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湖北厅官妻被打 当局维稳制度遭抨击


中国官方媒体证实,湖北省上个月发生一起维稳工作厅级官员的妻子被维稳警察殴打的事件,有关警察已经受到处罚。观察人士说,这一事件凸显了在缺乏法制的中国社会里,任何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

*维稳办领导之妻上访被维稳警察殴打*

中国网络媒体早前盛传一则消息,称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副主任黄仕明之妻陈玉莲因为不满当局对女儿几年前在医院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处理,上个月二十三号到省委上访, 结果在省委大门口遭到武警的殴打。

这则消息在中国网民中引起很大反响。星期二,湖北当地官方网站报道说,武汉市公安局已经对粗暴对待陈玉莲的三名民警做出了处置,包括将其中一名民警调离公安机关。报道说,武汉市公安局表示,民警在执勤时粗暴对待群众是不能容忍的,必须受到严肃处理。报道没有提到陈玉莲是省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黄仕明之妻,只说她是一名退休护士,也没有说她被警察殴打,而是说警察在拉扯中行为粗暴,致陈玉莲受伤。

*江天勇:陈玉莲特殊身份受到民众关注*

北京法律工作者江天勇说,警察殴打访民的事件屡见不鲜,但陈玉莲的特殊身份使她被打事件格外受到人们的注意。

江天勇说:“这次吸引众人目光的是被打者的特殊身份。她是湖北省政法委一个高官的太太,因此引起大家的关注。有人质疑,她如果不是高官的太太,会不会引起这样的关注,会不会查处施暴者就是警察,我也有这样的质疑。”

*冉云飞:互害社会中人人都可能受害*

四川成都的独立评论员冉云飞对湖北省厅级维稳官员妻子被打事件并不感到惊讶。他认为中国目前是一个制度上害人害己的互害社会,人人都不能幸免。

冉云飞说:“我08年就写了一篇文章,说中国是个互害社会,就是说这个社会是互相伤害的,没有任何人可以例外。毛泽东是最能算善终的,可他死后是一个反革命家属。刘少奇死无葬身之地,他的老婆王光美在文革的时候被狠狠地批斗,被打。一个国家主席的老婆也被打,那一个厅长、副厅长的老婆被打有什么奇怪的。说白了,这个制度决定了人人都不可避免受到伤害。”

*“中国维稳制度害己害人”*

一直在顶着当局压力而努力维权的北京法律工作者江天勇说,在中国,法律不能向平民百姓提供保障,同样也不能向官员和家属提供保障,维稳办官员这次也被制度给害了。

江天勇说:“也许这个维稳官员平时对很多人的维稳也是这样。我们知道那些施暴者,武汉武昌分局专门有个班子安排在省委大院附近,专门用来对付上访客。它不对外公开的运行机制就是这样的。这种运行机制会伤害所有人,包括维稳者自己。”

成都独立评论员冉云飞说,陈玉莲的遭遇反映了中国目前奇特和变态的维稳制度。

冉云飞说:“黄仕明干的就是维稳的工作,但他老婆又被维稳,同时他要告警察,他又变成维稳的对象,这是很荒谬的,很吊诡的。中国官方这个制度,说白了,它本来就是很吊诡,只不过现在有网络传媒相对比较发达,然后把这些荒谬和吊诡的东西放大,让更多的人知道它是荒谬、可笑和无耻。”

据多家外省媒体的报道,受害人陈玉莲及其亲属不满武汉市当局对殴打她的几名警察的处置,要求采取更加严厉的处置措施,而身为维稳办领导的丈夫黄仕明已经受到上级的压力,要求其家属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有报道说,陈玉莲宁愿跟丈夫离婚,也不愿屈服。

*江天勇:官民对峙日益加剧*

北京维权人士江天勇认为,黄仕明和陈玉莲夫妇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是党性与人性的较量,反映了党与群众的对峙日益加剧。

江天勇说:“黄陈本来就是一家,是夫妻。但是现在,夫家有另外一个身份,一个维稳官员的身份,是党的人,党性在他头脑中在起决定性作用。而她的妻子,虽然她是官太太,但被打的时候,她就不是官太太,而是一个人。其实这种对峙很早就暴露出来了,只不过官方极力地掩盖这个矛盾。”

官方的报道说,武汉市当局曾派负责人到医院看望和慰问过陈玉莲,并向她赔礼道歉。不过当局显然收紧了对网络媒体的限制,许多有关湖北厅官妻子被打事件的跟贴都被删除,并带出了这样一句话:“指定的主题不存在或已被删除或正在被审核,请返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