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奥巴马总统向全国发表有关美国财政状况的讲话


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

即时发布

2011年7月25日

奥巴马总统向全国发表有关美国财政状况的讲话

白宫东厅

东部夏令时晚9:01

总统:晚上好。今晚,我想和你们谈谈我们在华盛顿就国家的债务问题所展开的辩论——一场直接影响到所有美国人生活的辩论。

10年来,我们的支出一直高于我们的收入。政府在2000年曾有过预算盈余,但这笔钱没有被用来偿还国债,而被用于数万亿美元的新的减税计划,此外,两场战争和一项昂贵的处方药计划又增加了我国的超前支出。

因此,在我就任总统那年,财政赤字已接近突破一万亿美元。更糟糕的是,经济衰退意味着收入减少,同时却要求我们进一步增加开支——为中产阶层减税以刺激经济;发放失业保险金;资助州政府以避免更多的教师、消防队员和警察被裁员。这些紧急措施也增加了财政赤字。

每个家庭都知道,持有少量的信用卡债务不会有问题。但如果我们再这样继续下去,日益增长的债务就会导致工作机会减少并严重损害经济。越来越多的纳 税人的钱将用于偿还国债利息。公司企业将不太愿意到一个不能做到收支平衡的国家开展业务和雇佣员工。利率可能上涨,危及每个贷款的人——有房屋抵押贷款的 房主、有大学学费贷款的学生、想扩大经营的街角小店。而且,我们将不会有足够的资金投资于能够创造就业机会的教育和基础建设部门,也不能为联邦老年医保 (Medicare)和联邦贫困医保(Medicaid)等重要项目提供资金。

由于两党对导致这个问题的种种决策都不是无可挑剔,因此两党也都有责任来解决这个问题。几个月来,我们一直在努力这样做。我不想赘述每项计划或提案的具体细节,但这场辩论基本上围绕着两种不同的方式展开。

第一种方式主张量入为出,对政府开支进行严肃的、历史性的削减。让我们把国内开支削减到自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总统任期以来的最低水平。让我们将五角大楼的国防开支削减数千亿美元。让我们砍掉联邦老年医保等医保计划中存在浪费和造成欺诈的部 分——同时稍作调整,使联邦老年医保计划能继续为子孙后代提供保障。最后,让我们要求最富裕的美国人和最大的公司企业放弃一些他们所享受的税收优惠和特殊 减免。

这种均衡的方式要求每个人都做出一点贡献,但并不要求任何人做出太大的牺牲。这将使财政赤字降低4万亿美元左右,并让我们步入偿清债务的轨道。这类削减不会太突然,以致拖累我国经济,或阻止我们帮助小企业和中产阶层家庭尽快重新站稳脚跟。

这种方式还是跨党派的。虽然我所在的党派的很多成员对痛苦的削减措施感到不满,但将有足够多的成员愿意接受削减措施,只要大家都公平地分担这一负 担。尽管共和党人可能希望看到幅度更大的削减而不想增加任何税收,但参议院中也有很多人表示:“是的,我愿意将政治因素放在一边来考虑这个方式,因为我所 关心的是解决这个问题。”值得肯定的是,共和党籍的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John Boehner)几周来曾就这一方式与我共同努力。

这种均衡的方式现在未能走上立法轨道的唯一原因在于国会中有相当一部分共和党议员坚持推行另外一种方式——一种只削减开支的方式——一种不要求最 富裕的美国人或最大的公司企业做出任何贡献的方式。由于这种方式不要求那些收入最高的人做任何贡献,因而只能通过更严厉地削减我们都关心的项目来减少赤字 ——这类削减措施将加重工薪家庭的负担。

因此,目前的辩论并非在于我们是否需要作出艰难的选择。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在我们需要减少赤字的数额方面有共识。辩论的焦点在于应如何达到这一目 标。大多数美国人,不分党派,都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求老年公民为自己的老年医疗保险多付钱,却不要求为高层主管提供专用飞机的企业或石油公司放弃其他公司 并不享有的税收优惠;我们为什么要求学生为他们的大学教育承担更高的费用,却不要求对冲基金经理不再按低于他们秘书的税率纳税;我们为什么要大幅削减用于 教育和清洁能源的资金,却不要求像我这种收入的人放弃我们并不需要也没有提出要求的税收减免。

这样做是不对的,也是不公平的。我们大家都要求我们的政府量入为出,但作为一个国家,仍然有一些必须支出的费用,如道路和桥梁之类的工程、气象卫星和食品检查、以及退伍军人的服务项目和医学研究。

请记住,在一种均衡的方式下,年收入在25万美元以下的98%的美国人承担的税负不会增加。一点都不会。事实上,我想延长降低工薪家庭工资税的期 限。我们所说的均衡方式是要求在过去十年中收入增加最多的美国人——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分担其他所有人都必须作出的牺牲。我认为这些爱国的美国人都愿 意作出贡献。事实上,过去几十年来,每当两党一致通过减少赤字的协议时,他们都作出了贡献。在首次达成一项协议时,我的一位前任在为均衡的方式提出论据时 曾这样说:

“你们愿意让那些目前没有付出他们公平的一份的人缴纳更多的税款来增加国库收入从而降低赤字和利率,还是愿意接受更高的预算赤字、更高的利率和更高的失业率?我想你们都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些话是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说的。但今天,众议院很多共和党议员都拒绝考虑这种均衡的方式——尽管不仅里根总统遵循了这种方式,第一位布什总统、克林顿总统、我本人以 及美国参议院很多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都遵循了这种方式。为此,我们现在处于一种僵持的局面。

今天,这种僵局之所以如此危险,是因为它与被称作国债上限的东西挂了钩,政府以外的大多数人过去也许从未听说过这一术语。

需要澄清的是,提高国债上限并不是允许国会花更多的钱。它只是使我们的国家有能力支付国会已经累积起来的账单。过去提高国债上限是例行公事。自 1950年代以来,国会总是予以通过,每一任总统都签过字。里根总统签过18次,乔治∙W∙布什总统签过7次。我必须在下个星期二,即8月2日签字,否 则,我们将无法支付我们所有的账单。

令人遗憾的是,过去几周来,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实质上是说,要他们投票防止美国历史上首次债务违约发生,唯一途径是我们其他人都同意他们提出的仅仅大幅削减支出的方式。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了,我们违约了,我们就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我们所有的账单,其中包括每月社保支票、退伍军人福利以及我们同数以千计的企业签订的政府合同。

我们国家的AAA信贷评级将有史以来首次下调,使世界各地的投资者怀疑美国是否仍是一个值得投资的目的地。信用卡、房贷和汽车贷款利率将会飙升,这等于是大幅增加美国人民的税负。我们将会面临引发深度经济危机的危险,而这样一场危机将纯粹是由联邦政府造成的。

因此,债务欠付将是这场辩论带来的草率和不负责任的后果。共和党领导人说,他们同意我们必须避免债务欠付。但众议院博纳(Boehner)议长今 天公布的新方式,即以临时提高国债上限换取削减支出的方式,将迫使我们在短短6个月之后再次面临债务欠付的威胁。换言之,这样做并不解决问题。

首先,延长债务上限6个月可能不足以避免信用降级和所有的美国人因此将不得不支付的较高利率。我们知道我们要做什么才能减少赤字;把破罐子踢向前方因而危及经济是毫无意义的。

但这种方式还有一个更大的危险。根据我们在过去几个星期里所看到的情况,我们知道6个月之后会是什么局面。众议院将再次拒绝避免违约,除非我们其 他的人接受他们提出的仅仅削减支出的方式。他们仍将拒绝要求最富有的美国人放弃他们的税收减免。他们还将要求对像联邦老年医保这样的计划进行苛刻的削减。 美国经济将再一次被用作质押,除非他们如愿以偿。

这绝不是管理地球上最伟大的国家的方式。这是我们以前从来没有玩过的一个危险的游戏,我们现在也玩不起,尤其是在就业机会和许多家庭的生计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们不能让美国人民成为华盛顿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国会现在只剩下一个星期的时间可以采取行动,取得进展的途径仍然存在。参议院已推出一项避免欠付的计划,这为削减赤字做了首付,并确保我们在6个月后不需要旧调重弹。

我认为这种方式要好很多,尽管真正的赤字削减仍需要我们成功应对福利计划和税收改革方面的严峻挑战。我已经向两党领导人表示,无论采用哪一种方 式,他们必须在今后几天里拿出一个能够通过国会两院的公平妥协议案——一个我能签署的议案。我相信我们能够达成这个妥协。尽管我们有分歧,共和党领导人和 我以前曾找到过共同点。我相信,两党会有足够的成员最终把政治因素搁置一旁,帮助我们取得进展。

我意识到国会的许多新成员和我在诸多问题上看法并不一致。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是被美国人民出于某些同样的原因选举出来的。是的,许多人都希望政府 开始量入为出。许多人厌倦了似乎总是对美国中产阶级不利而对富有的少数人有利的这样一种体制。但是,你知道人们最厌倦的是什么吗?

他们厌倦的是一个妥协意味着丢人的城市。他们终日辛劳,许多人省吃俭用,只不过是为了餐桌上有饭吃。这些美国人晚上回到家,精疲力尽,打开电视看 新闻时,看到的是华盛顿千篇一律的党派争斗闹剧。他们看到的是领导者似乎无法坐在一起,采取必要措施让普通美国人的生活有一点点改善。他们对此感到恼火。 他们理应恼火。

是的,美国人民投票选举了分权的政府,但他们没有投票选举一个功能失常的政府。所以,我吁请大家发出你们的声音。如果你们希望以一种均衡的方式来减少赤字,让你们的国会议员知道。如果你们认为我们可以通过妥协来解决这个问题,请发出这个信息。

但是,建国以来美国一直演绎着一个如何妥协的伟大实验。由于民主国家由多个种族和宗教构成,每一种信仰和观点都受到欢迎,我们屡次验证了建国原则 中的一个核心命题:合众为一。我们对当前的问题进行激烈和充满热忱的辩论,但是从奴隶制到战争,从公民自由到经济公正,我们一直努力把杰斐逊的一段话作为 座右铭:“每个人都不能在所有的事情上随心所欲——没有这种相互的交换,我们是毫不相关的个体,而不是一个社会。”

历史上有很多人坚守僵化的意识形态,拒绝听取不同意见,但这些人并不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之中。我们所记得的是这样一些美国人,他们把国家置于自我之 上,抛弃个人恩怨而追求公众利益。我们所记得的美国人在最困难的时刻维护了国家的统一;他们放弃了个人功名和党派利益,组成一个更美好的合众国。

这就是我们所记得的人。我们现在就需要做这样的人。这是一个举世瞩目的时刻。因此,让我们抓住这一时刻,让大家看到为什么美国仍然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国家——不仅仅是因为我们仍然信守诺言、履行义务,而且因为我们仍然可以作为一个民族团结起来。

谢谢大家,愿主保佑你们,愿主保佑美利坚合众国。

XS
SM
MD
LG