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女权主义者:纳奥米.沃尔夫


纳奥米.沃尔夫出生在美国加州旧金山一个极端自由派的家庭,主张两性和种族间的平等和相互尊重。纳奥米.沃尔夫表示,在这种背景下成长的她,本来是不太可能成为女权狂热者的。

她说:“我长大的时候一直觉得,任何人都可以不受种族和性别的束缚,我从来没觉得这会成为问题。”

然而,80年代早期在耶鲁大学攻读本科学位期间,这种错觉破灭了。沃尔夫说,她本想从学术上得到当时一位倍受尊重的教授的肯定,但是这位教授对她图谋不轨,她后来向校方投诉,校方却对她置之不理。

她说:“作为一个年轻女性,我本以为自己面对的是精英集团,但却发现自己真正面对的,是庞大的体制性的性别歧视,当时那种愤怒的心情简直难于言表。这种愤慨让我改变了诗人和文艺评论的发展方向,转向社会活动和女权的道路。”

与此同时,沃尔夫开始注意到,大学女生里出现了一种十分令人不安的迹象,很多人都格外注重自己的外表。

她说:“我看到耶鲁大学校园里,很多聪明过人、多才多艺、充满理想的年轻女性却患有各种饮食失调的疾病,强迫自己健美瘦身,从而压抑了她们充分利用自由,改变世界的能力,这种情况引起了我的兴趣,有了我的第一本书。”

*女权文学经典著作*

沃尔夫依据这种灵感,发表了《美貌的神话:形象美是如何被用来压抑女性的》。这本书1991年一问世,就登上了畅销图书榜,立即成为了女权文学的经典著作。她说的:“书中的主要论点是,在西方,每当妇女在政治上取得进步时,就会在意识形态领域内受到反冲,那时候的表现形式,就是越来越强烈的对女性美貌的成见。”

沃尔夫说,她发表演讲的时候,经常会要求听众描述他们理想中的女性美,得到的答案往往只有一个。她说:“最美的女性往往都是身材高挑、苗条、胸部丰满的金发女郎。但是大多数女性并不是这个样子。这完全是一种神话,是由化妆品、减肥和整容三大工业联手塑造出来的。这三大工业要做广告。他们知道,数亿美元的盈利都要依赖女性对自己形象的不满。”

沃尔夫的批判者们经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她说:“他们说,就算女性迷恋于这种神话,为了美貌甘愿忍饥挨饿,又怎么样呢?从整体看,这确实没什么。但是女性却因此不能自我解放,实现自身的潜能。我们面临着很多问题,需要解放人类的一半,才能促成变革。”

变革是沃尔夫的努力目标。她表示,早就厌倦了那些整天抱怨报酬不平等、政界和商界没有足够女性代表,但却不愿采取行动的女权主义者。1997年,沃尔夫和女权主义者、广播制作人马戈特、马高恩一起创办了“伍德霍尔道德领袖研究所”,其宗旨就是要让妇女掌握必要的技能,开办自己的组织和机构。

*贪得无厌的领袖*

她说:“我们教她们金融知识和企业精神,让她们自己创业;教她们如何参加竞选,担任政府官员;教她们如何撰写评论文章,影响社会辩论;教她们道德伦理,不是为了让她们成为贪得无厌的领袖,这类人已经够多了,而是要把她们培养成优秀的人才,推动社会机制的变革。”

沃尔夫说,她的动力来自对个人自由和民主自由的追求。

她说:“我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比自主意愿更为重要。人们只有享受自由,才能行使自主意愿。我们生存的目的就是要择善弃恶,如果没有自由,就无法做出选择,做出的选择也不会有任何意义。”

沃尔夫对美国宪法赋予的自由表示关切。她最近发表的畅销书《美国的终结》中,列举了历史上独裁者用来压迫自由、压迫开放式民主的十大步骤。她指出,布什政府在九一一后,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虽然这一指控引起了极大的争议,但是沃尔夫还是通过媒体采访和公开演进,大胆地推销这本书,表现了她对思想之力量的一贯的热衷。


关键词:沃尔夫,美国宪法,美国的终结,布什政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