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全球人口老龄化的经济影响


老人们走在漫漫人生路

老人们走在漫漫人生路

---VOA专访作家泰德·费什曼

全球人口老龄化正在加速。到2030年,世界范围内65岁以上的人口将突破10亿。老龄化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将产生什么样的经济影响?中国是否作好了应对的准备?长期跟踪中国经济的资深记者兼作家泰德·费什曼刚刚出版了新书<<银发震荡>>(Shock of Gray)。费什曼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

Q: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费什曼先生。
A:我很来高兴美国之音作客,谢谢。

Q:我们先聊一下佛罗里达州的萨拉索塔市。您在书里把这座城市比喻成老年人口护理行业的硅谷。我们的观众当中很多人熟悉加州硅谷和它的象征意义,但对佛罗里达州的萨拉索塔可能就不那么熟悉了。能不能解释一下这两个地方为什么可以相提并论?

A:萨拉索塔不是一座山谷,它座落在美国南部佛罗里达州的西海岸,滨临墨西哥湾。这里全年阳光充足,风景优美,也是个退休养老的好去处。正是由于萨拉索塔从年龄结构来说是美国最老龄化的城市,因此这里也吸引了一系列面向老龄人口的产业。这里有上百家专为老年人服务的房地产公司,上百家医疗护理机构,很多极有商业头脑的人寻求在这里创业,就象IT创业者向往加州硅谷一样。这里的地区经济如此繁荣,为世界其他地方提供了一个老龄人口服务的样本。

Q:传统上,人们往往把人口老龄化和发达经济体联系在一起。但您在书里是不是在宣传这样一种观点,就是人口老龄化已经成为一种全球性的普遍现象?

A:是这样。整个世界都在变老,只有少数一些国家不在此列。这是因为在全球范围内,家庭的规模都在变得越来越小。这种情况在中国尤其突出,东亚其他国家也是如此。还有一些我们一般认为人口结构非常年轻的发展中国家其实也在老龄化。比如说,最近,我们在新闻里看到很多中东国家的年轻人走上街头抗议示威的报导。人们通常的想法是这些国家年轻人口太多造成了这种局面。这可能有一定道理,但即使是这些年轻人,他们的家庭和他们上一代人的家庭相比,也已经小了很多。这种人口结构的变化和发达国家相比,其实只晚了一代人而已。

Q:这种变化是否把世界分化成年轻国家和老龄国家?对于这两类国家来说,它们面临的经济影响是什么?人们通常认为,人口红利让年轻国家享有一定经济优势,老龄国家则处于劣势。这种看法是否过于简单化?

A:这种看法有点简单化,但也有一定道理。我在书里就此作出的描述是一种全球性的,源源不断的“年龄套利”(age arbitrage)。老龄化就业人口是世界上最为昂贵的就业群体,尤其是在发达国家。很多老龄化国家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更加年轻的,不受和年龄有关的成本拖累的就业大军。这些国家目前主要集中在非洲和东南亚地区。

Q:这对全球化有什么影响?您提到了就业人口的转移,那么在贸易和投资方面,我们看到了那些影响?

A:我相信全球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是经济一体化的驱动因素,这种人口趋势让全球化成为必然。商品现在更多地从发展中国家流入发达国家,主要原因就是发达国家在试图摆脱本国就业市场上和老龄化相关的人力成本。我相信这是创造全球经济繁荣的正确配方。这个过程也有一定的周期性。比如说,中国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年轻劳动力的主要供应国。中国的劳动力构成正在经济巨大变化,城市化进程加快,家庭变小,中国最终也将出现劳动力短期。我们知道这种情况在中国的一些地区已经出现。中国最终也要到海外寻找更加年轻的劳动力市场。

Q:我们关注一下中国。毫无疑问,中国面临未富先老的问题。也有人会说,中国试图在变老之前,尽可能先变得富裕。您觉得中国经济对于人口老龄化是否作好了准备?

A:我们认为中国在这个问题上作出了自己认为是必要的选择。中国需要尽可能快地扩张经济,同时尽量减少年轻劳动力面临的和老龄相关的成本,同时减少他们的雇主面临的类似成本。这就意味着,中国有上亿的老龄人口将被排除在经济奇迹之外,中国目前还没有给这部分人提供充分的就社会保障网络。这些人主要还是依靠家庭养老。所以,我们在中国看到的情况是,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在迅速扩张,但与此同时,一个更庞大的群体游离在经济奇迹之外。

Q: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费什曼先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