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可能重启造岛行动 美海军上将说还须观察


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在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讲话(2016年1月27日,美国之音黎堡拍摄)

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在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讲话(2016年1月27日,美国之音黎堡拍摄)

被中国官方媒体作种族影射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哈里·哈里斯,在联合国仲裁庭对菲律宾告中国案作出判决后,首次接受美国主流媒体采访。他指出,美国应通过航行自由行动支持这一裁决;虽然有报道说中国有可能在美国大选前在南中国海的斯卡伯勒浅滩重启建岛行动,但这位海军上将谨慎表示,裁决之后尚未见那里有任何中国造成的变化,美国仍处于等待和观察阶段。

哈里斯海军上将最近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联合国仲裁庭的裁决其实质内容包含广泛,希望这一裁决能就中国申索南中国海主权和在有争议海域建人造岛方面消除一些存在的模糊,但他强调,美国并非这一裁决中的一方,美国的立场是应由中国和菲律宾开始进行谈判。

虽然哈里斯海军上将明确表示,美国对仲裁庭的裁决没有执法使命,“但我们可以显示对裁决的支持,”他认为,这种支持可以是言辞上的,也可以通过行使航行自由的行动。

过去一年多,美国根据“无害通过”的模糊原则,在中国申索的海域里进行过三次航行自由行动。据《海军时报》和其它信息来源,哈里斯海军上将一直向他的上级要求进行更明确、更经常的航行自由行动,但未获批准。

反美宣传的又一例证

中国官方通讯社的报道因此借血统问题对哈里斯进行攻击,把他描绘成一个邪恶之人。新华社的报道说“美军在南海一系列挑衅行径的背后,站着一个日裔美国人”——哈里斯海军上将的母亲是日本人。虽然报道承认这种指摘很“八卦”,但认为这“对于理解当前美方在南海骤然升级的攻击性的背景,便不能忽视哈里斯将军的血统、出身和政治、价值观倾向。” 《华尔街日报》指出,这种种族影射仅仅是中国恶劣的反美宣传的一个例证。

美国负责亚洲事务的官员对最近东盟10国就南中国海发布的联合声明甚至连联合国仲裁庭的裁决都不敢提及而感到担忧,担心东盟的这种态度可能会让中国在南中国海采取更大胆行动,包括在斯卡伯勒浅滩(中国称黄岩岛)填滩造岛。

今年3月中国一度开始了在那里的建岛行动,但在奥巴马总统和其他美国官员私下对北京发出警告后停止下来。《华尔街日报》说,当时哈里斯海军上将指挥的太平洋司令部向该地区增派了包括A-10攻击机在内的军力。

斯卡伯勒浅滩是一个环礁,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以西230公里处。长期以来,北京、马尼拉和台北都宣称对其拥有主权。2012年,中国的海警船舰在与菲律宾船舰对峙后控制了该海域。

中国可能在美国总统大选前重启造岛行动

香港英文的《南华早报》上个周末报道,中国有可能会在下个月重启在斯卡伯勒浅滩上的建岛行动。这篇报道引述匿名消息人士的话称,中国重启的时间会在下月初G20峰会结束后和11月美国总统大选日之前。

这一消息来源说,“大选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将集中精力于美国国内问题,因为他需要在离开白宫前完成交接。这样他可能会比较繁忙而无暇顾及地区安全问题。”

这一消息来源还说,中国认为,必须在斯卡伯勒浅滩上建一个前哨基地,这样中国的空军就能向这一地区延伸至少1000公里,以覆盖通往太平洋的吕宋岛。消息来源还指出,中国应在浅滩上建飞机跑道,在马格斯菲特沙洲(中沙大环礁)建立早期预警系统,这样中国就能“监视”关岛的美国海军基地。

但哈里斯海军上将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从联合国仲裁庭作出裁决以来,“在斯卡伯勒浅滩周围还未见任何因中国的行为造成的任何改变,如填海或任何其它活动。因此我认为,我们确实还处于必须等待和观察的阶段。”

亚洲再平衡政策的军事部分正在推进

但哈里斯海军上将表示,美国的盟友现在甚至比6个月前更确信得到了美国政策对他们的再保证,他说:“我认为再平衡政策现在已经建立起来。”在军事上,美国正朝着2020年将空军和海军的60%军力部署到太平洋的目标推进。哈里斯说,虽然国防预算没有增加,但海军正建立一支拥有308艘舰艇的舰队——5年前是287艘,“因此,在任何人面前我都可以告诉他,我认为,再平衡的军事部分是确实的。”

中国在联合国仲裁庭裁决后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表现得愈加强硬:派轰炸机飞越有争议的斯卡伯勒浅滩、宣布与俄罗斯一起在南中国海进行军演、派大量船只涌入与日本有争议海域,但华盛顿对联合国仲裁庭的裁决一直保持明显的克制态度。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最近有关美中之战的研究报告认为,对美国而言,在和解与显示决心之间保持平衡至关重要。报告说,美中之战的出现很可能是因为中国对美国捍卫其东亚盟国的意愿作出误判、把这些国家推得太远的结果,而不大可能是一种预谋的攻击。

《华尔街日报》对哈里斯的采访能看出这位被中方描绘成美国军方鹰派的海军上将,其实表现出一贯的调解姿态,甚至认为中国的有些行为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坏。比如,中国的战斗机最近在国际空域数次不安全地拦截美国侦察机,对此,哈里斯的评估把这些拦截归咎于中国空军的“飞行技术比较差,而非显示中国领导人要他们在这个空域做不安全的事项。”

哈里斯海军上将说,中国军队走上国际舞台还是近年来的事情,对它的接受需要更长时间。所以美国邀请中国参加在夏威夷海域的环太平洋军演,肯定中国军队在非洲之角的反海盗巡航、销毁叙利亚的化学武器、搜寻马航370航班。他说,所有这些积极因素显示了中国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以及美国正欢迎它的到来,“我们并不想孤立中国,孤立是一种很坏的处境,而且是危险的。”去年,哈里斯警告中国正在南中国海建造一道“沙的长城”。

不被孤立关键在北京自己

《华尔街日报》说,美国领导人显然希望这一讯息可以对中国起到警示作用。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最近采用了哈里斯上将的话警告北京:别给自己竖起一道“自我孤立的长城”。报道说,不管美国的警告有没有用,美国想说的是,如何作出选择要看北京自己,哈里斯说:“不被孤立关键在北京,在他们自己不要采取威胁性行为,不要欺凌别人,不要对小国出重拳。”

2010年时任中国外长杨洁篪曾说,“中国是大国,其它国家是小国,这是事实”。从那以后中国的做法日益强悍。但哈里斯似乎并未对中国失去信心,他说:“我认为中国在寻求东亚霸权”,但这跟中国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的观察并不相左,“我们希望中国成为一个遵守、支持法治的强国。”

哈里斯海军上将说,美国“必须保持令人信服的战斗力”,他引述的战斗力包括第5代战斗机、情报能力和潜水艇,称其为“我们对可能面对的任何对手的最大的不对称优势。”但是,他仍认为美国的“主要战场”是外交。他认为,美国与印度加深双边关系是“巨大的机遇”;扩大与日本和韩国的合作是美国最重要的外交机遇:不仅对对抗北韩而且对向中国显示美国的坚强盟友都至关重要。最终,这位海军上将还认为美国在亚洲的经济角色要比它的军事的存在更重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