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医疗简讯:献肾救人的英雄们


人类肾脏的功能极为重要。它把废物和水从血液中过滤出去,由此产生的尿液通过膀胱被排泄出去。可是,当两个肾都丧失功能时,如果不通过透析或者移植肾的话,人们就活不了多久。对于许多病人来说,为了得到捐献的肾他们可能要等很长时间,因此相当危险。有些人在所需的肾到来之前已经死亡。不过,一些接受捐献肾的幸运病人,他们的生命被一些陌生人的善良行为所拯救。

当美国电视网美国广播公司第一次见到安吉拉.赫克曼和罗恩.布恩内尔时,他们即将做手术。

这两个人本来素昧平生,直到布恩内尔把他的一个肾捐献给赫克曼时两人才相识。赫克曼和她母亲劳里.萨尔沃后来表达了她们的谢意。“我觉得他很了不起,他给了我一个新的生命。”“他使我的女儿重新长期回到我的怀抱。”

因此,很自然的,劳里.萨尔沃也做了一件同样的好事:把她的一个肾捐给另一个需要肾的女性。她俩也是陌生人,直到在这次聚会中才认识。

2007年,美国至少进行了1万6千例肾脏移植手术。6千个肾来自活着的捐献人。其中一些捐献者与他们的肾的接受者并没有亲属关系。

找到一个肾脏能够匹配的活着的捐献人有时很不容易,特别是在病人亲属中没有适合捐献的肾时更不容易。因此,一个叫做“配对捐献联盟”的计划应运而生。

马特.琼斯是第一批无私的捐献者之一。“我想,我有两个肾,而我只需要一个。如果某人有了这个肾可以活得更好,这就是一种成功。”

琼斯和巴布.巴恩内尔是通过一个网上项目相识的。琼斯把自己的一个肾捐给了巴恩内尔。巴布.巴恩内尔的丈夫罗恩.巴恩内尔的肾与妻子的肾不太匹配。于是,罗恩.巴恩内尔就把他的肾捐给安吉拉.赫克曼,而赫克曼的母亲然后把自己的一个肾捐给塞西莉亚,就这样一环套一环地继续下去,他们都通过互联网找到自己需要的肾。

迈克尔.里斯医生在托莱多大学医学中心工作。“我希望,有朝一日,我们每年可以做3千个肾脏移植手术。”

罗恩.巴恩内尔乐观地认为,捐献肾脏的圈子将会扩大。“我希望从现在起一年之后,我们将有另一次重聚,我们将有更多的链条,其中没有任何一个链条断裂。这将真正成为一条永无止境的捐肾链。”

当凯里.巴里特把他的一个肾捐给布伦达.查帕时,德克萨斯州的休斯敦增加了一个链条。巴里特说:“我有一位美丽的妻子和几个很好的孩子,还有一份很棒的工作。因此,我有能力捐献一个肾。”

从其他捐献者那里获得的肾都与布伦达.查帕不匹配,直到克里.巴里特捐出他的肾。查帕说:“他再也不是个生人了。他绝对将会是我最好的朋友。”

查帕的家庭现在计划向另一位需要肾的病人捐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