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媒体评中国(2009年6月4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克利夫兰诚实经纪人报*

克利夫兰诚实经纪人报6月4号发表社论,题目是“中国掩盖天安门事件非常说明问题”。社论说,“天安门屠杀除了一场深刻的悲剧之外,还标志着中国的前进道路遇到一个岔口。在中国军队对示威者开枪的时候,成百的工人和学生在20年前的今天遭到屠杀。他们的死只是中国的损失的一小部分。”

克利夫兰诚实经纪人报的社论说,“那场屠杀标志着中国悲剧性地背离政治改革和言论自由,重新祭起压迫性的命令型统治直至今天。中国政府本星期决定堵塞人民通过互联网获取天安门事件信息的门户,从而全面封杀人们对天安门屠杀的记忆,就突出表明了这一点。”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www.cleveland.com/editorials/plaindealer/index.ssf?/base/opinion
/1244104279134120.xml&coll=2;


*华尔街日报网络版*

华尔街日报网络版星期四发表天安门事件的亲历者、福布斯杂志专栏撰搞人克劳迪娅.罗塞特的文章,题目是“我在天安门广场的所见---中国不再害怕纪念六四的时候,将成为一个现代国家。”罗塞特的文章说,“天安门过去和现在都具有重要意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60年的残暴历史上,中国人民只是在1989年春天享受到了言论、辩论和集会的自由。成百万人利用这种自由发出和平呼吁,要求中国政府将言论、辩论和集会自由制度化。他们要求民主,并打着要民主的横幅游行。他们要求有选择领导人的权利,并要求领导人对他们负责。”

罗塞特的文章说,“1989年天安门示威抗议以来,中国的统治者对经济的控制有了足够的放松,从而使显著的经济增长成为可能。......中国的统治者还拿出巨大的人力物力用于各种项目,把宇航员送入太空,召开气候变化会议,主办2008年奥运会,以显示他们掌管的是一个现代国家。”

罗塞特的文章说,“这些套数不能让我信服。只有在中国开放政治体制,中国领导人不再害怕六四,给予当年天安门民众要求民主自由的抗议应得的荣誉的时候,中国才能表现出现代性。”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24407361243083255.html?mod=googlenews_w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星期四发表一篇没有署名的评论,题目是“天安门与民主---民主运动被削弱,但是转换成许多新形式”。评论说,“在天安门屠杀2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全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民主变革前景暗淡。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当年示威并被打死的学生所代表的民主精神已经死亡。民主运动在中国或许是变弱了,但是,它正在转变为有可能是更强大的其他形式。”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从中国之外很难看出这一点。从表面上看,中国看上去比1989年还倒退了。当时,学生们要求增加政治透明度,实行新闻自由,制约腐败。在1980年代公开进行的那种自由的政治讨论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我们在几个星期之前在北京大学校园走动,学生们害怕跟我们谈论六四事件,或者有人干脆从来没听说过当年的事件。”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说,“当今中国要求政治变革的最强大的声音来自那些被剥夺权利的人---那些失去土地、失去孩子的农民,在被解雇、受工伤的时候没有得到补偿的工人。这些被剥夺权利的群体很难组织起来,吸引媒体的注意。但是,他们越来越认识到,中国公民有他们的宪法所规定的权利,因此,他们发出的声音有可能比城市精英的变革呼吁要更有力得多。”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24404866269181827.html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同时还发表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的一篇评论,题目是“北京专制当局的杂技”。评论说,镇压天安门民主抗议20年来,北京当局通过杂技手段成功地维持了政权,“但是,如同所有的现代时代非民主体制一样,中国的体制有一种先天缺陷无法医治,这缺陷就是,另一个政府会比它更具有和合法性。中国当局的权力从来没有经过人民的审核,中国大陆人接受它,并不是因为它是最好的政府形式,而是为了对付困难时代的各种挑战不得不凑合。”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24404984017381901.html

*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发表专栏撰稿人、1989年担任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的纪思道的文章,题目是“北京上空的枪弹”。纪思道回忆了1989年6月4号凌晨时分在天安门广场附近的长安街的所见:中国军队从西面一路开枪向天安门广场进发,许多抗议者被打死打伤。在场的救护车上前救援,也遭到射击,其他救护车不再敢上前。在场的人群,包括他这样的外国记者,眼睁睁地看着伤者躺在大街上扭动,没有人敢上前。

纪思道的文章说,“这时候,出人意料的救死扶伤者出现了。他们是蹬三轮车的工人和农民。他们缓缓地把三轮车蹬向开枪杀人的军人那里,把死者和伤者捡上车,然后,再把三轮车拼命蹬回来,把死者伤者送到最近的医院。一个粗壮的蹬三轮车人经过我的时候,脸上流着泪水,向我展示一个伤势严重的人,好让我拍照或向世人讲述。这个蹬三轮车的或许不懂得民主的定义是什么。但是,他冒着生命危险试图推进民主。”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www.nytimes.com/2009/06/04/opinion/04kristof.html?_r=1&ref=opinion

****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