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今日之中国:繁荣难解六四心结


在天安门广场上值勤的武警士兵

在天安门广场上值勤的武警士兵

人权组织说,北京当局在“六四”22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加紧了对批评人士的控制。记者发现,尽管北京人不愿公开谈论“六四”,但是当年那惨烈的一幕却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的。

*北京表面平静*

星期六是又一个“六四”周年纪念日。表面上看,北京是平静的。在22年前解放军向民众开枪的重要地点木樨地,车辆稀少、行人寥寥,但是三五成群的治安志愿者却随处可见。
复兴医院的这片平房就是当年摆放六四死难者遗体的地方

复兴医院的这片平房就是当年摆放六四死难者遗体的地方

不远处就是复兴医院。目击者说,89年6月4号上午,该院太平间摆满了遇难者遗体,总数接近50具,前来寻找亲人者络绎不绝,时而传来抽泣声和捶胸顿足的嚎啕声。医生说,当晚复兴医院收治了200多位伤员。

天安门广场是1989年学生和市民举行示威的聚集地。今天这里熙熙攘攘、游人如织。当局似乎并没有部署超出往常的警力,只是进入广场的安检更加严格了。

*北京人难忘六四*

对于那场反腐败、求改革的天安门民主运动以及当局动用军队镇压示威者的暴行,北京人大都不愿在公开场合谈论。

一位北京市民说,“我这年岁的人经历过这事儿。但是,有些事儿,为了确保平安,咱也不方便说。”

不过,亲历者私下里表示,那惨烈的一幕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的。他们坚持认为,平反“六四”,只是早晚的事。

*丁子霖担忧中国前途*

22年来,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国力大幅提升,财富急剧增加,但是政治体制改革却相对滞后。经济改革没有带来公平正义,反而导致贫富差距加大,社会矛盾激化,群体事件频发。中国政府以维护社会稳定为由,拒绝重新评价“六四”事件。

天安门母亲之一丁子霖对中国的前途感到担忧。她说,“我觉得,现在整个世界潮流,你看,卡扎菲问题、联合国国际法庭等等,都是非常健康地发展。可是我们这个国家怎么越来越想要回到毛泽东时代了,越来越归毛化了,左倾、僵化。所以我很忧虑。”
在天安门广场上值勤的武警士兵

在天安门广场上值勤的武警士兵

*北京加紧控制*

西亚、北非的社会变革和“茉莉花革命”的蔓延,令北京当局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越发加紧了对异议分子和维权人士的压制。

美联社援引海外人权团体的报告说,前中共领导人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在“六四”之前被警方带走,去向不明。同时,自由知识分子陈子明等多人遭到软禁。

丁子霖说,去年“六四”时,当局还允许她前往她儿子当年中弹的地点进行祭奠,今年则事先通知她不许再去。

*周舵称有积极迹象*

不过,当年参与绝食的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之一周舵还是看到了积极迹象。他说,迹象之一是,“四君子”中的另外一位、台湾歌手侯德健,最近首次在北京音乐会中登台演出;迹象之二是,北京公安首次跟“六四”难属中的个别人接触,表示愿意给予经济补偿。

周舵对美国之音说,“那当然是积极的。这也符合我一向所主张的渐进改良、渐进民主。我是不太赞成是非黑白分明的,要么是零,要么是一;要么没有,要么百分之百的正义。”

周舵表示体谅天安门母亲的心情和想法,但是认为,有一点改进就比没有好。他说,可以通过个案的积累和长期的努力,逐步达到问题完全解决的目标。

跟往年一样,今年“六四”当天,周舵再次绝食一天,以示纪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