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俞正声谈敏感话题 读者有赞有疑有批


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左)2010年5月22日在上海与美国国务卿克林顿握手

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左)2010年5月22日在上海与美国国务卿克林顿握手

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6月20日对上海交大5000人讲党课时不回避敏感问题,谈到中共前途、多党制、文革、土地改革、毛泽东等敏感议题。有些读者称赞其坦诚,不照本宣科,直面现实和敏感问题,并同意他的部分论断。也有些读者加以质疑或者反驳。

中国高官的公开讲话,经常有很多官话套话原则话,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俞正声这次讲话不同,现场掌声笑声不断,还有“答听众问”这一环节。上海的解放日报报导得简单,用新的网络流行语来说,很“骨感”,而广州的《南方周末》报导得“丰满”,被认为可读性很强。下文引述的俞正声这次讲话,来自《南方周末》。

*前途明暗 有赖克服自身弊端*

有学生递纸条问俞正声对党的未来怎么看。这位方面大员表示:“党的未来取决于党本身,而不是取决于他人。我们党本身如果能够坚强,能够克服自身的弊端,党的未来是光明的;如果党本身是软弱无力的,这个党是没有希望的。”

对此,中共党员林铭理在博客中国网站发表文章表示基本赞同,但他补充道,党的未来不仅取决于坚强,“还取决于能否跟上自由、民主、法治、宪政的时代大潮。希望党与党的高级干部都能勇于直面自身历史与现实问题,勇于克服自身弊端,勇于跟上历史潮流,真正做一个有希望的党。”

有网民问,俞正声所说的“坚强”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指“党指挥枪”?

中共向何处去?中共内外,中国内外,亲共者,反共者,都有很多人关心,有“唱好派”和“唱衰派”。达赖喇嘛说过,中共已经执政60年了,该退休了。而另一方面,中共有人谈论“第二个90年”和执政的第二个60年。

*政治局会议反映各种利益*

俞正声说,共产党不是利益集团,必须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它是能够反映各种意见的,社会各阶层意见的一个组织者。我参加政治局会议,我们很多问题都是敞开讨论的,经常开会,它反映了各种利益。”

网易博客作者朱蓬蓬对这些话“感觉很中肯很实在”,他写道:“也可以做若干修正。如:共产党当然是一个利益集团,不过他是代表工农大众及大多数人的利益。”“中国也是多党制,不过是一党执政,多党参政。”

中共官员和喉舌经常宣传中共没有自己的利益,只为人民谋利益。博客中国网站的一位读者反驳道,说中共没有自己的利益,就像说唱红没有花纳税人的钱一样,是假话。

多维网读者fangbin评论说:“能够理解俞正声,他最基本点还是站在共产党的立场讲话的。但这些话,已经不应该再属于这个时代了。说共产党不代表利益集团,那么为什么不敢公布领导人财产,而且这个问题政治局竟然讨论了22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只这一条足以检验共产党是不是利益集团了!”

在2010年两会上,俞正声对记者们说,他的个人财产早就申报了,如果有可能的话,大家可以去中纪委查一查。而在6月20日这次大会上,俞正声介绍说,按照政治局委员标准,他的月薪一万一,“不算高也不算低”,比上海市长韩正低一些。

*多党能解决问题吗?*

俞正声提到“有的同志问,我们现在的很多问题根本解决要靠多党制”。俞正声以台湾作为反面例证论说多党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他说,中国大陆远比台湾复杂得多,要是多党,可能就“变成了政客权谋的竞技场,个人野心的博弈机和民族分裂的样板田”。“如果陷入政客权谋斗争,那谁去管经济的发展?谁去解决重大的民生问题啊?然后再加上各省之间互相斗,这个国家还有未来吗?那不回到了北洋军阀的时代了吗?”

有些人赞成这位高级官员的说法,认为中国社会的复杂性要求有一个强有力的党来统筹处理各种社会矛盾。但是另一反面,中国学者木然说过:“如果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各种各样的矛盾就会如火山般迸发出来,尤其是民族矛盾、官民矛盾会导致国家分裂、社会动荡、政党解体。"

经常在网上论政的林铭理在博文中写道:“先不说台湾是否真的乱得不成样子,也先不说俞同志这样的推断有无客观依据,单说现在,一党制的中国大陆难道就不是‘政客权谋的竞技场’、‘个人野心的博弈机’?难道就没有严重的‘民族分裂’问题?看看历史上的‘高饶’案、‘刘邓陶’案、‘林彪、四人帮’案……,再看看如今的官官相护与官官相杀,哪一个包藏的‘权谋’、‘野心’少于如今的台湾?”

共识网有读者用市场经济来做类比:“市场经济实行竞争。是不是市场就成了商家逐利的竞技场,技术质量没有人去管了呢?”还有人问,贵党在台下时,当年是怎么向执政党要求结束一党专政,军队国家化和民主宪政的呢?

凤凰网有读者问,多党和军阀混战有什么必然联系?多党制下的军队不应该国家化吗?

*信息洪流动摇政治坚定性*

俞正声讲话的要点是坚定和忠诚。他说,现在社会开放,有的书国内没怎么出,也会从各种渠道流入国内,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中保持政治坚定性,不容易。

记者报导过海外报刊进入中国的问题。观察这些年的情况,似乎是,国外有什么关于中国政史方面的中文书,中国国内就有什么书。有些人从境外带敏感书籍入境,书被海关查扣,冯崇义教授和北京律师朱元涛都曾为此兴诉 。朱元涛胜诉,取回了他在香港买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一书。这本书的作者是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华。

记者2002年采访中共16大之后返回美国,和邻座的去美国探亲的一位中国退休人员聊天,从中感到,海外关于中国时局的说法,她都知道。记者曾在中国著名演员和博主徐静蕾的博客上看到,她从香港带回禁书阅读。

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林铭理表示,俞正声能在百忙之中给基层5000多人上党课,而且不照本宣科,风趣幽默,在讲课过程中,坦承家史,还直面很多现实的甚至敏感的问题,轻松作答,“这在我的党的高级干部中确实不多见,让我非常钦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