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4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外国记者不理解中国对媒体的控制


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媒体发生了巨大变化。许多在华外国记者对此予以肯定,但是他们仍然无法理解中共宣传部门对媒体的掌控。在中国记协最近举行的一次茶话会上,不少外国记者就此提出疑问。

最近中国媒体增加了对土地、劳动和投资纠纷所引发的抗议事件的报导。从甘肃省的骚乱、被解雇企业员工的抗议、城市出租车司机的罢工,到北京访民在市政府前的示威,中国媒体都有报导,有些还相当详细和及时。

*学者:政府开始放松新闻报导限制*

路透社援引一位中国学者的话说,中国政府开始放松对报导负面新闻的限制,试图通过报导新闻来控制新闻。

一位中共官员证实,有关新闻报导的政策今年以来逐渐发生了变化。他说,信息可以在因特网上迅速传播,要想完全封锁住几乎是不可能的。

*汪良:呼吁外国注意中国媒体的变化*

最近的变化,是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媒体自由度不断提高的例证之一。在中国记协举办的一次新闻茶座上,北京电台台长汪良呼吁外国同行们注意中国媒体这些年的变化。

他说:“我们注意到中国媒介的一些变化,也可能这个变化,在各位看来,还觉得很慢或者是不够大。但是那些个矿难,不是也给报导出来了吗?报导那个矿难,并不是当地宣传部愿意的。像今年的四川的地震,我们作为一个地方的媒体,宣传部也没让我们去,我们还是去了。”

*中共对媒体的控制引发外国记者提问*

其实,这些变化早已引起外国媒体的关注。但是他们发现,有一个方面至今尚未发生重大变化,那就是,中共对媒体的控制。在茶话会进入讨论和互动阶段时,外国记者把提问集中在“党的领导”问题上,特别是中宣部等意识形态主管部门的作用。

一名好奇的西班牙记者问道:“中宣部是每天还是每个月给你们打电话,告诉你们怎么做?”

汪良回答说,上级宣传部门有时会发布指示,但没有那么频繁。

他说:“中宣部每天跟媒体发布命令,这多累呀。我是一个台长。我们电台呢,有200多个栏目,每天都在播出,有很多台都是24小时播出的。说实话,连我这个台长也听不过来,更不要说中宣部了。说每天都给我打电话。没人打电话啊。我想他们也不会那么敬业,老给我们打电话啊。也用不着啊。没有像这位先生说得那么严重的感觉。”

*中国媒体经常出现曲折反复*

观察人士注意到,中国媒体虽有进步,但也经常出现曲折和反复。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中国政府在头一两个星期里采取了相当开放的政策,可是后来就增加了一些限制,尤其是当一些遇难学生家长抗议校舍质量差是豆腐渣工程的时候。随后,在8月份北京奥运会期间,当局又要求国内媒体减少对负面新闻的报导。

最近,上级主管部门还对大胆敢言的《炎黄春秋》杂志进行了干预。《炎黄春秋》不久前发表了一篇回忆被废黜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文章,引起某些高官不满。有关部门便以年龄太大为由要求《炎黄春秋》主编杜导正辞职。

*一些问题令中国同行感到尴尬*

在新闻茶座上,外国记者提出了一些令中国同行感到尴尬的问题,一位外国记者问道:“我们在街头跟中国普通民众交谈时,他们有时会对政府,对胡锦涛、温家宝,甚至毛泽东提出批评。可是,为什么在中国报纸上,你永远也找不到对胡锦涛和温家宝的批评呢?”

中国社科院新闻研究所所长尹韵公在稍作犹豫后回答说:“我建议,你看一下,中国有些小报和有些杂志,它们还是有直接点名批评的。比方说,批评毛泽东人口政策,它多了去了。类似这样的问题,在有些杂志,其实在有些报纸上,也有批评的。如果多看一看,还是能够了解一些的。应该是有的。你只要多注意观察一下,还是有的。”

*尹韵公:中国将越来越开放*

英国《卫报》记者希望知道,在未来五年或者更长一段时间里,中国有关立法是否会改变,并导致宣传部跟媒体的关系发生变化,不再需要他们来告诉媒体应该怎么做。

对这个问题,尹韵公的回答似乎更有信心。

他说:“中国从一个弱势国家到强势国家过程当中,它实际上是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开放。所以我预料,一个国家的开放程度和它的国力的强大与否是有正比例关系的。所以我敢肯定地预料,中国改革开放现在是30年,如果再走40年、50年、60年,中国肯定比现在还要开放。”

中国记协举办新闻茶座,是希望以茶会友,增进跟外国驻华记者的沟通,促进彼此间的了解。新闻茶座今后将继续举办。

关键词:新闻茶座、茶话会、尹韵公、汪良、中国媒体、中宣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