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三百政协委员拒绝到会创记录


据中国媒体报导,今年“两会”期间,多达300多名全国政协委员拒绝参加会议。这是60年来“两会”从未遇到过的情况。有评论认为,“两会”已同“春晚”一样让国人反感。

据南方都市报披露,到星期二为止,拒绝参加“两会”的政协委员已达301名,他们拒绝与会的理由是“两会只让歌功颂德”,“代表与胡锦涛座谈只能念事先经过审核的发言稿”。

全国政协编辑的委员出席缺席简报透露,本次“两会”,经济、文艺界委员缺席空前之多。全国政协第二次全体会议应出席委员2千235人,缺席252人,其中84人没请假。全国政协第三次全体会议缺席委员更增加到301名,其中103人未请假。

这是历届“两会”从未发生的怪事。以往虽有个别委员缺席,但都会经过请假批准。而这次301名政协委员缺席,其中103人不屑请假,实为60年来“两会”从未有过的惊人现象。

*分析:某种抗议之意*

北京的资深媒体人凌沧洲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政协委员不出席“两会”有多种理由。他说,首先,有的人可能到届了,他干不干无所谓了,因此就不出席;其次,有的委员不出席也许有表达抗议的意味;但是这么大规模的委员不出席,而且被媒体披露,这确实算是今年的新闻。

凌沧洲说:“其中可能也有某种抗议的意味吧。就是在某些个体上。但是我们不能说它是一种集体的抗议。本身来讲就是,今年网络上对‘两会’的代表、委员的质疑和批评的声音都是非常尖锐的,而我们看到的是,在网络严控的情况下,网络上依然有对这些代表、委员的批评。所以,我觉得这也反映了整个中国社会的一种思潮吧。”

*分析:两会无聊至极*

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何亮亮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香港明报的一篇社论严厉地批评了那些缺席的政协委员,认为既然给了你名誉,那么需要你完成职责的时候你却缺席了。但何亮亮指出,他觉得可以反过来看这篇社论,那就是为什么这些委员不愿意去开会。

何亮亮说:“其实看今年的‘两会’,在北京采访的,不要说是海外的记者,包括中国内地的记者都说是无聊至极,觉得没有意思。政协会议没有意思,人大会议也没有意思,以至于中国内地的媒体公开这样说:希望‘两会’不要降低到‘春晚’的水平。这是在深圳的一家报纸就有这样的评论。这是很大胆的评论,但是这样大胆的评论也就是因为民众普遍有这样的想法。”

何亮亮认为,从这一事件也能看出中国现行政治体制的一个非常严重的弊端,因为中国的体制就是党委决策,政府执行,那么,人大和政协除了歌功颂德还能干什么呢。

何亮亮不无调侃地说,现在人们已经把‘两会’戏称为‘三会’了。何亮亮说:“如果不歌功颂德,他们剩下的就是‘三会’了。第一就是叫做‘熬会’,因为开会是煎熬呀!坐在那儿讲话言不及意,有的人讲些无聊的话,那么你也被迫坐在那儿熬;第二叫‘逃会’,我干脆就逃了,我不来了;还有一种叫做‘跑会’,就是利用到北京的机会跑自己的事情。 这就变成新‘三会’。那么,由此也看得出来,就是中国的这个‘两会’制度到现在有点穷途末路了。”

*分析:中国官场态势*

另一方面,多维新闻网的一篇题为“从两会看中国政治的保守取向”的评论说,“两会”的“民生”重点原本是胡温政策的特性,也是中国社会发展转型需求的反映,但与十六大相比,十七大后的中国政治明显呈现出保守特征,一些具有鲜明个性的官员先后淡出公众视野,落实科学发展观所带来的新气象也被金融危机所冲淡,转变经济社会发展方式的既定方针虽然没有改变,但也因保增长退出主流议程的次席。

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认为,这篇评论的判断准确地反映出当前中国官场的一种态势。

何亮亮说:“有一些可能很有个性的官员看到前车之鉴他也就不作声了。整个的官场呢,讲的好听它是和谐,讲的不好听就是只有一种声音,没有反对的声音。所以就造成‘两会’的这种空洞化和娱乐化。‘两会’它作为一种陪衬,作为一种花瓶的作用是越来越明显了。”

关键词:中国,两会,政协,政协委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