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西藏当代艺术首次进入主流平台


裴庄欣的《香格里拉的庆典》

裴庄欣的《香格里拉的庆典》

一个较大规模的西藏当代艺术展正在北京宋庄举行。有评论认为,这是西藏当代艺术首次进入主流平台,具有特殊意义。

*“烈日西藏”展汇集近200部作品*

2007年北京曾经举办过一次西藏当代艺术展。不过那时,参展艺术家只有7人,作品仅30余幅。这次宋庄文化艺术节的《烈日西藏--西藏当代艺术展》则聚集了51位艺术家的近200幅作品。

参展者以西藏当地艺术家为主,也包括十几位长期生活在西藏的汉族美术工作者。艺术形式亦较前丰富了许多,既有绘画、雕塑,也有装置作品和摄影、录像作品。

西藏大学艺术学院教师噶德,既是策展人之一,也是参展艺术家。他认为,这次展览的最大意义在于“真正地能够进入到主流的一个平台上去展示。因为之前的作品呢,基本上都是在商业性的画廊,都是在边缘的一个状况去展示的。这次应该说是内地的当代艺术主流的圈子里,真正地承认了西藏当代艺术的一个存在吧。”

*《经筒》:意识形态成为“日常经”*

噶德的作品《经筒》中的两只筒

噶德的作品《经筒》中的两只筒

和上次展览相同的是,参展作品显示了艺术家对于西藏现实的思考,而且更为深刻了。主要策展人、美术评论家栗宪庭曾赴西藏考察。他在观看参展作品后表示,“所有我们这些外来人都无法真正体会但可以感受到文化身份的危机、信仰的矛盾、被侵蚀的宗教、文化的混杂和破碎、环境的污染、汉化的严重、西方消费主义的侵入......带给西藏人的那种切肤之痛。”

进入美术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噶德的装置作品《经筒》。红色木架上矗立着四个藏传佛教经筒,上面分别锻造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四代中共领导人的经典口号。栗宪庭分析说,转经筒是藏人日常的修行行为,但50年代至今,意识形态同样成为藏人生活的“日常经”。

噶德表示:“现在西藏文化已经受很多的因素的影响,处于一个非常大的变革的时期,包括信仰上的变化。我们都是在单位上,每个星期四下午都要学习相关的文件,类似这种口号。我就觉得这个跟念经很像。”

*《经文》:网络文本取代传统经书*

《佛》系列中的《观世音》

《佛》系列中的《观世音》

宗教受到的冲击还不止于此。贡嘎嘉措用商标和时尚图像贴出的佛像,直白而有力地表达了消费文化侵蚀西藏这块宗教圣地的感觉。强桑的《佛》系列,则直接把佛画成机器人的形像,其中不乏象征暴力、色情、时尚的符号。

在噶德的另外一幅作品《经文》中,经书的内容均来自手机短信或微博等网络上的流行语。

噶德说:“以前经书作为西藏人的一种行为规范,它是起作用的,现在是不起作用,现在起作用的可能更多是网络、更多是现在的这种交流工具。”



*《三十个字母》:冀望藏文复活*

《三十个字母》

《三十个字母》

两个大型作品格外引人注目。一个是亚次丹和次格的《酒塔》,另一个是诺次的《三十个字母》。《酒塔》用啤酒瓶搭成的一个高大佛塔,在传统上喝青稞酒和信仰佛教的西藏,其寓意不言自明。《三十个字母》则把30个铁铸的超大型藏文字母嵌入土中,以期引起人们对藏语文的关注。

噶德说:“他就是觉得,西藏的文化应该更加地关注自己的母语吧。随着这种流行文化各方面的传播,藏文的功能越来越少。他希望更多地能够让藏文复活吧。”

*《香格里拉的庆典》:宗教商品化*

裴庄欣在1971年15岁时去西藏支边,在那里工作了近20年,过去曾画过一些革命理想主义的宣传画。在他这次参展的作品《香格里拉的庆典》中,革命理想主义已经不见踪影。

裴庄欣说:“今天我这张画反映的是完全不同的一个西藏。我用的是人民币50元的布达拉宫的一个背景,我用我家里陈列的一堆玩具的喇嘛佛像,我觉得(是)一种宗教的戏剧化跟玩偶化、商品化。原来我的家就在布达拉宫下面,现在连地址都没有,所以我画这张画,对我来讲,是一个心理的安慰和一个回忆吧。”

遗憾的是,由于他现在是美籍华人身份,而西藏目前只对组团去的外国人开放,所以他已很难再回西藏搞创作了。

*西藏当代艺术新方向受到关注*

展厅内景象

展厅内景象

展览引起观众的巨大兴趣,他们对作品都有自己的理解和解释。来自台湾的蔡小姐注意到一个题为《方向》的油画系列。她说:“感觉他们有一些人是在寻找当代的一些新的方向。”

北京通州的一位老人认为,次仁念扎的《塑料》、《铁鸟》等作品体现了画家对于环境污染的关切。

退休美术编辑王先生的感受是“它给人一种更多地体现传统的、佛教的境界,但是又感觉到藏族的土生土长的画家们也是跟随着世界前进的步伐,他们又有若干新的理念融合进去了。”

西藏当代艺术展是9月10日开幕的,将于10月10日闭幕。

西藏当代艺术展在北京举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