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奥巴马总统就美军结束在伊拉克的作战行动向全国发表讲话


奥巴马总统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对全国发表讲话

奥巴马总统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对全国发表讲话

2010年8月31日,奥巴马总统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就美军结束在伊拉克的作战行动向全国发表讲话。以下是讲话全文的译文,由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IIP)根据白宫发布的讲话稿翻译。

------------------------------------

白宫

新闻秘书办公室

即时发布

2010年8月31日

总统就结束在伊拉克的作战行动向全国发表讲话

椭圆形办公室

东部夏令时间晚8:00



总统:晚上好。今晚,我想对你们谈一谈结束我们在伊拉克的作战使命、我们持续面临的安全挑战和在国内重建国家的问题。

我知道,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到来之时,很多美国人正感到前途未卜。我们已经历了近10年的战争。我们经受了长时期痛苦的经济衰退。有时,在阵阵风暴袭来的时候,我们正努力为我们国家建设的未来——持久和平与长期繁荣的未来——似乎遥不可及。

但这个里程碑应有助于提醒全体美国人,如果我们满怀信心,秉持坚定不移的信念奋勇向前,我们就能决定我们的未来。这个里程碑也应该向全世界发出一个信息:在这个年轻的新世纪,美利坚合众国愿维持并加强我国的领导作用。

七年半以前,布什总统就是在这张办公桌旁宣布开始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从那天晚上开始,至今局势已发生巨大变化。一场解除一个国家武装的战争变成了一场反叛乱的斗争。恐怖主义和宗派战争曾使伊拉克陷入分崩离析的危险。数千名美国人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数以万计的人受伤。我们在国外的关系一度紧张。我们国内的团结遇到了考验。

美国经历了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之一,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上述种种惊涛骇浪。然而,在潮起潮落之时,有一点始终不变。在每一个转折的关头,美国的男女军人都满怀勇气和信念为国效力。作为总司令,我为他们的贡献感到无比自豪。我同所有美国人一样,为他们做出的牺牲,为他们的家属做出的牺牲感到无比敬佩。

在伊拉克服役的美国军人完成了分配给他们的每一项使命。他们战胜了一个为本国人民制造恐怖的政权。我们的军队与同样作出了巨大牺牲的伊拉克人民和联盟伙伴一起,逐街逐巷地进行作战,帮助伊拉克抓住机会,争取更美好的未来。他们为保护伊拉克人民改变战术,为伊拉克安全部队提供训练,铲除了一个个恐怖主义头目。由于我国军队和民事人员的参与,也由于伊拉克人民保持坚韧不拔的精神,伊拉克获得了迎接新的命运的机会,即使依然面临众多的挑战。

因此,今晚我宣布美国在伊拉克的作战使命已经结束。“伊拉克自由行动”(Operation Iraqi Freedom)已经结束。现在伊拉克人民承担着维护本国安全的主要责任。

这是我在竞选美国总统期间向美国人民所作的保证。去年2月,我宣布将我军各战斗部队撤出伊拉克的计划,同时加倍努力增强伊拉克的安全部队并支持伊拉克政府与人民。

我们现在实施了这一计划。我们已有将近10万美国军队撤出伊拉克。我们关闭或向伊拉克移交了数百个基地。我们已将数百万件设备移出伊拉克。

至此,由伊拉克人为本身安全负责的过渡工作已经完成。去年夏天,美国军队撤出伊拉克各城市,伊拉克部队已经以相当高的技能和对公民同胞的承诺发挥主导作用。即使伊拉克继续发生恐怖主义袭击,但破坏安全的事件已接近战争开始以来的最低纪录。伊拉克部队已经向“基地”组织主动出击,在伊拉克主导的行动中铲除了其很多头目。

今年伊拉克还进行了有信誉的选举,众多选民踊跃投票。在伊拉克人根据选举结果组建政府的过程中,看守政府已到任视事。今晚,我希望伊拉克领导人以一定的紧迫感促成一个广泛包容的政府,做到公正、有代表性并向伊拉克人民负责。这样的政府成立后,毫无疑问:伊拉克人民将有美国作为强大的合作伙伴。我们的作战使命已经结束,但我们对伊拉克未来的承诺并未结束。

展望未来,美军的一支过渡部队将继续留在伊拉克,完成一个截然不同的使命:为伊拉克安全部队提供咨询和协助,支持伊拉克军队完成有针对性的反恐怖主义使命,同时保护我国的平民。按照我们与伊拉克政府达成的协议,所有的美国军队将在明年年底前撤离。在我军缩减人员的同时,我们忠于职守的文职人员——外交官、援助工作者和顾问——正在成为支持伊拉克的主力,协助伊拉克加强政务,解决政治纠纷,重新安置因战争流离失所的人口并建立与该地区和全世界的联系。这就是副总统拜登(Biden)通过今天在那里的访问向伊拉克人民传递的信息。

这种新的方略反映了我们与伊拉克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以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为基础的伙伴关系。当然,我们的作战使命结束不等于暴力的结束。极端主义分子将继续引爆炸弹,攻击伊拉克平民并企图引发宗派冲突。但最终这些恐怖主义分子不可能得逞。伊拉克人民是一个自豪的民族。他们已经拒绝了宗派战争,他们不愿看到无休止的破坏。他们明白,最终只有伊拉克人才能解决自己的分歧,巡逻自己的街道。只有伊拉克人才能够在自己的疆界内建立一个民主国家。美国可以做和将要做的,是为既是朋友又是合作伙伴的伊拉克人民提供支持。

结束这场战争不仅符合伊拉克的利益——也符合我们本身的利益。为了让伊拉克人民掌握伊拉克的未来,美国付出了巨大代价。我们把我国男女青年送往伊拉克,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在国内预算紧缩之时在国外花费了大量的资源。我们仍坚持不懈,是因为我们同伊拉克人民有一个共同信念——相信从战争的废墟中,一个新的开端会在这个文明的摇篮中诞生。通过书写美国和伊拉克历史上这一非凡的篇章,我们履行了自己的责任。现在,是翻开新的一页的时候了。

当我们翻开新的一页之时,我没有忘记伊拉克战争在国内始终是一个争论激烈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也是翻开新的一页的时候了。今天下午,我与前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通了话。众所周知,他和我从一开始就对这场战争看法不一致。然而,没有人能怀疑布什总统对我国军队的支持,也没有人能怀疑他对我国的热爱和对我国安全的承诺。我曾经说过,有支持这场战争的爱国者,也有反对这场战争的爱国者。但对我们男女军人的敬佩,对伊拉克未来的希望,我们同心同德。

我们的民主之伟大是因为我们有能力超越相互间的分歧,也是因为我们在迎接面前的诸多挑战之际有能力吸取过去的经验。对于我们的安全来说,没有任何挑战比我们与“基地”组织(al Qaeda)的斗争更为关键。

所有的美国人,无论其政治立场如何,都支持使用武力抗击那些在9/11袭击我们的人。今天,当我们在阿富汗的作战行动持续将近10年之际,有些人可以理解地就我们在那里的使命提出了一些尖锐的问题,但我们决不能忘记什么是利害攸关的问题。就在此时此刻,“基地”组织正在阴谋策划攻击我们,该组织的头目仍然窝藏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接壤的边境地区,我们一方面防止阿富汗再次成为恐怖主义分子的基地,另一方面也将挫败、瓦解并战胜“基地”组织。目前,随着我们在伊拉克缩减人员,现在我们能够为采取攻势运用必要的资源。事实上,在过去19个月内,全世界各地有十来个“基地”组织的头目以及数百名“基地”组织的极端主义同伙已经被击毙或捕获。

在阿富汗,我已下令部署更多兵力,在戴维·彼得雷乌斯将军(General David Petraeus)指挥下英勇作战,大灭塔利班(Taliban)的气焰。

如同在伊拉克的增兵,这些部队将仅在那里逗留有限的时间,为阿富汗人民提供机会建设自己的能力并为本身的未来提供安全保障。但是,就像在伊拉克的情形一样,我们不能代替阿富汗人做最终必须由他们自己去做的事情。这就是我们正在训练阿富汗安全部队并支持对阿富汗面临的问题采取政治解决方案的原因。明年8月,我们将开始向阿富汗转交责任,我们撤军的步调将根据当时当地的情形而定,但我们对阿富汗的支持仍将继续。然而毫无疑问:责任的转移必须开始 – 因为没有尽头的战争既不符合我们的利益,也不符合阿富汗人民的利益。

确实,我们从在伊拉克行动中吸取的教训之一是,美国在全世界的影响并不仅仅局限于军事力量的作用,我们必须使用我国实力的各个方面 – 包括我们的外交、我们的经济力量和美国的榜样力量 –保障我国的利益,支持我们的盟友。我们对于未来提出的设想不能只出于我们的忧虑,而且也需要考虑到我们的希望 – 这个设想需要既认识到全世界确实存在的危险,同时也看到我们这个时代能提供无穷的机会。

今天,以往的对手和平相处,新兴的民主政体成为潜在的伙伴。我国商品的新市场遍布从亚洲到美洲的广大地区,推进中东和平的新一轮努力明天将在这里开始。亿万年轻人冀望着摆脱贫困和冲突的枷锁。作为自由世界的领袖,美国将不仅在战场上战胜那些传播仇恨和毁灭的败类,– 我们还将带领那些愿意与我们共同努力的人们,把自由和机会扩展到全人类。

现在,我们必须在我们国内开始这种努力,纵观我国历史,美国一贯愿意承担在全世界增进自由和人类尊严的重任,并认识到这与我们自身的自由和安全息息相关。但我们也了解,我国在国外的力量和影响必须牢固地建立在国内繁荣的基础上,而繁荣的基石必须是日益兴盛的中产阶级。

令人遗憾的是,过去10年来,我们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加强我们自身繁荣的基础。我们在战事上开支了万亿美元,往往通过从海外借贷。因此,这也减少了对我们本国人民的投资,并导致创纪录的赤字。长期以来,我们拖延了对一系列问题的艰难决策,从我国的制造业基地到我国的能源政策,乃至教育改革等等。结果,大量中产阶级家庭工作更辛苦,报酬却在减少,同时我国的长期竞争力面临危险。

所以,在这个时刻,随着我们逐步收缩在伊拉克的战事,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坚定不移,以在海外服务的我国军人的同心同德的精神迎接国内的种种挑战。他们经受了面临的一切考验。现在,轮到我们了。现在我们有责任以他们为榜样,共同努力,我们大家同心协力,捍卫世世代代无数人为之奋斗的理想-更美好的生活在等待着每一个愿意为之努力,为之奋斗的人。

我们最紧迫的使命是恢复我国经济,使数百万失业的美国人重返工作岗位。为了加强我们的中产阶级,我们必须为我们所有的孩子提供他们应得的教育机会,为我们所有的工人提供他们参与全球经济竞争所必要的技术。我们必须大力推动能创造就业机会的行业,结束我们对外国石油的依赖。我们必须发挥创新精神,使新产品源源不断流出我们的装配线,鼓励我国企业家发挥自己的创意。这并非易事。然而,在未来的日子里,这必须是我国人民的核心使命,也是我作为总统的中心职责。

这项职责的内容之一是,确保我们履行我们向那些如此英勇地为国效力的军人做出的承诺。 只要我还担任总统,我们将维持举世无双的作战部队,我们将竭尽全力为我们的退伍军人提供良好的服务,如同他们为我们效力一样。这是一种神圣的信任。这正是为什么几十年来我们已又一次为退伍军人提供大量拨款的原因。我们正在医治当代战争特有的创伤--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及创伤性脑损伤--同时为我们全体退伍军人提供他们应得的医疗服务和福利。我们正为《后9/11军人安置法案》(Post-9/11 GI Bill)拨款,帮助我们的退伍军人及家庭追求大学教育的梦想。《军人安置法案》曾为二战老兵--其中包括我祖父--提供了帮助,使他们成为我们中产阶级的支柱,因此,今天的男女军人也必须有机会为壮大美国经济施展才华。以负责任的方式结束战争,从某些方面来说需要支持那些曾经参加作战的人员。

两周前,美国驻伊拉克最后一支作战部队--陆军第四装甲旅(Fourth Stryker Brigade)--在黎明前时分踏上了归途。成千上万的士兵和数百辆军车离开巴格达,最后一批队伍在凌晨进入科威特。七年多以前,美国军队和联盟部队沿着同样的道路火力推进,但是这次却一枪不发。只看见一支车队满载着英勇的美国军人踏上回家之路。

当然,战士们放弃了很多东西。战争开始时,有些人还只有十几岁。很多人曾转战多次,远离同样勇敢地承担自己的重任的家人,得不到丈夫的拥抱,没有母亲的亲吻。最令人痛苦的是,自战争开始至今,第四装甲旅的55名成员作出了最后的牺牲,成为在伊拉克献出自己生命的4,400多名美国人的一部分。一位上士曾说,“我知道对我那些在战斗中牺牲的战友们来说,这一天也许有着非凡的意义。”

这些美国人为了两个多世纪以来我国人民刻骨铭心的价值观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与近150万曾在伊拉克服务的美国人一样,他们在一个遥远的地方为他们从不相识的人作战。他们直视人类最黑暗的发明——战争——帮助伊拉克人民寻求和平之光。

在没有受降式的年代,我们必须通过我国伙伴的成功和我们本身的国力争取胜利。一个个为国服务的美国人加入了一支由英雄组成的队伍,连绵不绝,世代延续,从列克星敦(Lexington)到葛底斯堡(Gettysburg),从硫磺岛(Iwo Jima)到仁川(Inchon),从溪山(Khe Sanh)到坎大哈(Kandahar)—任何参加作战的美国人都可以看到,我们子孙能过上比我们更好的生活。我们的军队是我们国家这艘航船上的钢筋铁骨。我们的国家可能正在渡过激流险滩,但我们因此获得了信心,坚信我们的航向正确无误。冲破黎明前的黑暗,光明就在前方。

谢谢大家。愿上帝保佑诸位。也愿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保佑所有为她服务的人们。

结束。东部夏令时间晚8:19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 http://www.america.gov/mgck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