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贵州省一批维权人士下落引关注


贵州省一批维权人士自从上月茉莉花行动掀起后,陆续被当地警方带走,目前下落不明,家人和媒体协助追查也没有结果。鉴于北京正在召开“两会”,家属们寄希望会议结束后,当局能会放人回家。

*软性拘押*

中国维权网的消息说,贵州省贵阳市警方,目前非法拘押了一批中国异议人士,他们大都是上个月中旬以后,也就是“茉莉花行动”开始在中国出现期间,被贵州省贵阳市警方以各种软性理由拘押,例如,“请喝茶”,“去旅游”等,而且没有出示正式法律文书。

*李任科案*

时至今日,拘押期已经20多天,大大超出一般刑事拘押的期限,家人越来越着急。李任科是贵阳维权人士,也是《08宪章》的签署人。2月19号被贵阳市延中派出所带走,开始时还有点音讯,后来音讯全无。

他的妻子黄女士对美国之音说:“现在我们没有他的联系,也联系不上,也见不到面。什么消息也没有,没有他的情况,现在怎么也联系不上。”

李任科的妻子说,贵阳市延中派出所人员是上月中旬将她丈夫带走的:“2月19号,派出所将他带走,是贵阳市延中派出所的人。带走时我还在睡觉,带走的人是两个警官。后来两三天还能见到面,后来就见不到面了。”

记者打电话到延中派出所,当局拒绝电话提供情况,要求到场查询。

*陈西电话*

与此同时,记者今天还试图同其他贵州省知名维权人士联系。打通贵州维权人士陈西家中电话后,记者听到:“您所播打的电话已关机。”再拨叫他的手机,得到的答复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隔了一段时间再次拨叫,结果也是一样。

*无数关注*

国内外舆论高度关注贵州省这批维权人士的状况。廖双元律师就是其中之一,由于他已经更换了电话,但是还是有许多人试图使用老号码找他。

持廖双元原来号码的女士说:“他(廖双元)以前用这个卡,但是现在不用了,我知道很多人打我这个电话找他,我知道他是一个律师。”记者:“现在他的下落不明,大家都在找他。”女士:“我知道,大家打我这个电话找他。”记者:“一天能打多少电话找他?”女士:“很多,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在打。电话数量说不清楚,太多啦。”

*多人状况*

除此之外,贵州省维权人士黄燕明、吴玉琴、全林志、庐勇祥嘛崇标等人也联系不上,而且被拘理由不明。不过据报导,贵州省维权人士莫建刚已经被明确“刑事拘留”。徐国庆、申有连3月7号被释放回家,但是被严格监视,行动受限。

*盼“两会”后*

维权人士李任科的妻子黄女士为丈夫健康着急,而派出人说,到时上级会有指示:“我去派出所,派出所说,上级指示,到时候就会放出来,因为现在开‘两会’嘛!”黄女士还说:“平时他(李任科)的胃不好,最忧虑的地方怕他在里面不吃饭,不喝水,不睡好觉。”

*“先发制人”*

《今日美国》报援引美国外交关系理事会中国法律问题专家孔杰荣的话说,中国政府对维权律师等异议人士的打压,目前以往更加厉害。还有舆论说,政府目前非常恐慌,为维稳往往“先发制人”,当舆论注意力集中在其他热点和突发事件时,对维权人士的打压会更厉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