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新证人:乐清钱云会村长被谋杀


村民祭奠村长钱云会

村民祭奠村长钱云会

就在浙江温州乐清寨桥村钱云会村长被碾死案似乎淡出外界视角之际,中国经济时报新闻中心常务副主任、高级记者刘建锋1月13号在网上发布对钱云会案详尽的调查报道,提出新的证人和证据,挑战警方有关“交通肇事”的结论。

中国知名揭黑记者、中国经济时报高级记者王克勤星期四凌晨在网上表示,希望能有网站发表他的同事刘建锋有关乐清钱云会案的调查报道。不过,王克勤星期四上午向美国之音证实,刘建锋的报道最后是在他本人和刘建锋自己的博客上发表的。刘建锋题为《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的报道曝光后,立即在网上疯传,引起轰动。

*最新调查报告挑战警方结论*

刘建锋报道的主要焦点是:多位证人呼吁中央派出专案组彻查钱云会死亡案;工程车被指证当天9时25分即停在死亡点5米外;全程目击证人与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签署保密协议,并保证对中央调查组出面作证,证实亲眼看见钱云会被谋杀过程;调查显示案发时间应为上午9:30左右而非警方公布的9:45;钱云会死前有摁下微摄录设备按钮从而拍下死亡过程的可能;相关证据,正等待中央派出调查组走访取证。

刘建锋的报道说,“12月30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寻访到乐清公民目新一(化名)。在记者提供保密保证书,保证绝不在报纸和网络等公开场合透露他的身份、职业、姓名后,他也为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签署了一份保证书,保证在获得人身安全保障的前提下,对中央调查组出面作证,证实自己亲眼目睹了钱云会被谋杀的过程。”

报道说,“目新一(化名)说自己那天正好到寨桥去看朋友,从小卖部那边进村,在村里与公路平行朝南岳镇方向走,和公路相隔只有一排房子,快走到靠近村口位置时看到钱云会被谋杀的过程。”

证人说,“9点25分,工程车停在距离钱云会死亡点5米左右远的地方,当时车上没有人。9:30─9:33,这是事发的真正时间。”

证人还说,“4个戴头盔穿蓝色特警衣服的人,身上没有警号,他们用警棍把钱云会打倒,压住后招手喊工程车过来,停在5米外的车子慢慢地开过来,那边两个人闪开到车子外边去,这边两个人按着,车子后边还有20多个穿特警服装的人。车轧过来后,车后面有两个人上前来看死没死。这时钱成宇走到车子跟前来了。钱成宇当时喊,这个人是谁,这个人是谁。”

证人继续说,“司机从车上下来后,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司机被人带走了。”

证人还说,“后面穿警服的拦住钱成宇,不让他追司机。我看到,有四个到了现场的目击者,钱成宇不是第一个目击者,第一个是女的,她干涉,被穿特警服的人一把甩开,她出现20秒之后,钱成宇出现,钱成宇出现之后25秒左右,第三个目击证人到达现场,再隔15秒,现场出现了第四个目击者。”

*新证人保证对中央调查组作证*

报道说,在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明之所以一直没有出面作证时,新证人说,“有目击证人公开举报谋杀,警方没有立即立案侦查,反而派大队特警把现场清理破坏掉,目击证人钱成宇被抓捕、黄迪燕全家都被死亡威胁,我不敢相信乐清、温州和浙江的警察。只有中央调查组下来,我得到了全家人的安全保证,才能对调查组作证。”

针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提出新的证人及其他新的证据直接挑战警方“交通肇事”的结论及其公信力,记者星期四致电先前曾联系过的温州市公安局外宣处和办公室,电话都无人接听。另外,温州市委宣传部外宣处也无人接听电话。

记者星期四上午联系上钱云会的儿子钱成旭。钱成旭表示,他不清楚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的报道在网上发布之事,只是希望通过调查能找出事件的真相。

他说:“这件事它说是交通,我们现在能力也没有,钱都没有,怎么搞。我爸爸他死得是这个样子,是不是交通意外呢,好象这还需要调查调查,是不是。是人的话,深入想一想,这个是交通事故吗?”

钱成旭表示,到目前为止,有关当局仍未与他家联系,商讨善后处理事宜。

从中国揭黑第一记者王克勤星期四上午10:22分上传刘建锋的报道,到下午3点,这篇报道的点击已经达到近2万4千次。另外,刘建锋本人的博客从10点:55分上传报道也已经有几千的点击。网友为防止两人的博客被“和谐”,在网上疯狂转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