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中对话:关键议题难突破


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星期一在北京开幕。从双方高层的发言来看,人民币汇率、中国产业政策、伊朗和北韩局势等议题最为美方关注。但有分析人士认为,美国谈判者在这些问题上从中国得到让步的难度很大。

美国财长盖特纳星期一在经济部分对话开幕时说,美国对中国领导人认识到汇率机制改革的重要性表示欢迎。允许汇率反映市场力量不仅可以帮助中国在低通胀条件下维持经济增长,同时也会鼓励中国私营部门把资源转移到高附加值领域。

对此,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回应说,尽管中国是一个非常外向型的经济,但从总体上说,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多数需要考虑的重点因素还是国内因素。国际因素也会对货币政策有影响,但这个影响往往小于国内因素。

周小川的这番话是中方代表团在此次对话中就美国关注的人民币汇率问题作出的最明确表态。稍早,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对话开幕式上致词的时候表示,中国将继续按照主动性、可控性、和渐进性原则,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

*史剑道:中国在汇率问题上不会作重大调整*

纽约时报援引苏格兰皇家银行中国经济师本·辛普芬德富尔报导说,胡锦涛在重申中国立场时略去了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的字样,这个细微的变化似乎预示着某种妥协。华府智库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亚洲贸易政策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并不这样认为。

他说:“中国不会在汇率问题上做出重大调整。中国以前就没打算这么做,现在由于欧元的不稳定,中国更不会这么做。我预期中国可能会在下次20国集团峰会之前做出很小的调整,但这并不会对两国贸易产生影响。”

这位中国经济问题专家认为,和一味要求人民币升值相比,美国应该更多强调扩大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浮动区间。史剑道说,欧元危机为中国提供了一个摆脱紧盯美元的机会,但过份强调稳定的中国货币当局不会采取任何动作。

*曹健林:产业政策不会改变*

中国鼓励“自主创新”的产业政策是美国代表团关注的另一个议题。盖特纳在出席经济部分的对话时表示,美国关心包括政府优先采购、知识产权执法、以及对政府对某些指定产品的扶持措施是否会影响美国企业和美国技术在中国的公平竞争。

美国商界领袖就这个议题表达了同样关注。星期一,正在中国上海访问的美国商会会长托马斯·多诺霍(Tom Donohue)说,美国商会的会员企业注意到,过去几年里,中国的产业政策似乎出现“开倒车”的现象。他特别提到自主创新政策。

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史剑道说,中国的产业政策以扶植大型国有企业为核心,自主创新是其中的重要一环。但问题是,这些政策已经延续多年,中国没有理由现在做出改变。

他说:“美国商界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并没有很强的说服力。这些产业规定的核心内容最初在2005年11月就发表了。这不是一个新问题,美国企业界现在提出这个问题我觉得有点奇怪,行政部门显然是为了缓和企业界的压力。”

中国科技部副部长曹健林星期一在对话间隙对媒体表示,中国坚持自主创新和鼓励外国企业来华投资,来华进行共同研发的产业政策不会改变。

*成斌:在北韩伊朗问题上美国没有太多筹码*

纽约时报认为,在战略层面的话题上,美国代表团也面临类似障碍。国务卿克林顿希望在北韩击沉韩国军舰事件上赢得中国合作。但中国对北韩扮演的角色仍然持怀疑态度。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最近对记者表示,希望各方以朝鲜半岛和地区稳定大局为重,保持冷静和克制。

美国国务卿克林顿星期一在对话开幕时强调,美中双方必须共同努力,推进两国维持朝鲜半岛和平与稳定的共同目标。 此外,克林顿还强调了美中两国在联合国安理会5加1框架下为解决伊朗核问题进行的合作。

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中国国防、外交政策研究员成斌(Dean Cheng)说,在北韩和伊朗问题上,美国没有太多谈判筹码来换取中国的支持。对于中国来说,加入美国则意味着付出太大代价。

“中国放弃的将是什么?首先,中国将放弃长期、独特的关系。其次,中国还将放弃和伊朗这个主要石油供应国的关系。”

成斌指出,在去年7月的首次战略与经济对话中,能源和气候变化占据了重要位置,这个议题一度被视为很有回旋余地的领域。但是在去年11月哥本哈根会议无果而终后,两国在这个领域视线突破的前景也不看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