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六四事件与中国茉莉花革命


2月20号:茉莉花革命抗议者在中国驻香港联络办公室前

2月20号:茉莉花革命抗议者在中国驻香港联络办公室前

在“六四”事件22周年到来之际,一位美国学者关于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文章受到广泛的关注。如何看待中国茉莉花革命没有像在阿拉伯世界那样扩散开来的现象,学者和专家各抒己见。

*学者:中国茉莉花革命失败了*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学者戴尔·斯旺茨(Dale Swartz)最近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文章,标题是“(失败的)中国茉莉花革命”(Jasmine in the Middle Kingdom-Autopsy of China's (failed) Revolution)。斯旺茨认为,同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相比,在当局的迅速反应和无情镇压之下,中国的茉莉花散步没有形成扩散的势头。

斯旺茨说:“如果单是从推翻政府的角度来看,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显然没有达到目的。所以,我说这是一次失败的革命”。

斯旺茨说,像突尼斯、埃及等国发生的严重的社会动荡、大规模的抗议活动、甚至总统辞职的现象,中国还没有。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仅限于互联网和社交网的信息传播,没有引起行动。

*中国维稳策略:红萝卜加大棒*

今年2月20日,互联网上登出一则消息,号召北京、上海等地民众在指定时间到指定地点散步,以表达“我们要吃饭、要工作、要住房、要公平、要正义”的心声。这一消息让中国当局如临大敌,紧张异常,派出大批警察把北京王府井麦当劳等地周围地区严加戒备,阻止、骚扰、甚至殴打来到现场的民众和记者。

斯旺茨说,中国当局对抗议事件的反应总是呈现一个固定的模式,这就是,在事件发生后立即动用武警,关闭互联网和电话通讯,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一些民众的要求。在新疆和西藏发生抗议活动的时候,当局是这样应对的。对待正在发展的内蒙抗议活动,当局也是这样。

*魏京生:动静不大,意义非凡*

魏京生基金会主席魏京生说,尽管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没有形成气候,但不能说是失败。

“因为每一场革命都有其时机和环境,比如中国六四时,运动搞得那么轰轰烈烈,还有苏联东欧的革命,最后都成功了。这一次实际上不算是真正搞了一场茉莉花革命。我觉得,主要是中东茉莉花革命的方式在中国可能还比较陌生。这是这次动静不大的原因”。

魏京生说,参与中国茉莉花散步的人数虽然不多,但冲击却很大,当局恐惧万分,如临大敌,强力镇压。他说,从这个意义上讲,不能说这次尝试没有取得成功。

*胡平:热身为将来积累宝贵经验*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认为,中国2月20日开始的茉莉花革命在当局的强大威摄下没有发展成像22年前那样的天安门民主运动。不过,这种形式为民众的抗议活动提供了一次热身的机会,它为未来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胡平说:“街头运动对于推动一个专制国家民主化具有相当重大的作用。但它的难点在于很难让千千万万个有着同样思想的人在同一个时刻出现在同一地点”。

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爆发了以学生为主的反官倒、反腐败、要求政治改革的民主运动。当时的国际和国内政治、经济和社会环境为推动运动发展到六四事件产生了重要的作用。

*自下而上,推动中国政治改革*

胡平说,中国今年的茉莉花革命,同89民运一样,也是一场民众自发起来的民主运动。他说,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如果能够形成22年前的规模必定会给最高领导层带来极大的震撼,会为当局推动政治改革提供很大的动力。当年中共党内的改革派赵紫阳就是例证。

他说:“其实89民运和很多情况一样,不是上层的分歧促进了下层的民间民主运动,而是民间的民主运动促成了上层的分歧和分裂”。

魏京生表示,历史证明,体制内掌握一定权力的人参与民主运动是和平转型的一个重要条件。他说,中共党内的矛盾也非常尖锐,那些被压制、批评或可能失去权力的人,在民主运动形成一定气候时,可能会站出来,利用民主运动,达到自己政治目的。

*魏京生:今日革命的条件 胜过22年前*

魏京生还指出,那种认为中国经济繁荣会降低发生革命的机率的观点是非常荒唐的。

他说:“经济好不好跟发生不发生革命没有直接关系。中国经济看起来发展很快,GDP增长很快,但是存在很多问题。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贫富差距,造成老百姓的怨恨,远远超过89年的时候,超过22年前的状况。实际上现在发生革命的社会条件,应该是比89年的时候还要严重一些,可能性更大一些”。

*斯旺茨:动乱的种子 遍地开花*

“美国企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戴尔·斯旺茨说,中国当局面临多种威胁,如腐败、分配不均、失业、通胀、房价飙升等。他说,这些问题给中国埋下了动乱的种子。

据中国方面的数据,中国每年发生的群体事件有20多万起。不少社会学专家认为,民众存在强烈的不满情绪。北京的一位专家表示,今天中国的公权腐败已经让社会难以忍受,成为全民感到剧痛的社会“癌症”。 腐败和不公平交易使得社会财富向有权者集中,贫富差距越来越大,问题越来越严重。

*魏京生:中国像座活火山 抗议浪潮随时爆发*

魏京生说,中国目前就像一个积蓄了很大能量的火山,其程度已经超过了可以容忍界限,随时会爆发。他说:“人民的愤怒,基本条件已经足够了。各地在不断地反抗着,不断积累经验,规模在不断地变化,越来越大,反抗的承诺越来越强烈。在这种情况下,(当局)总有失误的一天,失误的一个地方。镇压不下去了,就成为燎原之火了”。

据报导,中国目前每年用于维稳的支出相当庞大,甚至超过其军费。

“美国企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斯旺茨说,中国解决“动乱苗头”的窗口期正在很快关闭,若置之不理。各种矛盾和问题的积累将扩散到不可控制的程度,即使再有无穷无尽的维稳经费,也无法延缓其面临的严重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