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温州被碾死上访村长家属拒官方结论


村民为上访村长设在祭台

村民为上访村长设在祭台

浙江温州乐清上访村长钱云会“被碾死案”所引发的大规模警民冲突,目前逐渐平息下来,但受害人家属仍不接受官方做出的“交通肇事”的结论。据说,目前还有几位证人被当局扣押,但警方称是以“妨碍公务”扣押这些人。

在浙江乐清寨桥村上访村长钱云会12月25日上午被离奇碾死以后的“头七”祭祀日,也就是新年1月1号,数以千计要求得到事实真相的村民和附近村的民众云集寨桥村,表达对维权村长离奇死亡的愤怒及对官方结论的不满。当局派出大批军警阻拦、驱散,引发大规模警民对峙和冲突。

*局势趋于平静*

警察在寨桥村严密设防

警察在寨桥村严密设防

不过,到1月4号星期二,据仍在乐清的几位公民记者讲述,局势已经平息下来,村里已经没有什么警察,先前的几十家媒体和公民调查团也陆续撤离。

人仍在乐清的维权人士刘德军星期二上午向美国之音讲述了寨桥村的最新情况:

刘德军:因为1号那天是头七,许多人要祭奠村长,然后有些人说是要去游行,所以当时发生了警民冲突。第二天开始就平静了,以前抓的人放了一些,现在还有4个人还在被关。

记者:那抓进去的人基本上都是证人吗?

刘德军:呃,对,有的是带领记者去接受采访的,有的,应该是证人吧。有的是在现场被抓的。

记者:那村里头警察还多不多,防暴警察?

刘德军:没有,这几天就没有什么武警、防暴警察了,就是前天还有一辆警车。昨天就是一辆普通的黑车停在村口。

另一位仍坚持留在乐清的公民记者郑创添星期二向记者说,据村民讲述,知道事发情况的村民都被带走了,事实真相如何说不清楚:

郑创添:现在网友关注团都撤了,记者也在陆续准备在撤。最多的时候有4、50家媒体在这里,现在媒体都准备撤了。

记者:就是说,势态已经平息下来了,是吧?

郑创添:是这样的。现在几乎就是说,所有媒体得到的,能采访到的都是这些东西,村里有些人敢说话,有些人不敢说。然后,说话的也是不着边际的。据村民说,我们是没有采访到实际证人,知道情况的都给带走了。

*家属无可奈何*

记者星期二联系上“被碾死”上访村长钱云会的儿子钱成旭。钱成旭表示,他们家属无法接受政府的结论,但是,钱成旭明显对目前家中遇到的悲剧感到无可奈何:

记者:就是说,交通肇事事故,你们家属能接受吗?

钱成旭:这个现状,现在我也不清楚,接受这个,5大疑点群众都知道,我有什么办法。

记者:据说,几个证人,现在大家呀,村民都很害怕,就是现在谁出来说话就给抓起来,是不是?

钱成旭:我听说是这样的。

记者:现在有没有政府部门跟你们家属联系说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钱成旭:昨天,他说,那个人也好象是镇里的什么人,我也说不清楚,他也做不了主,就是叫我怎么办,就这样。

记者星期二下午打电话给温州市公安局,外宣处的王处长称有关部门正在对这起“交通肇事”案件进行审查,并否认当局扣押证人。

王处长:根据国家法律的有关程序性要求,现在已经报到检察机关在审查、逮捕阶段。
记者:现在还有好几个就是当时村里的证人现在还在被警方扣押,是吗?

王处长:没有这么回事。我们怎么能扣押证人呢。

记者:村里有好几个人说......

王处长:但是,当时不是发生了妨碍公务的案件吗,现在那些在押人员都是妨碍公务的犯罪嫌疑人。

虽然乐清上访村长死亡案件所引发的轰动似乎平息下来,但是案件的真相如何目前是各说各话,不得而知。

非政府组织“公盟”调查团队的维权律师彭剑、法律维权人士许志永、维权人士刘沙沙等人在当地调查后,12月31日得出的基本结论也是交通事故。但是,由于乐清当局在强征土地和由此村民上访遭遇打压所引发的村民对政府的强烈不满,以及为村民整体利益上访而历经关压磨难的钱云会村长的惨死,引发了村民强烈的悲愤情绪,加重了村民对上访村长死因的疑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