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寻求立法解决农村土地权益纠纷


甘肃的农田

甘肃的农田

中国国务院有关部门正在寻求立法途径处理集体土地的征收和失地农民的补偿问题。这个问题所引发的各地农民维权行动引起了当局对社会稳定的担忧。然而,中央政府的这项立法努力可能正遭遇地方政府的强势阻挠。

随着中国各地城镇化的进一步推进,各地农民 与开发商以及当地政府部门在土地方面的纠纷也进一步加剧,群体性事件层出不穷。

*维权人士:地方政府卖地发财 农民喊亏*

山东省沂水县民间维权人士李向阳说,在地方政府永无止境地追求土地财政收入的形势下,农民的利益被抛在一边,双方纠纷越来越多,愈演愈烈。

李向阳说:“为什么发生土地方面的纠纷呢?道理很简单,就是政府一昧地增加财政收入。他们高价卖地得到的钱又不对农民合理地补偿,所以农民就上访了,矛盾就发生了。”

*当局酝酿立法 律师称赞*

农民爱土地

农民爱土地

这个星期,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出席第四届夏季达沃斯年会时表示,中国目前城镇化率大约是46%,但是这些年确实出现土地城镇化超过人口城镇化的现象。他批评地方财政收入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卖土地,一手从农民那里廉价得到土地,另一手又高价卖给开发商,而农民合法的土地得不到应有的保障。温家宝说,这个问题需要从制度上加以解决。

北京《新京报》星期五的一篇报道援引北京大学法学院消息人士的话说,国务院目前正酝酿以立法的方式解决农村集体土地征收和补偿中存在的问题。

经常为失地农民维权的四川成都律师冉彤对中央政府的立法行动表示赞赏。他说,农民的土地权以及失地后的补偿标准需要通过立法去理清。

冉彤说:“如果不能从法律上明确农民的权利的话,这个权利始终掌握在地方政府官员手中。地方官员为了他的政绩,为了他的权利,不惜一切压低农民的土地价格,不惜一切地抢夺农民的土地。矛盾(的根源)就是在这里。”

*立法阻力重重*

农村土地

农村土地

不过,消息人士说,国务院的这项立法工作正遇到重重阻力,进展缓慢。

《新京报》的报道说,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认为,国有土地征收条例已经遭遇地方政府的阻力,与其匆忙出台集体土地征收法,还不如慎重制订一部能有效实施的法规。

成都律师冉彤说,成都市去年卖地至少赚了四百亿元,中央政府很难说服地方政府放弃卖地带来的巨大利益,政府不让利,农民也就难以得到自己合法的土地权。

冉彤说:“这个问题是非常严重的。中央政府面临很大的压力,因为中央政府靠地方政府支持,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号令是出不了中南海的。”

面对各地农民越来越大的怨言,中国国土资源部今年七月颁布一项新的土地征用和补偿政策,规定补偿金要直接下发到农民手中,并再次禁止强制拆迁。

不过,山东民间维权人士李向阳说,在地方政府和官员强大的利益驱使下,无论是中央的通知还是国家的法律,都很难在地方上得到推行。

在此之前,国家的相关政策规定,失地农民的安置补助费主要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安置单位发放给受影响的农民,但是这项补偿金经常被截流和挪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