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社科院发布首部新媒体蓝皮书


中国社科院7月7日发布首部中国新媒体蓝皮书。有专家说,中国政府最初推动新媒体发展的本意是发展经济,促进经济与科技信息的流通,但新媒体的迅猛发展同时也给中国政府送去了一把双刃剑。

*新媒体发展迅猛*

这部名为《中国新媒体研究报告2010》的蓝皮书说,网络媒体已经从草根媒体的角色发展成为中国的主流媒体、强势媒体,新媒体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已经走上成熟。

蓝皮书介绍了2009年中国新媒体的发展状况:截至2009年底,中国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共达4.3万亿元人民币,建成光缆线路总长826.7万公里,中国网民总数为3.84亿,网站数量为323万个,网页数量336万个,手机用户达7.47亿,95.6%的乡镇接通宽带,3G网络基本覆盖全国。

香港城市大学媒体与传播系副主任何舟教授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新媒体发展的速度之快确实令人吃惊,不论是网络速度之快、服务品种之多,用户之众,还是网络视频节目的数量、速度,影视频道的高清度。他说,中国网络的发展速度在庞大市场的支撑下比很多国家都要快。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在新媒体蓝皮书发布会上说,据统计,从1994年到2010年的16年间,中国的信息产业年均增长超过26.6%,经济规模也居全国工业之首。

*争夺话语权,花落谁手?*

研究中国新媒体的专家何舟教授说,中国政府推动新媒体发展最初的本意是为了发展经济,并促进各种经济与科技信息的流通。但中国新媒体的迅猛发展同时也给政府送去一把双刃剑。

中国近4亿网民通过新媒体迅速扩大民间话语权,涌现出一批全球点击率最高的博客写手、网络作家。他们通过新媒体的各种渠道或交流信息,或文责政府,或指点江山。中国网民在利用互联网传播信息,揭露官员腐败方面从2008年起已形成趋势。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在蓝皮书发布会上说,从一定意义来说,谁掌握了新媒体谁就掌握媒介。他说,面对挑战,必须加强研究,趋利避害。因此李慎明说,新媒体是社会各界现在与未来最值得关注的问题之一。

*新媒体, 新战场*

就在首部新媒体蓝皮书所涉及的2009年,中国政府从年初起发动了一场打击网络淫秽违法犯罪活动的运动。2010年初公安部公布战果,一年间关闭了9000多个淫秽色情网站,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5384人,删除网络淫秽信息150余万条,抓获境内版主500多人。

然而,这场打击淫秽色情网站的运动被许多中国网友认定是“意在沛公”,主要为的是打压民间话语权。一些政治论坛网站被关闭,还有不少博主的博客被反复关闭,其中包括中国著名学者崔卫平、艾晓明,艺术家艾未未等名人博客。

“河蟹与草泥马”之战2009年进入白热化,政府大大加强了对网络的管理与监控,直至谷歌中国忍无可忍,2010年早些时候宣布拒绝屏蔽过滤网络搜索,哪怕被迫退出中国市场。

*预测在中国失灵*

中国新媒体研究学者何舟教授说,曾经有人预测,新媒体的发展对那些控制言论自由的国家,比如中国和古巴,会对其政治制度的变革产生影响。

但是他说,现实并不是很多人想像的那样,到目前为止,互联网并没有对中国的政治制度提出严重挑战。

何舟说:“这个是不可思议的,好像是一个悖论。几年前大家都说,对言论控制的国家,新媒体的出现是一个严重的挑战,但是这个严重的挑战被化解了,而且在很多时候挑战还被引导为对国家现行体制起到促进的工具,反而对这些国家推销自己的功劳、推销自己的政策等等还起了一些帮助作用。”

被称为中国公民记者第一人的“老虎庙”张世和对美国之音说,政府砸下大量金钱,又关网、又绑人,维稳成功。

*网民也有胜利的时刻*

不过张世和认为,这只是一时的表面成功:“他们维稳是成功的,但是带来的是什么呢?不言而喻,这种压抑爆发起来是不得了的。从这个角度来讲,他们是成功了吗?不成功,顾了今朝不顾未来,不解决根本问题。”

张世和说,中国网民在2009年也取得了一些成就,比如在安装绿坝和实名制等问题上,政府就败下阵来。

何舟教授说,尽管政府使用很多封锁手段,但中国网民正在有限的空间逐步扩大民间话语权、问责权。

他说:“这些话语空间可能对政治制度的基本结构不会构成挑战,但是对政治制度里头的个别缺陷、可以克服的缺陷方面,还是起到监督作用的。”

因此,何舟教授乐观地认为,新媒体对中国起到了推动社会进步的作用。

中国政府与日益壮大的网民之间展开的博弈看来会继续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