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执法不力酿造工业灾难


中国近几个星期来发生了一系列工业灾难,包括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漏油事件。有关当局已经采取了一些灾难预防措施,有些相当严格。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工业安全标准不严,对违反标准的行为也缺乏惩戒力度。

上个月中国大连发生港爆炸,引起漏油。清理工作还在进行。爆炸的起因是,工人们在卸下油轮上的石油后,不当地使用了一种清洁剂,引起燃料着火,数千桶石油爆炸,海湾变成一片火海。

中国当局迅速动员自愿者清理石油。当局说,总共约有1500桶石油。两个星期前,当局宣布,清理工作取得成效,防止了漏油扩散到国际海域。

*官员过度低估漏油范围*

不过,一位美国专家上个星期去了出事地区。他说,中国官员的评估低得荒唐,漏油可能已经漂流到几百公里以外,甚至可能已经到了北韩。

史丹诺是一位独立的海洋保护顾问。他预估,至少有6万吨的石油流入海里。

史丹诺说:“政府和相关行业习惯低估漏油规模及其影响。他们爱夸大救援行动的效率。阿拉斯加、墨西哥湾和其它地方都发生过这样的事。不过,这里的情况特别严重。我认为,人民应该有权利了解政府和有关方面掌握的情况。”

史丹诺说,爆炸使一艘油轮载有的9万吨石油荡然无存。一部分烧掉了。但是工人们收回的油要比官方提供的数目多出几千桶。

*健康及安全标准未受重视*

虽然当局表示大部分的漏油都已经清理干净了,但史丹诺预估,半数以上的油现在还在海里。

史丹诺还说,参加漏油清理工作的数千名工人和渔民的健康及安全标准没有得到重视。

人们回收一桶油能够获得40美元。参加回收的人们没有穿防护服装,许多人用自己的双手来舀起那些原油。

史丹诺说:“他们全身都是石油,而石油的毒性很强,会透过皮肤进入体内。如果人在石油气雾中呼吸,就会把石油吸入体内。我还看到至少一个渔民几乎处于神经紧张的状态。他毫无反应,神情呆滞,实际上因接触化学毒素而精神恍惚。他被紧急送往医院。我还听过许多、许多这样的情况。”

*安全检查员受贿 官员又保护矿主*

政治分析人士说,中国对这次漏油事件的处理凸显出中国在落实安全标准和满足经济增长对能源的需求方面所面临的挑战。

中国能源大部分来自煤炭,有些矿山属于世界上最危险的矿山。每年死于矿难的人数约3000人。仅过去一个月里,就有100位矿工在矿山发生的水灾、瓦斯泄漏或者爆炸中丧生。

当局已经开始着手解决煤矿安全问题,并说矿难死亡人数已经稍有下降。

不过,中国香港劳工通讯副主任蒙罗对中国政府提出的数据表示质疑。他说,提高矿井安全的努力因矿主的腐败行为而受挫。矿主贿赂安全检查员,而地方官员又保护矿主。

蒙罗说:“并不是这个产业赚不到钱,无法负担改善安全所需的费用。事情不是这样的。中国矿业的获利是很高的。原因就是这些矿主违反安全条例的时候,没有人把他们绳之以法。”

蒙罗说,中国每年都发生数百起造成工人死亡的矿山事故,但是只有少数矿主受到刑事追究。

*地方经济增长挂帅*

此外,还有其它问题。上个月,中国南部一个金铜矿发生化学品泄漏泄,邻近一条河里有2000吨的鱼被毒死。

这家公司是中国最大的黄金生产厂家。起初,该公司说,是洪水引起化学品泄漏。但后来调查发现,是这家公司的废水流量太高,而且排水道是不符合安全标准。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的王立德说,部分问题出在地方官员身上。他们的升迁取决于地方经济增长,因此他们对违反安全规定的人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只施以轻微的惩处。

*执法问题严重*

王立德说:“自70年代末以来,中国不断通过了一系列环境法规,渐渐地加强了环护法律框架。不过,我认为,大家都知道,这个系统里仍然存在许多执法问题。所以,我认为真正的问题是,这一连串事故的发生应该是大家最后清醒的时候了。”

最近还发生了一些事故。上个月发生的洪灾将数千桶有毒化学品、石油、树脂和肥料冲入两条河流。

当局说,他们已经回收了将近全部的污染物,只有非常少部分外泄到河里,而且不会对河水的品质造成影响。

中国国营媒体说,警方已经逮捕了一些该为这起事故负责的人,但尚不清楚这些人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惩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