中国党政领导人最近针对食品和生产安全事故发表讲话时,要求政府官员加强忧患和责任意识,并誓言强化行政问责。然而此类事件层出不穷的根源何在?民间学者有不同看法。

*奥运树立起的形象荡然无存?*

“毒奶粉”事件和山西溃坝事故发生后,有民间意见认为,中国政府通过举办奥运会树立起来的形象瞬间荡然无存。这些威胁到公众健康,乃至生命安全的事件,对于政府的公信力也造成极大的伤害。

两个事件发生后,政府已经做出一系列姿态:山西省长引疚辞职;河北省炒掉了几个地方官员并且把生产“毒奶粉”的三鹿领导抓了起来。

此外,政府要求对所有可能饮用受污染奶粉的婴幼儿进行免费检查和治疗,并且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督促下,开始在全国各省市设立相关热线电话咨询服务等。

看起来政府是在采取行动。但是问题在于,这些动作是不是触及到造成这些事件的根源?政府能不能,甚至是有没有意愿从根本上有所作为?

中共最高领导人胡锦涛19号在党内的一个会议上表示,近期发生的这些重大生产安全事故和食品安全事故反映出一些干部缺乏宗旨、大局、忧患、责任等意识,作风漂浮、管理松驰,甚至对关系群众生命安全的重大问题麻木不仁。胡锦涛要求共产党员要始终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始终坚持以人为本。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星期六也在一个干部会议上指出,要强化行政问责制,出了问题必须严格追究领导责任。

*强化行政问责制不是解决问题关键所在*

但是,在北京政治学者刘军宁看来,温家宝的话并没有什么新意,而且强化行政问责制,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他说:“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的关键不在于惩处官员,不是在于看看有多少官员、多么高级别的官员辞职了,而是要看看有什么手段让这种事件不再发生。 ”

刘军宁说,关键之一在于确定行业协会的责任,而目前中国的行业协会仍然相当虚弱:“因为中国目前的行业协会是非常非常弱的,不论是食品行业,还是奶粉、奶制品这样的细分行业,基本上还是由政府主导的。这是其一。其二呢,政府试图用政府干预来代替行业协会的责任。其实这也是非常无助于问题解决的办法。”

刘军宁认为,应当允许行业协会自治,由它们自行制订、执行和监督行业标准,再由政府通过法律手段监督和约束行业协会。另外就是类似事件发生后,要保证公开和透明度,允许媒体监督和公民自身的监督,不能有任何遮掩。

*媒体发挥独立监督作用至关重要*

南方报业集团资深编辑鄢烈山也认为,事实证明,现在的所谓问责制,也就是每次出事后处理几个官员的作法,解决不了问题,反倒是出现的问题一个比一个严重。

鄢烈山说,胡锦涛所说的“以人为本”这个方向是对的,但是真正情况并不乐观。不少官员为了自己的政绩而与企业、而不是民众站在同一个立场上:“过去说是为了国家利益。在计划经济时代还勉强说得过去。但现在不是这样。这其实就是个借口。(他们)没有真正树立以人为本,而是以钱为本、以政绩为本。”

另一方面,鄢烈山作为一个老报人强调了媒体应该在监督方面所起的作用。他曾经撰文反驳关于媒体被企业“公关”的批评,说只有企业摆平政府,媒体才有可能被企业“收买”;而如果有了充分的表达权,媒体是不可能被收买的。

鄢烈山肯定互联网民意在揭露这类问题时起到积极的作用,同时也告诫一些打着爱国旗号的网民,他们的民族主义情绪会助长政府对媒体的压制。

他说:“他们甚至赞成在某种时候,为了所谓‘国家形象’,为了面子而压制真相。中国人原来都有很强的面子观念,现在又被所谓的‘爱国主义’煽动起来以后,不仅容不得海外的批评,动不动就说他们是反华。这种所谓的‘爱国主义’实际上是支持了对媒体的压制,对真相报道的压制。”

鄢烈山认为,政府如果要真正对人民和国家负责,就应该允许揭露真相。

关键词:中国,体制,毒奶粉,山西,问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