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六四21周年 学运领袖初衷不改


柴玲

柴玲

今天是6月4日。21年前的今天,中国政府出动军队血腥镇压了一场要求民主,反对贪污腐败的大规模学生运动。中国政府在21年后表示,坚持当年的结论。与此同时,当年的学生领袖也表示,不改初衷。

对于经历过1989年学生运动的人来说,21年前的枪声仍然回响在耳旁,学生们淌流的鲜血仍然没有褪色,痛失爱子的天安门母亲的心仍然在剧烈疼痛。时间的流逝并没有让有关人士丝毫淡忘波澜壮阔的六四民主运动。

*政府不改结论*

21年来,中国在经济层面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但在政治上,中国政府对使用军队屠杀学生一事却始终讳莫如深,把相关六四的事件列为敏感词,不予报导,不予正视,不肯平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六四事件21周年前夕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政府坚持当年的结论。她说:“那场政治风波和所有有关的问题,早已经有了明确的结论。从中国改革开放这几十年的发展历程看,中国所走的发展道路是符合中国国情和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

当年领导89民运的学生领袖王军涛认为,姜瑜的说法并不成立。中国政府实际上并没有坚持21年前的结论,而是在不断改变对六四事件的定性。他说,当局先是称之为“暴乱”,再称之为“反革命动乱”,后又称是“风波”,然后开始含混其辞,只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这段路线是对的’,不再提89年这一特定事件的对错。

目前旅居美国的王军涛在学运被镇压后经历了逃亡、被捕、坐牢。1994年经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斡旋才得以出狱,来到美国。

*王军涛:六四是爱国民主运动*

王军涛说,他坚持他对当年学运的评价:“第一,这是一场爱国民主运动。第二,运动的发起者与参与者是为了中国走上全面发展的道路,让广大人民群众享受发展的果实与机会,所以反腐败与社会公正是当时的两大诉求。第三,主要参与者采取的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第四,镇压者是刽子手,他们的镇压使得中国痛失搭乘第三波民主化快车的机会。使得中国在东亚、苏东社会主义阵营中,本来是改革开放走在前面的,由于89年的这场镇压,我们失去了这个机会。”

此外,王军涛也不能认同姜瑜所说的“中国的发展道路符合中国国情和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说法。

他说:“如果我们看一下中国从上到下的讨论,包括执政党内部的一些分歧就会知道,1989年镇压了民主运动之后的所谓的中国模式,如果有的话,是违背中国广大人民利益的,是为少数权贵垄断发展机会和成果,让人民付发展的成本和代价,实际上是这样的一个错误的模式,是违背广大人民利益的。”

当年天安门广场总指挥柴玲在天安门民主运动被镇压后,经过艰苦的逃亡辗转来到美国。现在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柴玲对中国政府有关六四相关结论不变的说法表示了遗憾:“今年已经21周年了,应该有所改变,有所醒悟。我希望他们重新再考虑,希望他们有机会被主引导,让他们有机会认识到他们做的事情,然后能够走向自由。”

*当年学运领袖寄望青年一代承担历史使命*

43岁的柴玲一年前皈依基督教。她说,在20多年的时间里,她经历了痛苦的精神煎熬,终于找到心灵的安宁与寄托。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目前有一批年青人看不到未来、看不到社会公正,感到迷茫颓丧,失去了希望。柴玲呼吁中国年青一代寻求真理,了解六四真相,找到信仰,珍惜生命。

当年的学生领袖王军涛说,天安门民主运动21年前的失败给当今中国的年青一代留下了一个任务,他呼吁80年后、90年后的年青人完成上一代大学生没能完成的历史使命。

王军涛说:“中国是我们大家的中国,80年代末期中国的大学生,中国的年青人为了子孙万代有一个更公正的中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虽然他们失败了,但是他们的精神给我们留下宝贵的遗产。我希望这一代年青人能够承担起使命,否则,不仅这一代年青人会很痛苦地在不正义的社会中活过一生,而且为子孙万代留下一个难以解决的政治任务。”

*反思与展望*

作为89年学生运动的主要参与者,王军涛跟许多人一样,在过去的21年中对天安门民主运动进行了不断的反思。他的认识与90年代后期主流舆论认为六四运动过于激进从而导致失败、导致中国政治改革滞后的观点有所不同。

王军涛认为,导致运动失败的主要原因是运动的组织者对于统治者的残暴性估计不足。他说,他们试图通过和平、理性的手段,让中国从一个垄断权力与资源的专制政体转型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政体,无异是一场永远无法实现的玫瑰梦。

柴玲则比较乐观。她认为,中国实现民主自由不是一个是否可能的问题,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中国的自由、中国的解放与人民的幸福一定会到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