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新的国家保密法:记者的地雷阵


中国最近修订的国家保密法引起保护全球记者权益组织---记者保护委员会的关注,认为此法可以用来监禁记者和其他人,只要他们发表了政府不愿意被发表的信息,不论这些信息是国家机密与否。

基地设在纽约的记者保护委员会说,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4月29日通过、10月1日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给媒体和信息网络公司肩上压下更重的担子,要为保守国家机密与当局合作,调查被指称的犯法行为”。

*新法鼓励告密文化*

香港开放杂志资深编辑蔡咏梅女士认为,中国新的保密法实际上要求媒体与网络公司监视网民,把网络记者和网民统统当成敌人,鼓励国内盛行的告密文化。

她说:“因为中国大陆告密的风气很严重,现在中国大陆共产党的控制越来越差了,越来越没有办法控制了,随着科技与中国经济的发展等等。那么,他们就鼓励互联网上的人告密。”

被称为中国公民记者第一人的张世和认为,像这样的法律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法律以及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人为解释。

*新法为长官意志提供无限广阔的天地*

网名老虎庙的张世和对美国之音说,保守国家机密在任何国家都没有错,关键在于,如何解释什么是国家机密:“这就给以长官意志治理的国家提供了无限解释的广阔天地,任何一个行为都可能被他们解释为违反保密法,所以说这实际上是给他们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一个所谓的补充条例,显然是长官意志,拍脑门想起来的办法,也是现在整顿控制言论的大潮,言论闭关锁国的步骤之一吧。”

香港开放杂志资深编辑蔡咏梅女士持同样观点。她说,香港记者群的共识是,中国特殊的保密体制,特别是事后对机密文件的追认,使得记者成为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业。

*记者---中国的危险行业*

她以香港媒体人、香港《中国社会科学季刊》出版人徐泽荣为例说,2002年徐泽荣到广州探亲访友期间,在一位中共高级将领家里的书架上发现了一份有关韩战的历史资料,并向海外提供了这份历史资料。中国深圳一家法院以向海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的罪名判处徐泽荣13年监禁。

蔡咏梅认为,如果严格按照中国保密法执法,50年前把这份保密文件带回家中的中共高级将领才应当受到制裁。她说,徐泽荣被判重刑只是因为广州军区认定,这份在私人家中摆放了50年,任何人前去拜访都可以阅读的资料是国家机密。

蔡咏梅说,中国当局任意把任何材料事后追认为机密的做法是一个地雷阵,令不少记者踩雷,比如上海记者郑恩宠、香港文汇报驻东北记者姜维平,湖南记者师涛、新加坡海峡时报驻北京记者程翔,甚至揭露腐败的谭作人,都纷纷中招。

记者保护委员会在声明中特别指出中国新的保密法给记者设下的这一陷阱,它说:新保密法“可以用来监禁记者和其他人,只要他们发表了政府不愿意被发表的信息,不论这些信息是国家机密与否。”

*追索真相是记者职责*

香港开放杂志资深编辑蔡咏梅女士说,中国的保守国家秘密法与记者的职责在本质上相互冲突。蔡咏梅说,凡是跟公共利益息息相关的所有公共议题都是记者追求真相并报道出来的领域,凡是落入记者手中的信息都已经成为公共信息。

她说:“我们记者做的就是公共话题,就是社会问题,政治、经济问题等等,这些所发生的事情我们就去追索真相,然后把事实报道出来。历史学家研究过去的事,我们只是保持记录现在发生的事,这些事实以后就是历史的一部分。”

中国是世界上监禁记者最多的国家。记者保护委员会2010年2月发布的最新年度报告统计,在监禁记者最多的国家名单上,中国第一,其次是伊朗。另外一个国际记者权益组织--无国界记者在今年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发布了2010年新闻自由掠夺者名单,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再次榜上有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