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毛派崇毛倡议是为民还是反人民?


中国最大左派网站“乌有之乡”最近撰文倡议将纪念毛泽东日常化。有学者认为这是在推崇个人崇拜,是一种“反人类、反人民”的做法,而“毛派”学者则认为这反映了中国民众追求公正、平等、自由的心声。

*昔日重来?*

中国影响力最大的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在毛泽东诞辰115周年之际,提议将“缅怀毛主席日常化”。文章建议热爱毛泽东、崇拜毛泽东的民众在聚会时相互祝福“主席保佑”、念毛主席语录、齐唱东方红以及共同呼喊“毛主席万岁!人民万岁!为人民服务!”等口号。

倡议还说,如果有媒体歪曲和辱骂毛泽东,一定要表达抗议,“让群众的声音震慑媒体。”

倡议出台后引发民众网上的激烈讨论,有人认为这是形式主义,有人认为这是在“圣化”毛泽东。

*胡星斗指其以邪教骗人民*

北京大学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则撰文呼吁“反思左祸教训”。他认为“‘乌有之乡’终于露出了其鼓吹邪教、反对改革、蛊惑人民的真实面目”。 他说,提出上述倡议的人是一群愚昧的民众,“希望回到文革,开历史的倒车”, 让他深深感到中国数千年皇权的伟力。

胡星斗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乌有之乡”虽然只是集中了一小部分批评改革的中国知识分子,但是,由于鼓吹代表弱势群体,在民众中有一定的影响力,特别是在改革中利益受损的群体中。

“他们号称代表了弱势群体,但是,实际上他们并没有为争取民众权利作出任何具体的行动,他们只是怀念过去体制下所享有的所谓的人民当家作主,以及看起来是公平的社会。他们只是怀念过去。”

胡星斗说,虽然他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自由发表观点的权利,他也会捍卫他们说话的权利, 但是“乌有之乡”的倡议令他担忧。他认为,他们鼓吹个人崇拜,“已经走到了反人类、反人民的邪教道路上了”。

*左祸祸国几十年*

胡星斗承认,中国社会目前是存在很多问题,需要循序渐进地改善社会中不合理的体制,而不是回到完全没有自由的毛时代。他说,毛泽东时代下所谓的自由只是“圣旨下的自由”。

他在文章中回顾了中国极左派给中国社会以及民众带来的巨大伤害。他提到30年代,中国共产党内部的大肃反、文革中的“文字狱”、反右运动以及后来的大跃进、大饥荒等。

*张宏良:体现民众追求自身利益*

中央民族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自称是毛派学者的张宏良教授认为“乌有之乡”的提议只是民众自由表达信仰的一种表现方式而已。他指出,毛泽东已经去世了33年,中国“妖魔化毛泽东”的运动也进行了30年,为什么还有人要纪念毛泽东,应该值得政府以及负责任学者思考。张宏良认为,其实很多民众并不了解毛泽东,对毛泽东的热情只是体现了对自身利益的追求。

“这是老百姓对自己利益的一种呼唤,在毛泽东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利益的实现。老百姓是最聪明的一个群体, 谁代表了自己的利益,就崇拜谁。其实,崇拜毛泽东就是一个符号,说到底是民众在追求自己的利益。”

*要历史倒流回毛时代?*

张宏良说,缅怀毛泽东并不是代表要简单地回到毛时代,纪念毛泽东是为了追寻他的精神和原则。

“他是要追求那种精神,要建立那种原则,追求公平正义,把民主自由这些少数人享有的东西放大给老百姓,放大给整个社会,而不是简单地返回。”

*毛派以古非今颂毛批邓*

张宏良认为,毛泽东所追求的制度抛弃了精英政治、推行了“多数人的穷人的制度”。他说,中国目前的制度是非公非私的一个怪胎,只代表了少数精英的利益。

“中国目前形成了人类历史上很特殊的经济制度,既不是公有制也不是私有制,我不知道称它公私制是否合适,赢了是个人的,亏了是国家的。这是人类历史上极其罕见的怪胎,这种怪胎特别适合政治、经济以及文化精英对社会的统治。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为少数精英的天堂,可以为所欲为、胡作非为。”

张宏良认为,理想的社会应该是政治上老百姓有言论自由,不仅有权决定总统,也要有权决定自己的顶头上司。他说,毛泽东时代,虽然民众无法选择最高领导人,但是却可以反对自己的顶头上司。在中国,民众的利益由顶头上司决定。经济上,实现共同富裕,必须把社会的财富差别限定在经营和劳动的范畴之内,而不是不公正地攫取社会财富,欺压百姓和掠夺百姓。

*知音少*

不过,看来“乌有之乡”的提议并没有得到很多人的赞同。该网站后来发表消息说,尽管大家都支持广泛地宣传毛泽东思想,但不必拘泥于固定的形式。

关键词:毛泽东,乌有之乡,个人崇拜,毛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