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又有九名毒奶粉受害者起诉索赔


又有9名三鹿毒奶粉受害者向三鹿集团提出索赔。中国媒体报道,这是毒奶粉受害者首次组团状告三鹿。但是代理律师表示,这次不是集体起诉,而是9起分别的个案。与此同时,中科院受置疑是否是这场食品安全危机的始作俑者。

*每人索赔14万到16万*

德衡律师集团(北京)事务所的季成、张兴宽、牟磊和蒋超四名律师接受9名三鹿毒奶粉受害幼儿父母的委托,10月29日向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递交了9份民事起诉书。9个案件中每一位受害者的索赔金额在14万到16万元人民币之间,总计索赔130万。

德衡律师集团就是今年9月代理首例河南毒奶粉受害者,在河南当地法院起诉三鹿集团的律师事务所。现在该律师事务所再次为另外9名毒奶粉受害者打官司。季成律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法院已经接受了29日递交的起诉书。他说,9份起诉书所代理的受害人来自不同省份。

“有来自山东、有来自河南、河北这样几个地区,都是因为服用三鹿奶粉可能导致的,因为含有三聚氰胺导致的肾功能方面,肾结石、包括泌尿系统方面的一些疾病,泌尿系统结石方面的一些患儿。我们认为起诉材料基本上都已经具备了。”

*集体诉讼?分进合击?*

《北京青年报》30日的文章说,这是 “三鹿毒奶粉受害者首次组团告三鹿”,“多人集体诉讼反映了三鹿毒奶粉受害者目前的维权处境之艰难”。可是,季成律师否认这是组团。他对美国之音说,这9桩诉讼都是单独的,既不是集中诉讼,也不是共同诉讼。“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发起人之一,北京律师李方平说,9起个案一起递交的做法有利有弊。

“因为案件多的话,相对来说给三鹿的压力比较大,同时政府方面考虑到稳定的需要,又不希望有这样的集体诉讼。”

*法院至今没立案*

李方平律师说,按照中国的法律,民事诉讼案从递交起诉书起七日内,要通知有关律师是否予以立案。首例告三鹿案已经有一个多月,至今没有立案。他说,据中国媒体的报道,已经有好几家法院口头答复不予立案。可是鉴于这种局面,季成律师仍然坚持向法院状告三鹿集团。

“我们觉得主要是基于受害者或者当事人的委托,他们有这样的诉求,我们都会帮助我们的当事人来完成这样一个诉求。”

*重压之下 仍有勇夫*

就在10月29日当天,基地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发出新闻稿说,中国政府向为毒奶粉受害者提供志愿法律援助的律师施压,有超过1百名律师仍然继续为毒奶粉受害者提供志愿法律援助,有20到30名律师受到地方司法部门的压力,要求他们退出志愿律师团,他们的律师事务所也被警告不要接办与毒奶粉有关的案子。

季成律师说,他并不是“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的成员。志愿律师团发起人之一,北京律师李方平说,由于志愿律师团成员及其所在事务所都受到有关部门的告诫和压力,志愿律师团成员反而不便以其名义去做案件。不过李方平律师说,他们仍然通过志愿律师团的方式收集到有关毒奶粉受害者的大量案例。

*等待国家出台赔偿方案?*

自三鹿毒奶粉事件爆发后,中国河南、广东和新疆等地的毒奶粉受害者已经分别向当地人民法院状告三鹿集团。

季成律师对媒体说,据法院人士的口头透露,由于三鹿奶粉事件的受害者涉及全国上万名幼儿,法院正在等候国家出台对毒奶粉受害者的赔偿方案。

*中科院反驳“猛帖” 网民和媒体存疑*

据报道,中国日前网上爆出据称是中科院发明三聚氰胺充当蛋白质的“原始网页”。中科院受到置疑是否是发明推广在饲料里添加三聚氰胺,造成目前中国食品安全危机的始作俑者。

中国科学院10月3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对网上的“猛帖”予以否认。中科院新闻发言人蒋协助被中国媒体广泛援引说,“事件发生后我们迅速组成责任组,经过认真调查,证明中科院与‘三聚氰胺作为蛋白精饲料添加剂’无任何关系,之后我们已将调查结果写出报告上报国务院有关部门。”

可是,中科院的否认看来并没有说服中国网民以及各家媒体。《扬子晚报》发表一篇评论说,中科院自组调查组,自说自话的调查缺乏公信力。文章呼吁政府监督部门不要轻易放弃有关“猛帖”的线索,要组成不受利益左右的专家组,查找出毒奶、毒蛋、毒饲料的源头。

关键词:三鹿,奶粉,起诉索赔,国科学院,三聚氰胺,蛋白精,饲料添加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